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游青冥

第44章 觊觎

投影自己的身体需要消耗一半神识,好端端的一个投影就这样没了,许嘉眉很不高兴。因投影是张吉祥送的家传宝贝弄死的,张吉祥疑似对自己不怀好意,她更不高兴。

她看向木盒,看到盒中铺着猩红色的丝绸。

躺在丝绸上的,是一把短匕首,柄上镶嵌着各色宝石。匕首是很普通的匕首,吹毛断发削铁如泥那种……

然而,许嘉眉画的利器符,能让一根树枝成为削铁如泥的利器。

倒是木盒本身引起许嘉眉的注意。

许嘉眉将丝绸和匕首倒出来,仔细观摩盒子里描画的淡红色花纹,又把盒中花纹与彩帛上的花纹进行简单对比,怀疑这些花纹是云篆的一种。

“主君?”陆守风发现许嘉眉在走神。

意识回归现实世界的许嘉眉看了张吉祥一眼,把他送的东西投影虚天,然后将投影和真实互换。

她担心盒子里的陷阱被张吉祥激发,会伤害到同在茶楼里的家里人。

处理好危险物品,许嘉眉道:“帮主,白山城只要有灵根的孩子,你可知道你的孩子有没有灵根?”

平静的语气听不出一丝异样。

“可能有?”张吉祥若知道他的家传宝贝有猫腻,那么他的演技无疑是影帝级的,“我没有给我的两个娃娃测过灵根,仙师能不能……能不能给他们测一测灵根?”

“测一次灵根一千两。”许嘉眉肯定道,“你肯花钱,就叫你的两个孩子来这里吧。”

张吉祥大喜过望,给许嘉眉行大礼,转身要走。

临走时又扭头,望着桌子上的传家宝贝,张吉祥壮起胆子小声说道:“仙师,如果我的孩子有没有灵根,我想用我的家传宝贝与仙师交换两张护身符,不知仙师可否应允?我实在放心不下我的孩子……”

许嘉眉故作不耐烦:“你当护身符是大白菜?别磨叽!”

张吉祥走了。

许嘉眉使用琉璃境快速检查了茶楼周围的环境,找到几个疑似探子的凡人武修,没有发现修士和盯梢的兽类,遂给住在王家的叶从吉发去一道传讯符。

真相是不能直接讲的,许嘉眉说自己收到一个很危险的东西,似乎是邪修弄出来的。

鉴于她从前在博安城遇到过邪修,她很害怕,请求叶从吉快点过来救命。

张吉祥被许嘉眉说成乔装改扮的邪修,她希望叶从吉把张吉祥抓了。

在离开白山城之前,叶从吉了解过许嘉眉在博安城遇到邪修的事,收到传讯符后不敢怠慢,化作一道白色遁光嗖地一声飞出王家,杀向张吉祥家。

筑基修士的速度何其快,张吉祥还没到家,就被从天而降的一把剑穿过胸膛,像串羊肉那样串了起来。

叶从吉飞到茶楼,用串在剑上的张吉祥砸开窗户,来到许嘉眉的雅间。

“东西呢?”叶从吉把张吉祥丢下。

“这里!”许嘉眉指着桌子上的物品道。

她在张吉祥撞进雅间时,把家传宝贝的投影换成实物。

叶从吉看了看东西,神识扫过,没有察觉不妥。他皱了一下眉,张开手把张吉祥抓过来,施展搜魂术读取他的记忆,眉头皱得更深了。

搜魂术是一种狠毒且残忍的道术,被搜魂术读取记忆的人,要么丢掉性命,要么沦为痴傻儿。叶家从不会将搜魂术传给外人。

许嘉眉目不转睛地看着叶从吉施展搜魂术,待他放开张吉祥,问:“前辈,这个人是不是邪修?他看起来不像好人。”

“不是邪修,是凡人。”叶从吉摄起张吉祥的家传宝贝,放进储物囊中,解释道,“此人被邪修种下咒术,是邪修走狗。你的直觉救了你一命,令你免于遭到邪修暗算,但你下次未必有如此好运气。”

“邪修要暗算我?”许嘉眉明知故问,“他们干嘛暗算我?难道邪修跟我上次遇到的邪修有交情,要杀掉我报仇?”

“你想多了。”叶从吉掏出一枚玉符递给她,“邪修看中你的资质,暗算你的目的跟乔鹏差不多。这是家主吩咐我给你的护身符,你需时刻带在身上,不得离身。”

“是。”好东西不嫌多,许嘉眉接过护身符。

叶从吉化作一抹白光飞走,留下痴傻的张吉祥和砸坏的窗户。

看着白光消失,许惠音的目光落在嘿嘿傻笑的张吉祥身上:“眉眉,他傻了?”

许嘉眉简单说了搜魂术的用处和副作用,道:“张吉祥送给我的家传宝贝是陷阱。”

闹出这么一出好戏,许嘉眉没了看戏听故事的心思,掏钱赔给茶楼修窗户,与家里人回家。张吉祥和他的帮派是王自若和官府一起接手,云八代表许嘉眉,也掺和到这件事里头。

许惠音跟着许嘉眉进屋,屏退丫鬟。

“二姐?”许嘉眉面带疑惑。

“张吉祥要害你,你应该杀掉他。”许惠音说,“不管他是不是傻子,你都要斩草除根。”

“…………”许嘉眉。

老实说,许嘉眉活了两辈子,杀人这事没干过。

许惠音说:“眉眉,白山城不是博安城,你的仁慈会害了你自己。张吉祥手下有几个作恶多端的家伙,你可以拿他们练一练胆量。”

许嘉眉无奈:“二姐,这里是凡间,做下坏事的人自有官府收拾,轮不到我替天行道。”

“官府不敢动的人呢?”许惠音问她,“你是杀还是不杀?”

“遇到了会杀,没遇到,我不会刻意去找。”许嘉眉道。

许惠音跟她说了一件事,黄佩兰的家里人——住在黑石坪的李家人,仗着原名李小草的黄佩兰身在白山城,打着黄佩兰的名号强抢同村村民的土地,逼死一对孤儿寡母。

对此,许嘉眉说:“我跟官府说一声,官府会很乐意把李家人抓进牢里。我在街上听说陈明德的爹娘兄嫂也不安分,这不好。”

许惠音:“……”

许惠音气呼呼地甩袖走了。

出了院子,看到许嘉眉在身后,许惠音问:“想通了?”

“没有。”许嘉眉诚实说道,“我要去王家见前辈,他读取了张吉祥的记忆,肯定知道张吉祥为何隐瞒实力当小帮派帮主。”

“他会见你吗?”谈到正事,许惠音放下恼意,“这位叶仙师似乎不好接触……我陪你去王家吧。”

姐妹二人来到王家,却没能见到叶从吉。

阿半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