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境生存指南

画境生存指南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2章 河里的新邻居

眼瞅着山要砸脑袋上,郝富贵迅速缩膀抱头。心里很怕怕,躲都没地方躲,这下要被压成二维码了。

“哈哈。”耳边传来笑声。

郝富贵猛的睁开眼,一座山的虚影穿过他的身体落了下来。

山影只维持了几秒,便碎成无数光点消失不见了。他呆愣了半晌,深深觉得这碎的不止是山,还有他的三观!

“吓傻了?你第一次尝试,灵能不够维持不住很正常。”那声音清咳一声,一本正经的声调和稚气的童音放一块儿,怎么听都缺少威严感。

声音的主人挠挠头,考虑是不是换个音色。

“书的背面是灵纹的使用方法,你有空照着多练习!”她继续叮嘱郝富贵。

“可我看不懂啊!”郝富贵一脸无奈,那些文字跟密码似的,猜也猜不明白。

“多读几遍就懂了!老话说的好,书读百遍……其意……自见。”神秘人的声音忽然变懒洋洋的,像是快睡着了。

“我得走了……”她继续呓语似的说道,声音像在喉咙里兜了个圈就咽了下去。

“哎,别急着走啊,我不认字!给个字典也行呀,大姐~”郝富贵一着急,心底的话直接秃噜了出来。

“呵呵~”那人轻笑一声,再无回应。

郝富贵很郁闷,自己也想呵呵呢。呵呵神秘人一脸,关键时候掉链子!

他想想刚才的表现,觉得有些羞耻。好歹以前也是大学毕业,张口就说不认字,如同变相承认了自己是文盲一样。有点囧的翻翻书,尴尬啊。

第一次使用灵能的体验,让他觉得很是新奇有趣,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这会儿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再试试别的灵纹?

他略一思索,盘腿坐好。脑中想象着云纹的样子,开始细细描绘。

跟上次一样,灵纹开始的时候总是模模糊糊的不够清晰。他尝试寻找眉心清凉的感觉,却越急越找不到。

枯坐了很久,终于还是放弃。精神一下子感觉特别疲惫,他干脆躺回床上睡觉去了。

森林里薄雾袅袅,石塔附近有几只小鸟在枝头蹦来蹦去的啄食野果。

从高处往下看,一个人背靠着塔门低着头,像是睡着了。忽然,他像是从梦中惊醒一样睁开了眼!

眼前的场景把郝富贵吓了一跳。怎么睡地上了?他挠挠头纳闷的很。

慢慢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茫然四顾,包裹还在背上,刀落在石门旁的地上……似乎是自己倚着石塔睡着了。

这什么情况?他明明记得自己是被一股大力推进了石塔内。然后又被一阵怪风卷走,后来每天被困在这片林子里,想出去被兔子吃掉绳子,被巨虫围攻,还被黑兽电了一波,最后被逼着学习一本奇怪的书……这些,难道都是梦?!

眼前的石塔还是原来看到的那样,周围散落着被郝富贵砍掉的粗壮藤蔓,石门上还留有苔藓被刀刮过的痕迹。

郝富贵犹疑地伸出手,像梦里一样,手放在图案的中间去推门,石门纹丝未动。

他失望的叹了口气,大概是自己太想打开了,所以做了一个特别长特别玄乎的梦。

看看天色不早,郝富贵把地上的石刀捡起来,准备赶回河边的树屋。路过水池的时候,顺便灌了壶泉水。这水比河水可好喝多了,现在河水里已经是黑蟹的地盘,水变得有股子腥味,喝起来怪怪的。

不经意间瞟到水里的倒影,愣了一下。脑子里灵光一闪,胡子!梦里好像把胡子刮掉了。

他用手撑着石台,凑近了水池去看,不是很清楚。正好逆光,水里的倒影糊成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伸手摸摸脸,胡子还是原来的胡子,长的自由奔放无拘无束,毛刺刺乱糟糟的翘着。

有那么一瞬,郝富贵很为自己的智商捉急,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玄乎的事儿。早过了看神仙传的年纪,这种玄幻小说一样的剧情怎么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弹掉几只在身上爬来爬去的小虫子,怎么也想不起来怎么在这儿睡着的。只能归结于砍树藤砍的太累,好在没有野兽经过也算幸运。

先前清理树藤累的两个膀子酸疼,他活动了一下肩膀和颈椎,循着标记一路返回了河边。河里蟹卵的光芒变得很暗淡,大概没多久黑蟹们就会上岸,河里又会变的空荡荡。

郝富贵爬上树屋,枕着双臂躺在干草上发出舒服的叹息。

双腿垂在树屋外悠闲的晃荡着,脑子里却又不自觉的浮现出梦中见到的灵纹,想起那道山影落下来的感觉,那么真实。手无意识的描绘着图纹,慢慢进入了梦乡。

梦里他在河边钓鱼。鱼线剧烈抖动,他喜滋滋的急忙收杆,却怎么也拉不上来。

他激动坏了,心想这一定是条大鱼!

巨大的鱼尾拍打着水面。黑色的鱼咬着鱼钩奋力挣扎,扯着鱼竿往水里走,眼瞅着就要把他拉下去……腿一抽筋,醒了过来。

抹了把头上惊出来的冷汗,隐约听到河里似乎真的动静。水声断断续续,跟梦里鱼尾拍水的声音很像。

他急忙从树屋里探出身。一条巨大的鱼跃出河面,矫健的身姿在空中带出一条优美的水线,宽大漂亮的鱼鳍在夜色下莹莹发光。

这场景相当梦幻……河里来鱼了!郝富贵喜出望外,有鱼就等于有了新的食物。

蟹卵组成的光带正在被冲散,越来越多的鱼从水面露出了身形。

树下的草丛里传来轻微的沙沙声,声音像海浪冲击沙滩一样由小变大,慢慢连成一片。声音路过郝富贵的树屋,向着森林深处爬去。

郝富贵眯眯眼,光线太暗,完全看不清路过的是什么。心中隐约有了某种猜想,还需等天亮再证实。

第二天,郝富贵醒的很早,下树就迫不及待的去了岸边。

水里银白色的大鱼在缓缓游动,宽大透明的背鳍像纱一样轻柔的舒展着,尾鳍轻轻摇摆。它们中个头较大的在捕食黑蟹,个头小的成群结队的在吞食蟹卵。

昨晚果然是黑蟹们上岸了,岸边到处能看到零零散散的小黑蟹。大拇指指甲那么大的蟹,很多壳的颜色已经变深,但还没出现成年蟹那种白色漩涡纹。

小黑蟹们慢慢的向着森林深处爬去,不知道这里离它们种族的聚居地有多远,又有多少能在路途中抵御天敌活下来。郝富贵自己还挣扎在生存线上,也就无暇继续关心黑蟹们的生死。

他匆匆忙忙赶回树屋拿了斧头,兴冲冲的打算砍根树枝,削尖了插鱼吃。扭头却看到一只熟悉的小动物,咦?这不是梦里的那只刺猬么!

三尺斗方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