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游青冥

第21章 忍无可忍,无需忍

见她必然是有事找她,童子找她能有什么事?许嘉眉想到灼伤并污染了自己经脉的黑红色毒火,对纸人丫鬟嗯了一声,令它退下。

纸人丫鬟退下。

许嘉眉凝神,导出丹田内的灵气,在面前划出一道禁制。

此举消耗的灵气比抽离毛巾中的水分多很多,一道禁制用去五丝灵气,还费精神。她布置了三道禁制将自己围住,阻绝声音的传播,屏蔽目光的窥视。

垂下眼帘,许嘉眉拿出袖子里的玉瓶,将瓶中剩下的一颗凝露送进自己嘴里。凝露的口感如果冻,有点甜,含在嘴里一个呼吸,化作清气散开。

清气出现在经脉里,将黑红色毒火残留的污浊气息中和干净。

许嘉眉令这比发丝细了百倍的一丝清气来到丹田,主动挑衅童子留下的那团污浊气息。在清气扑向浊气的瞬间,浊气如同被惊醒的猛兽,张牙舞爪,清气毫无反抗之力,猛地被浊气吞没。

消灭了清气之后,浊气中飘起一朵朵毒火,灼烧丹田、释放污染,把丹田之海的一隅弄得乌烟瘴气。灵气鲤鱼小心地躲开袭来的毒火,缩在角落默默忍耐,不敢与毒火争锋。

丹田之海虽大,但浊气和鲤鱼被许嘉眉限制在大小如池塘的区域内活动,即便浊气上附着童子的神识,童子也不知道许嘉眉的丹田有多大。

眼见小小的尝试得到丹田被轻度污染的结果,许嘉眉面不改色,心知凝露内蕴的清灵之气可以消灭污浊之气。

一颗凝露除不掉一团污浊之气,她有成百上千颗凝露,还有空间里的一口泉水。

少顷,许嘉眉站在童子面前。

童子坐云床,云床高二尺,童子的视线比许嘉眉高半个头,神情阴鸷:“不愧是上上等资质,几天没见,居然晋升炼气一层。”

他很嫉妒她的资质。

许嘉眉不敢言,低头看自己的鞋子尖。

童子粗鲁地抓住她的手,岩浆般的暴烈浊气奔腾进经脉,带来灼痛和污染。

许嘉眉的感觉就像被放在火炉之内烘烤,耐不住如此疼痛的她立刻尖叫出声,可童子没有收手,甚至恶毒地调高炉火温度,笑声快意。

“求饶啊,你求饶,我放过你。”

“师、师父,请放过我……”

许嘉眉被浊气折磨得几乎站不住,眉宇之间满是痛苦。

“这不是求饶!你应该说,求求师父开恩,徒弟知道错了,哈哈哈……”童子抬起许嘉眉的下巴,珠子做成的两只眼睛转来转去,冒出一缕缕毒火,被她的痛苦取悦,笑道,“嗤,上上等资质又怎样,我随时能捏死你!”

你只是占了先机而已!你只能欺负炼气一层的我!你胆小如鼠,你不敢闯进王家,你连余雁行的蝴蝶都不敢惹!

经脉被浊气灼烧的剧痛比洗髓更甚,许嘉眉冷汗淋漓地委顿在云床下,童子的纸手像猎人抓着一只兔子那样抓着她。

而她,无法挣脱,求饶亦无用。

童子要她痛苦,她越求饶,他越高兴,折磨她的手段越暴虐。

为什么?

许嘉眉泪眼模糊地想,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她从未如此恨过一个人,从未如此彻底地意识到此间世界的残酷:没有力量的她,任由童子欺凌虐待!

忍?她怎么能忍!

丹田之海掀起滔天巨浪,灵气鲤鱼钻进经脉,凶狠地杀向肆虐的浊气。

许嘉眉握住灵气化作的有形水刃,以童子抓住自己的纸手为着力点,使得绵软的腿勉强站直,凭着体重和仅有的力气扑向童子,将有形水刃狠狠扎在童子的心脏。

凡人打造的兵器无法伤害童子,灵气凝聚的利刃呢?总得试一试才知道答案!

“你!”

童子习惯了许嘉眉的温顺,没想到她有胆子偷袭自己,纸做的身体本就轻,被她这么一扑,竟是扑倒在云床上。

许嘉眉压在童子身上,手中水刃极锋利,倏地穿透匕首曾经绞过的破洞,如冷水泼火一般将童子身体里的污浊气息搅乱,然后砰地一声炸裂,纸屑纷飞。

灵气被引爆的气浪掀翻了许嘉眉,她后脑勺着地,被地面反弹的力量震得头晕脑胀。

尚未缓过气来,童子顶着一具上半身炸得破烂的纸躯跳下云床,怒气冲冲地掐住许嘉眉的脖子把她举起来,喝道:“好大的胆子!”

黑红色的毒火在他身上燃烧,他的形象如魔神,奈何脑袋歪斜,纸做的脖子被炸掉了三分之二。

许嘉眉看见童子空荡荡的身体内部,污浊气息就像决堤的河水一样不住地涌出,在童子身边弥漫,继而向四周蔓延。她还看到他纸糊的下巴被自己炸掉半个,头颅内的污浊气息如黏稠胶水——许嘉眉萌生出一个念头,头颅是童子的要害!

此念头来得突兀,但许嘉眉来不及思考更多,脖子被掐住的窒息感令她不由自主地张嘴,却无法呼吸,只能奋力挣扎。

童子要杀她!

她的手在空中胡乱划动,攀着童子的手,扣着他的下巴,经脉中仅剩的灵气涌出,未化作利刃就被打散。

童子在她耳边冷笑:“就凭你,也敢伤我!”

岩浆般的污浊气息在经脉中兴风作浪,剧痛遍布四肢百骸,毒火肆无忌惮地污染许嘉眉的灵气,轻而易举地压下她的反抗。

严重的缺氧使得许嘉眉思维迟钝,意识模糊,她苦苦地坚持着,扣住童子下巴的四根手指浸在黏稠如胶的浊气中,皮肤刺痛,感觉就像浸入浓硫酸,血肉骨头被溶解。

“哈哈哈,没有用的!”

童子抓住许嘉眉的另一只手,轻松捏断她的大拇指。

他涂着胭脂的脸颊贴着她,发出愉快低笑:“不乖的小姑娘,我会把你的每一个指节都捏断,撕下你的皮肉,再一寸寸地捏断你的手臂骨。放心,我留你有用,不会一下子弄死你。”

“啪!”

大拇指的另一个指节被捏断。

卡住喉咙的纸手松动少许,许嘉眉呼吸到氧气,唇齿间溢出微弱的呻吟。

又是啪的一声,童子狠毒地捏断她食指的第一个指节。

他的精神已陷入疯癫。

许嘉眉充血的大脑随着氧气的涌入恢复清醒,她的右手被童子摧残,左手在浊气的浸染之下皮开肉绽,力气近乎耗尽,已然沦为鱼肉。

怎么办?躲进空间跟童子捉迷藏吗?

不,她不捉迷藏!

她的空间难以困住童子,容纳童子身上的浊气却是可以的。

许嘉眉无暇想象空间被浊气污染的后果。

她只晓得浊气是童子的力量,她要敞开空间夺走童子的力量!竭尽全力杀了他!她控制不住杀死童子的心!

空间被许嘉眉打开,通过她扣在童子下巴的四根手指,又快又狠地大肆掠夺童子头颅中浓厚的污浊气息,如鲸吸百川,似牛饮池水。

童子惊呆了。

这是什么情况?

他的力量在飞速流逝,像雪山崩塌,无法阻挡!

他感到无比震怒:“你干了什么!”卡住许嘉眉的纸手骤然用力!

然而许嘉眉早已在他惊呆的同时做好准备,抢先一步利用空间牵引力吞噬童子的纸人身躯,使得童子身首分离,成功地从他手中拯救自己的脖子。

相较童子的头,他那纸做的脖子和身体脆弱得不堪一击。

许嘉眉牢牢扣紧童子残缺的下巴,嘶哑笑声满含着扳回一局的得意,嘲讽道:“你说你能捏死我,快动手让我看看!”

失去身体的童子气得发疯,一边与空间争夺污浊气息,一边愤怒地咆哮着,命令房间外面的纸人进来攻击许嘉眉,并调动许嘉眉身体里的黑红色毒火,意欲毁坏她的身体。

后者像童子先前举起她那样举起童子的头颅,使出全部力量把这颗头颅砸在地上。

“砰——”

头颅与坚硬的地面相撞,许嘉眉发现身体里的黑红色毒火一下子涣散,可见砸头颅是有效果的。

被砸的童子破口大骂:“夭寿的贱婢!我要弄死你!”

许嘉眉恍若未闻,双手高高地举起头颅,再次狠狠地砸下。

“砰!”

头颅在震动,世界跟着震动。

“砰!砰!砰!”

随着头颅撞击地面的节奏,世界的震动和摇晃明显得无法被忽略。

力量遭到空间掠夺的童子已露出颓势!

“住手!”童子尖叫。

“住你个王八蛋!”许嘉眉砸头颅砸上了瘾,若非体力不足,她能把童子的头颅当球踢,“全世界你最有本事,你能踏平白山城,呵呵,还不是被我砸着玩!求饶吧,你求我,我或许会放过你。”

“啊啊啊啊!”童子怒得要爆炸。

他的头颅被许嘉眉举高,落下时看到从门缝里挤进来的纸人,发誓将羞辱自己的许嘉眉千刀万剐下油锅。

可是,许嘉眉没有忘记童子能控制纸人,也不是聋子。

她听到纸张与地面摩擦的沙沙声响,在砸头颅的间歇瞥去一眼,砰地将童子的头颅砸在地上,整个世界剧烈地晃动了一下。

“想用纸人杀我?太迟了。”她的手伸进童子的头颅,摸到了一块平且薄的滑腻物体。

那些填满头颅的黏稠浊气已被空间夺取,许嘉眉毫不费劲地把滑腻物体扯出来,世界霎时颠倒错乱!

许嘉眉拿着滑腻物体,目光穿透虚空,看到昏暗的地下室,两位手持兵器的纸人武士一左一右地守在地下室里。如果她在它们面前现身,它们绝对会杀掉她。

不过,许嘉眉无需现身。

她低下头,与童子喷出黑红色毒火的眼睛对视一瞬,忽然露齿而笑,一脚踢开童子的头颅,在他愤怒的目光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收获了战利品的许嘉眉躲进空间,滑腻物体构建的虚幻世界随之消失。

与此同时,童子、纸人、没有吃过的馄饨、包子、饭菜等物纷纷跌入地下室,污浊气息凭空出现,被余雁行察觉行迹。

阿半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