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哈与蠢狼

第103章 蓝色叮当猫头像2

下午3点半,合肥新桥机场。昨天木子露说她下午会来,可是她没来,今天上午也没来。

“儿子,我这辈子没坐过飞机。没想到现在三天坐了两趟飞机,你没事吧?”左月的老爹看着左月忧心忡忡的样子不禁有些担心。

“那些人是你的同学吗?”左月抬头看去。耳东他们几个就在不远处默默看着他。

“你们怎么来了,不上班吗?”左月走过去说。

“还有两周实习就结束了,兄弟你先回东北吧,实习结束我们就去找你。”耳东拍拍左月的肩膀。其他人也拍了拍,只是没有说话。场面很压抑,大家不知道该说什么。

“左月!”女孩的声音响起,不过不是左月期待的声音。

雪莹和苏格也在那里。

“这是小露给你煲的骨头汤,挺好喝的。”苏格说。

“谢谢,”左月接过保温饭盒“小露呢?”

“她心情不好,就没来。”雪莹说。

“准确的说,是她哭的很认真。”苏格也不再卖萌,今天她没有梳可爱的萝莉双马尾,高高竖起单马尾让她看起来身高好像高了不少。苏格用着平淡,最平淡的语气说着话,像一个女法官在宣读着裁决。

“左月,小露姐真的很喜欢你,可是你是北方人,她是南方人,你们之间的距离隔着长江和黄河,你们只是普通人。放过自己吧,也放过彼此吧。”苏格看着有点迟钝但是不甘心的左月说“她不会来了。”

左月看着苏格的眼睛,看了好久,勉强挤出一个笑,“好”。

在男孩和女孩们的一路顺风中,左月上了飞机,坐上了换乘的高铁,回到了家。

燥热的天气和安静的风提醒东北的人们现在已经进入八月份。

左月站在一张特别大的中国地图上,他的脚下是吉林省。木子露也站在那张地图上,脚下是AH省。

“小露,小露!”左月对着木子露大声呼喊,木子露头也不回地看着远方。左月冲着木子露奔跑,突然脚下一空……

“该死的,怎么又是这个梦。”左月捂着脑袋。

“啦啦啦啦!”左月手机铃声响起。

“喂!谁?”左月抓起话筒就想骂娘,这几天他心情一直不好。

“火气这么大啊?”电话那头说“我是耳东,你有个快递,木子露给你寄的,因为不知道你在哪,就给你邮到德惠西站了,自己去拿吧。据说是里面有着你和木子露的全部记忆。”

耳东挂了电话。

“神经病!”左月骂了一声赶紧下床,开着他老爹的那款方头老捷达向德惠西站开去。

“该死的木子露,”左月不禁不高兴,“你都离开我了,为什么还要给我寄东西?要我睹物思人吗?还是触景生情?”左月气愤的猛砸方向盘。

左月开着车到了西站,哪有什么快递接收站,只好问问执勤的警察。

“警察同志,请问这附近哪有收快递的?”左月说。

“没听说过。”执勤的警察说。

“好吧,左月摊摊手。”转身要离开。

“哥们,你是叫左月吗?”执勤的警察说。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左月有点惊讶。

警察鬼魅一笑,抓起对讲机“收快递的人来了。”

警察搂住左月的肩膀“嘿,兄弟,你的快递。”

不远处的临时警务车。一个白色的身影穿着白色的高跟鞋走下车。拖着不大不小的皮箱,向左月走来。

“怎么?不认识我了?据说人的大脑也是一个储存器,难道你被消磁了?”木子露笑笑。

左月没有说话,因为他已经愣住了。眼睛朦朦胧胧,木子露的身影却异常清晰。

“车里的,别在里边窝着,都给我出来巡逻!”警察大哥拍拍左月,带着一队人开始巡逻。

“重新认识下,”木子露伸出手“我叫木子露,余生,请多多指教。”

左月还是在那傻站着,不知所措,不敢相信。

“好吧,你不理我,那我走了。”木子露转身就往售票处走。

突然她被紧紧的抱住。肩膀上噼里啪啦洒落着左月的眼泪“余生请多指教。”

“嗯,请多指教。”木子露的眼泪也开始慢慢的滴落,脸上笑的如此幸福。

不远处,巡逻的警队。

“队长,这是第26对在德惠西站拥抱的情侣,也是第6对哭的这么认真的情侣。”一个警察说。

“第6对?还真是吉利的数字。”队长笑笑“医院的白墙比教堂听过许多真诚的祷告,交通枢纽比婚礼见证了更多真挚的爱情。”

2015年8月13日,阳光正好,微风不燥,拥抱的男孩女孩相视而笑。

本书完。

心隋意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全书完,更多原著好书尽在QQ阅读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