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至尊丹神

第27章 乾坤镜显威

“不敢当。城主客气了,此次下山是为了能够帮助城主解决烦恼,解决了之后就要返回宗门。”柳书年说着还看了一眼柳依依,“我这师妹是个闲不住的人,非要跟着我下山,性子又执拗,师父就答应她了。”

“师兄……”柳依依嗔怪的瞪了柳书年一眼,倒是惹得刘沧河哈哈大笑。

“来者是客,何况还是故人的血脉。依依既然下山了就好好玩,衣食住行都由我城主府承担!”刘沧河很是爽快地说道。

“谢谢城主伯伯!”柳依依立即谢到,一声“伯伯”叫的刘沧河很是开心。

“城主!”一阵急呼传来,只见一位侍卫慌慌张张跑了进来,面带喜色,一进大堂就跪在地上:“城主,二公子回来了!”

刘沧河一听,立马坐了起来:“浩儿现在在哪?”

“就在房中,只是现在还在昏迷中。”那侍卫回答道。

“怎么回事?请医师了吗?”刘天正插口问道。

“已经派人去请了,估计医师现在快到二公子的房间了!”

“走,现在过去看看!”刘沧河心系儿子,自是想去看看刘天浩的情况。

柳书年也站了起来,“城主,我们也过去吧,或许能帮得上忙!”

刘沧河犹豫了一下,点头同意,一群人便浩浩荡荡赶往了刘天浩的房间。

刘沧河等人到的时候,医师已经在给刘天浩把脉了。

“怎么样?”刘沧河有些急切。

那医师收回了把脉的手,向城主汇报:“回城主,二公子只是虚脱,并无大碍,只需要调养一段时间即可。”

刘沧河深呼一口气,心总算是放了下来:“那就让他吃些养元气的丹药吧!”

“不可!”那医师连忙开口,“城主,二公子的脉象犹如一位七八十岁的老人,虚弱至极,若直接服用丹药,虚不受补,恐怕会筋脉爆裂而亡。依在下看来,公子还是需要先服用一段时间的汤药,待脉象平和了,再服用丹药也不迟!”

刘沧河皱眉:“那浩儿就交给你了,务必将浩儿的身体调理好!”

“遵命!”医师应了下来,出去开药去了。

刘天正没想到自己这弟弟的身体会如此虚弱,开口问到:“你们是从哪里发现二公子的?”

一位侍卫回到:“回大公子,是城里的四位乞丐将二公子抬到城主府的,每人还要了一百两银子,说是运送费。管家做主,将银子给了他们,放他们走了。”

“那乞丐可有说是在那里发现二公子的吗?”刘天正继续发问。

“乞丐说,他们天亮以后,准备去乞讨,在他们乞丐窝附近不远处的树下发现的。因为二公子经常出门,那些乞丐也认识二公子,就把二公子给送了回来!”

刘沧河听了怒火中烧,“岂有此理!竟敢如此戏耍我城主府!”呼呼喘了几口粗气之后,看向柳书年,“贤侄,现在可否帮我寻找那凶手?”

柳书年连忙答道:“可以!”

“那贤侄觉得应该去哪里寻找凶手合适呢?”

柳书年和柳依依相视一眼,开口:“自然是事情从哪里发生的就从哪里查了。”

刘沧河思虑片刻,“好,贤侄请随我来!”说完便带着柳书年几人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进了房间,打开了内室,走了进去。

“贤侄,上次浩儿就是从这里突然消失的,顺带消失的,还有寒玉冰床。贤侄觉得这里可否查出真凶?”刘沧河满眼期待的看着柳书年,恨不得立马抓住凶手。

柳书年点了点头,“我试试!”

说完便从怀中取出一面镜子,手持镜柄,镜面朝外,双眼紧闭,默念咒语,催动乾坤镜。只见那乾坤镜突然发出一阵黄光,照亮了半个内室。

柳书年原地转圈,使得镜面能够照到整个房间,在转到某个地方的时候,镜面有了反应,黄光慢慢变成了白光,就像放电影般映射在墙上。上面显示,在刘沧河和刘立帆走后不久,内室突然出现一个女子,那女子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出口处,确定没人之后就围着寒玉冰床转了几圈,右手摸着下巴,不时思索着,也不知道和谁说话,最终一道白光闪过,寒玉冰床连带着刘天浩就一起消失了,随后那女子也立即消失不见了!紧接着刘沧河就气急败坏的进来了……

刘沧河嘴角抽了抽,一方面是被画面中的年轻女子气到了,另一方面也是由于被小辈看见自己气急败坏的模样感到羞愧。

刘天正立即上前对柳书年说道:“柳兄,麻烦将画面定到那女子正面,我要将这女子模样记下来,好捉帮凶。”

柳书年自然是配合,又念咒语,像回放般的将画面回转,最终定格在了云溪的正面。刘天正取出一枚透明的晶石,念动咒语,记忆晶石便将云溪的模样记了下来,刘天正收回晶石,向柳书年拱手:“多谢柳兄!”

柳书年点了点头,停止念动咒语,乾坤镜就收了光芒,变作一枚普通的铜镜,被柳书年收到了怀里。

云溪这边突然感觉到心跳加速,使得云溪一阵心慌。云溪大口喘了一口气,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肖天明和子鱼见状,连忙问道:“怎么了?怎么脸色那么难看?”

云溪顺了顺气,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突然就感觉到一阵心慌,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样。”

肖天明皱了皱眉头,“有时候人的感觉还是挺灵验的,既然你感到不安,那可能真的是有事要发生了。按时间推测,刘天正应该是将乾坤镜请了回来,再加上你今天不客气的将刘天浩扔到了乞丐窝,城主府肯定会气急败坏,说不定已经通过了乾坤镜找到了你。”说到这里,肖天明两眼突然睁大:“对!一定是这样。根据资料记载,乾坤镜在追元凶的时候,无论多远,元凶都会感觉局促不安。这也算是乾坤镜的一个弊端吧,在找到元凶的时候,也给元凶提了个醒。”

“师兄,什么元凶不元凶的。云溪那是劫富济贫,又没杀人放火,谈不上元凶,顶多是给那恶霸一个教训!”子鱼觉得肖天明口中的“元凶”比较“刺耳”,白了肖天明一眼,随后又担忧的看向云溪:“云溪,这下可麻烦了,城主府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更听说那刘天正更是个睚眦必报之人,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大漠孤烟长河

作家的话
唉,为啥感觉我的情节发展那么慢呢?是因为我平时看小说看的太快了吗?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