龙凤呈详

龙凤呈详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章 过桥米线

“鬼叫什么,时间还早,再睡会。”龙戮懒洋洋的说道。

“客官,出了什么事?”小二在门口喊道,并用手大力的敲门。

“没事,婆娘做噩梦了而已。”龙戮抱着吉详说道。

“你赶紧给我放开,谁叫你睡床上的。”看着两人都穿着衣裳之后,吉详才松了口气。

“宝贝你讲讲道理,房间是我订的,钱是我交的,我为什么不能睡床?好了,昨晚给你揉腰揉了大半宿,不许叫,再睡会。”龙戮睡意浓浓的说道。

“我又不是没带银子,是你非要订一间的。而且也是你害我的腰受伤的,你就地揉。”吉详小声的嘀咕着,但终归没有在吵吵闹闹。

其实龙戮这个人也就是嘴巴坏了点,为人霸道了点,行为放浪了点,外加无耻了点其他也都还好了!我吉详小公主就大人有大量放他一马好了,吉详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龙戮到了中午才起来,他们退了房之后并没有再在苏杭停留,而是找了个没有人的地直接飞到了云南昆明。

“喂,我还没看断桥,还没游西湖,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吉详急吼吼的说道。

“带你去云南昆明吃午饭,我们吃完再回来。”

吉详在心里腹诽道,吃个饭还要去那么远的地方,这战神可真是讲究。难道苏杭就没有好吃的美食了吗?

不到半个时辰他们就到了一家小店的门口,匾额上面写着过桥米线。龙戮看着刚刚吉详盯着匾额看了许久,就趁着上饭的空档给她讲起了这个名字的由来。

“相传很久以前,有一位书生在云南南湖的湖心亭刻苦读书,他的妻子每天都要过一座桥给他送饭。妻子害怕丈夫过于辛苦,就炖了一只鸡放进了土罐里准备送给丈夫吃,可是中途有事耽误了,等回来才发现土罐里的鸡还是热的,打开一看,发现上面有一层厚厚的黄油,于是就用鸡油烫米线给丈夫吃,书生吃后赞不绝口,所以起了名字叫过桥米线。”

“咦,一层黄油,那吃着不是很油腻吗。”吉详皱着眉头说道。

“你吃过就知道了。”说话间,那俩瓦罐米线就已经做好端了上来。

“你现在可以解开我的定身术了吧,不然我怎么吃。”闻着瓦罐内飘出来的阵阵香气,吉详开始有些期待起了过桥米线来。

龙戮轻轻一挥就将定身术解除了,他往吉详的瓦罐里面倒了半瓶醋又放了两勺辣椒搅拌均匀之后,才递到吉详的面前说道“好了,吃吧。”

美食当前的吉详并没有多想龙戮为什么会知道她的喜好,而是直接先拿着勺子舀了一口汤到嘴中,酸辣之中夹杂着一股鸡汤的香味让吉详欲罢不能,她拿起筷子就要夹瓦罐里的米线,没料到米线太滑,没夹着不说还被溅了一身汤。

看着气恼的吉详,龙戮笑着坐到了吉详的旁边,只见他轻轻一挑,就将米线稳稳地夹住了,他将米线送到吉详的嘴边,宠溺的说道“吃吧。”

吉详撇了撇嘴,虽说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但是这个......我还是为五斗米线折个腰吧!啊呜。

好好吃,滑溜溜、软糯糯的,还不粘牙,一嚼就断,酸辣相交,简直是天下第一美食啊!

这顿饭吉详吃的甚是开心,以至于把龙戮的那份都吃掉了一半。龙戮看着吉详的小肚子都要鼓起来了,就没直接腾云回苏杭,而是拉着吉详沿着丽江的岸边走了起来。

走着走着,吉详突然捂着肚子蹲了下去,看着满头大汗的吉详,龙戮有些着急的说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刚刚吃多了?”

“不知道,我现在的丹田之处似有一道火在焚烧,好疼啊。”吉详痛的脸色发青,嘴唇发白。

龙戮用灵力探测了一下发现,这并不是吃坏了东西,而是她的上神劫到了,那九天焚火已经开始从她的丹田燃烧了!

蠢宝是只猫

作家的话
蠢宝今天满课,连续两天满课实在是太累了,今天更的可能有点少,见谅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