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至尊丹神

第29章 神医显神术

云溪随着夏侯飞来到了夏侯明的房间。一进房间,云溪就皱了皱眉,整个房间全是浓浓的药味,房间的桌子上还摆放了各种瓶瓶罐罐,要有一碗刚熬好的中药,正散发着刺鼻的气味。

“夏侯家主,麻烦把窗户打开吧,幽闭的环境不利于病人休息。”云溪开口说道。

夏侯飞一愣,看向云溪,只见眼前的女子不卑不亢,说话的声音也是悦耳动听,也稍微变得和蔼了一些,点了点头,便吩咐下人打开了门窗。

云溪走到床前,看到一位睡得很是不安的“枯槁老人”,两眼紧闭,一边睡觉还一边穿着粗气,看样子情况还真是严重。

云溪也不耽误,从乾坤袋中取出金针,在火上烤了烤,就隔着衣服扎了进去。看着云溪娴熟的动作,夏侯飞心中的希望越来越大,心想,如果眼前的女子能够治好夏侯明,她提什么条件,自己都答应!

片刻过后,夏侯明身上已经扎满了金针,云溪也深呼了一口气,擦了擦眉头上的汗,看向夏侯飞:“夏侯家主,我先施针减缓令公子的痛苦,等他好一些了我再细细诊断。”

夏侯飞连连点头,态度瞬间热情起来:“神医请坐,来人,上茶!”

云溪确实有些累,坐在椅子上,继续说道:“我来此地不久,对公子的了解也是浮于表面,但是从症状上看,公子应该是中了散功粉。”

“所谓散功粉,就是能够让人散去一身功力的药粉。这种药粉是江湖上三教九流人士用的,中此粉者,浑身绵软,功力慢慢消退,若是不能及时解了这毒,还会致人早衰,直到死亡。不过,我刚才施针的时候发现公子的毒已经深入骨髓,好在公子的底子比较好,又一直用好药滋养着,没有丢了性命。”

一听毒已经深入骨髓,夏侯飞瞬间就红了眼眶:“那就没有办法了吗?”,语气十分低落。

云溪笑笑,“夏侯家主勿要悲伤,搁其他人十有八九是治不好的,但在我手里,可以治好,只是费些事而已。”

“你说的是真的吗???”夏侯飞“噌”地站了起来,激动地恨不得就要上前抓住云溪的手。

“夏侯家主,您别激动。我既然说得出,就能做得到。不然也不会走这一趟。”云溪安慰了夏侯家主一句,继续说道:“公子的目前的情况有些糟糕,想要祛除身体内的毒,就要通过‘蒸’的方式,只不过,公子身体还受不了那么大强度的治疗。所以,目前最重要的是,先将公子的身体养好。等公子的身体能够承受‘蒸’的治疗方法之后就可以祛毒了。”

夏侯飞瞬间老泪纵横,心中的激动不言而喻。云溪看着夏侯飞的样子,很受触动。想夏侯飞才四十左右,又是修行之人,却已经有了白头发,肯定是为了夏侯明操心受累导致的。

“夏侯家主,您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您要先振作起来,不然,公子已经这样,您也垮了,那谁来给公子报仇呢?”

夏侯飞一听,两眼立马瞪得很大,“我一直怀疑是城主府下的手,可是苦于没有证据,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云溪点了点头,“没有证据确实不好办。”

“但我坚信,一定是城主府下的手。因为自从我儿出事以来,城主府就不再针对我了,估计是觉得明儿是醒不过来了吧。”

夏侯飞一脸愤恨,以前夏侯家和城主府基本上旗鼓相当,只是城主府是世袭制的,夏侯府也没有争权夺利的想法,就随他去了。可是城主府一直觉得夏侯府对他来说是个威胁,特别是从夏侯明展现了超越了刘天正的天赋之后,城主府更是处处针对夏侯家,但都被夏侯家一一化解。

五年前,混元宗要来卧龙城招收新弟子。城主府的刘天正想要进入混元宗,但又怕夏侯明抢了自己的机会,就和刘沧河商量,通过三教九流,买来了散功粉。一次夏侯明出门,刘天正得到了消息,立即告知刘沧河,刘沧河也觉得这是个好机会,派出了城主府的杀手,偷袭了夏侯明。那些杀手在打斗过程中,趁夏侯明不备,撒了一把散功粉过去。夏侯明一着不慎,吸了不少散功粉,浑身瘫软,晕了过去。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了,并且感受不到身上的一丝内力,几近崩溃。后经无数的医师诊断治疗,毫无效果,更是绝望。

这几年来,夏侯飞更是操碎了心,一面四处打听医师,一边还要照顾家族的生意,还要哄着自己的儿子和夫人,可谓是疲惫不堪。那夏侯家的主母,也就是夏侯明的母亲肖兰琴,原本是个大家闺秀,和夏侯飞也是青梅竹马,从小没受过什么委屈,修为更是一般。自从夏侯明出事后,连哭带抹了一阵子之后,突然下定决心要提高修为,把儿子交给夏侯飞之后,就扎进了练功房,修炼去了。不过要说人要是有了毅力,还真是可怕,短短五年,肖兰琴从原本的玄阶提高到了现在的神阶了。

“嗯哼~”,床上的夏侯明舒服的哼了一声,云溪起身,走过去,见夏侯明身上已经出了一层细密的汗,右手从金针上扫过,那些金针便震颤起来,看的夏侯飞一阵惊叹。

过了一刻钟,云溪便把那些针收了起来。此时的夏侯明呼吸已经平稳了,沉沉的睡去。

云溪收回针之后,转身对夏侯飞说:“夏侯家主,我暂时用金针将公子的元气稳固住了。不过公子还是很虚弱,需要每天金针加固,另一方面,我一会儿写个药方,每天一副,早晚两次。过半个月,再配上药浴。等一个月后,公子的元气就补得差不多了,就可以‘蒸’了。”

夏侯飞连连点头,就差给云溪磕头了:“姑娘,额,不知姑娘贵姓?”

“我姓云,单字一个‘溪’,家主可直呼我云溪。”

“好,云溪。你是我夏侯府的恩人,从今以后,只要您有任何需求,不违背道义,我夏侯府会竭尽全力满足!”夏侯府郑重地说道。

大漠孤烟长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