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中那无痕

第42章 十六异(2)--医书1

文硕一行人聊了这么多,吃了这么多,最后起了桌,谢六又专门点了几份糕点给文硕,又拿出珍藏的名贵碧螺春,泡上一杯,喝着暖和。

“刚才说了这么多,现在我还要说一句,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已经到了很难挽回的地步了,那就不要去纠结了。”

“文爷,猎灵者大人,你现在只要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就行,离得那千门远一些。”

“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家人被抓了去却无能还手,低声下气的答应人家,那种说不出的无助感。”

“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别人有实力,有背景,有靠山,那都是惹不起的货。”

“铁红爷不愿意帮你无非有三个原因,一是那张昊只是你的岳父而已,被人家一勾还上了全套,可以说是自作自受。”

“二是那千门与铁氏并无瓜葛,而且千门的靠山不简单,只因那小小的张昊起了矛盾,对谁都没好处。”

“第三便是他心里头有数,他不帮助你也会有别人帮助你,毕竟你的信誉和名望在这儿摆着。”

谢六对文硕说道,文硕听了,便起了身对感谢了几句,黑烟头见了也起了身对谢六笑了笑,说上几句,他们二人便离开了。

两个人走在路上,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算是整个市都知道上官文硕这个人了。

估计是文硕的实力和地位,很多人都是在远处观望,遇到了也连忙避开几步,生怕惹上麻烦,对文硕是既仰慕又生畏啊。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大人,在人类的眼界里,你已经熬出头了。”黑烟头见了路人的反应,对文硕说道。

文硕听后笑了笑道:“是啊,想想以前的时候,那真叫个惨不忍睹啊。”

黑烟头听后又问道:“大人,那你想过报复吗?”

文硕听了呵呵一笑道:“呵呵,想过,当然想过,但之后我觉得,他们在折磨我的同时,也磨练了我坚韧不拔的身心。”

“那噼里啪啦的打,让我的脸皮厚的比墙还要厚,那劈头盖脸的骂,让我不要脸到连路边的陌生美女,都可以把我们以后孩子的名字都想好。”

“一个在赞美和抚爱中的成长的孩子,一个难看的眼神,一个小声的责骂,都可以让他跳楼自杀,所以,我应该感谢他们。”

“不过可惜了,铁红哥太关心我了。”

黑烟头听了文硕这些话,点点头说道:“大人说得好啊,你让我想起了一个成语,胯下之辱。”

“你知道那个让韩信钻他裤裆的家伙吗?韩信成名了,没有去报复,而是给他个官当,这心深的真是没谁了。”

“铁红爷这个人物,我怎么评价他呢?一会儿觉得他是嬴政这种人,又一会儿觉得他是吕雉这种人,真的难以揣摩啊。”

“他帮你报复了之后,还不忘收了女人,要知道,铁氏家族里头也就三位男人,啧啧啧,对于正常的男人来说,这是何等的幸福啊。”

文硕听了黑烟头最后的一句话,面露色意的笑着说道:“嘿嘿,正常的男人,嗯!很幸福。”

待走到了交叉路口处,文硕便对黑烟头说道:“黑烟头,你要回狱界吗?”

“回去?呵呵,回去干嘛,狱界是个好地方,但和猎灵者大人待在一起最好。”黑烟头直接说道。

“额……咳咳,是啊,有个伴儿,多点乐趣。”文硕回道。

“大人,你要去陪你的未婚妻张大楠吗?”黑烟头问道。

“咳咳,说句实话吧,心里头有鬼的男人就算再装,也盖不住女人的第六感,和我去一趟老家吧。”文硕对黑烟头说道。

“老家?嗯?哪个老家?”黑烟头问道。

“我小时候住的地方……估计也破损的差不多了吧。”文硕回道。

将画面转到一处长满野草的宅子处,两个身影在下午阳光的照射下显得额外修长。

“这一片都是回忆,当时很多人都住在这片儿地,后来拆迁队的来了,该赔的赔,该拆的拆。”

“只因为我家的老宅供着关大老爷子,拆迁队的还听闻了我父亲的事迹,这宅子他们就不敢动,以至于原本要在这儿要建的厂子换了个地方。”文硕对黑烟头说道

黑烟头听了也开口回道:“关公大人,嗯……前些日子我们还见过面呢。”

“哦?嗯,也是啊,你也是神仙,神仙和神仙见面很正常。”文硕回了一句。

走到腐朽的铁门前,文硕用手敲几下铁锁,那门便开了。

走进院长,一股野花的芬芳飘了过来,原本种植的樱桃树,桃树,石榴树,在没人修剪的情况下都快冲破了围墙,看来这里是彻底自然化了。

二人继续往前走,到了宅子门处,黑烟头见那上着那上的锁依旧锃亮,便打趣的说道:“啧啧啧!看来关公大人还是很留恋这个宅子啊。”

文硕听后也回道:“那是当然,我们上官家给关公老爷子烧了十几年的香火,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了。”

随即,文硕便将门打开,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尊顶了房梁的关公像,而且周围的环境依旧崭新如初,和搬家的前一天一个模样。

此时的黑烟头走到关公像旁,望着关公老爷子,开口说道:“关公大人,几日不见,待我回去,给您带上几壶美酒如何?”

说完,便拿起桌子上的香给关公老爷子烧上,文硕见了也走了过来,上了几炷香。

随后,文硕往左边的小屋走去,黑烟头也跟了过去。

“这里是我小时候住的小屋,你看床上的这些玩具,都破成啥样子了,我还留着,只能说当时太过穷酸,什么都舍不得买。”

文硕说道,又蹲下身子从床底拉出一个大箱子,将其打开,里头一堆的童话书,当然,也有几本讲解古玩的,古玩可是上官族的家产,可文硕没有继承它。

文硕边说边翻阅着里头的书籍,拿出几本递给黑烟头,黑烟头见了也随意的翻了翻。

“哦?我记得有一本老中医给我的书,放在哪儿了?难道带回新家了?我记得我没有带啊。”文硕嘴里头念叨着,站起身子到别处翻了翻。

“老中医的书?是讲解中药的?讲解怎么治病的?”黑烟头感兴趣的问道。

文硕听后回道:“它是讲解治病的,是专门治我这个阴阳眼的,以前年龄小,不识字,没看过一丁点儿。”

“只是听了那老中医的口语练了一会儿,那阴阳眼就好多了,再往后就忘了这本书,现在觉得,那本书或许对现在的我来说,会有一定的帮助吧。”

黑烟头听了这句话立马警觉了起来,阴阳眼?应该是阴阳天眼吧!几天前,他和那小记打的时候就尝到了阴阳天眼的苦头,那简直就是外挂级的东西啊。

立马动身,和文硕一样,开始寻找起来,文硕见了黑烟头这般行为,便笑道:“呦呵,黑烟头,一本书而已,我自己找就行了,找不到就算了呗,反正我有天宗五行术控制它。”

黑烟头见状起身对文硕说道:“大人,我现在说什么估计是没有用,等找到了那本书,一切都好说了。”说完,便继续弯下身翻找。

文硕听了这句话也警觉了起来,开始觉得那本书不简单了。

南宫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