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x友情x少年时

爱情x友情x少年时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章 大学寝室,只住2人?(3)

展会上,蔡颜和张娟共同设计的班牌被放在中央玻璃柜中,在聚光灯下显得格外夺目。“你们看左上角画的真精致”“这配色才绝呢!活活的把四色定理①,环面七色定理②和平面五色定理③相结合啊。”“看着名字‘蔡颜’肯定是个又漂亮又聪慧的女生,真想见一面”。

“得了吧,见了面人家也不会给你电话的,哈哈。”听着一群学生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看着聚光灯下被人“啪”、“啪”抢拍的班牌,以及刻在木雕上的作者名字“蔡颜”,张娟心里突然觉得空落落的,迷茫地看着四周。

①四色定理:任意一个无飞地的地图都可以用四种颜色染色,使得没有两个相邻国家染的颜色相同。

②环面七色定理:需要7种颜色染色的图形。在有一个洞的曲面上染色,6种颜色是不够的。

③平面五色定理:将一个平面分成若干区域,给这些区域染色,且保证任意相邻区域没有相同颜色,那么所需颜色不超过五种。

雷伊妮率先打破沉默:“张娟,那个班牌不是你同蔡颜一起设计的吗,还有明明左上角是你画的啊怎么成果全部直接成了蔡颜的?”“我觉得蔡颜可能也不清楚。”李琴善意地提醒雷伊妮。

“不清楚,那我问你,你是不是告诉了蔡颜教官跟我是‘那个’关系?”雷伊妮突然眼红红的睁大眼睛看向李琴。“是的”李琴答道。

“那好,我告诉你蔡颜是什么人,她明知道我跟教官的关系反而总以送教官礼物的借口,缠着教官不放!你让我怎么想?我能怎么想。”说罢雷伊妮难过地拿出纸巾拧了拧鼻涕。

“我会找她问清楚的。”一直沉默的张娟突然出声,转身便离开了展厅。“张,张娟呢?”跑得头发如泡面般膨胀散乱,面色红润带着汗滴连连喘气的蔡颜拦住了刚出图书馆展厅的雷伊妮和李琴。雷伊妮仿佛没看见蔡颜般继续往前走,李琴忙说:“她先走了”忙去追雷伊妮。

蔡颜进入展厅看着刻有自己名字的木雕和同张娟设计的班牌被四周喧杂的人群赞颂或指点,拍照或好奇。真切地感受到了有个莫名的东西或某种说不出的情绪精确地没入了心脏里。

“您好,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10086温柔的女声又一次清晰地提示着。蔡颜默默写下了条短信,攥紧手机一言不发地离开了这个令她感到压抑窒息的展厅。最后,直到晚上军训蔡颜等人才看见张娟。

军训完后,白珍珍找蔡颜出去逛街。蔡颜本想推辞但白珍珍表明今天是自己生日后不得不答应了下来。21:30往时寝室里应该很热闹的才对,蔡颜上楼时看着寝室如黑洞般能把人吸入的窗户暗自想到。待她打开门后惊异地发现李琴等人竟都睡了。蔡颜只好摸黑洗漱更衣。

“吱”寝室的门毕竟已经很久了尽管蔡颜小心翼翼,轻手轻脚在开关门时依旧发出了细微的声响。与此同时靠门上铺睡着的雷伊妮如说梦话般喃喃地说:“有点声音,我就睡不着。”便再无声息。这夜终在看似平静中不平静地度过了。

第二天等蔡颜醒时已快正午,李琴等人则均不在寝室。正准备下楼买午餐时白珍珍叫住了她。

“蔡颜,你是不是跟你寝室的人有点矛盾啊?”白珍珍试探性的询问。“还好”蔡颜并没有正面回答。“蔡颜,张娟在班群里弄了一个投票,我觉得有点像在说你,你最好看下。当然也可以不是说你,我随便猜的”。

蔡颜转身回寝室刚登陆QQ,群动态更新的消息瞬间令蔡颜觉得心脏被冻结了——群动态“2508室雷伊妮、李琴、张娟发起投票《论不穿bra(胸衣)是不是女人》”。

2508室刚好把她名字排在外,而且自己不穿bra的事情班上很多女生都知道。很明显是冲自己来的,可是到底为什么李琴、雷伊妮也要参与呢?蔡颜百思不解。

过了会,班长和雷伊妮等人都回了寝室。“张娟,班牌是我让蔡颜设计的,但辅导员要得太急所以交上去时我并未询问别的。如果说你是觉得没有你的提名,因此导致你们寝室不合,我向你致歉”。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草图、主干也都是蔡颜弄的,我自身也不是很在意那些虚名。”张娟默然地开口。“雷伊妮?”“我不是那么小家子气人”雷伊妮转身喝水,边把玩着头发边说,“我已经不在意了。”“这就好,同学间和睦相处才是最重要的,没事了我也就先走了。”

班长,谢谢你来说清楚事情。蔡颜心中默默感动着。嘴上说着没事了,可接下来几天蔡颜发现雷伊妮等人总是有意无意跟自己徶开距离或者打时间差去吃饭打水。军训时自己跟她们说话,她们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爱理不理。这天下午蔡颜趁雷伊妮、李琴、张娟还未出去时关上寝室门大声说:“我能不能知道我做错了什么,让你们这么讨厌我”。

“没啊,你很好。我肚子饿了,我要去买点零食。”雷伊妮伸手扒开蔡颜打开门又补充着:“李琴,你去不去?我楼下等你。”便走了。这时李琴面露无奈之色看了看蔡颜,高声回应着:“马上来。”也径直越过蔡颜下楼而去。

“张娟...”蔡颜迟疑地不知应说什么。“我不是因为班牌的事情生气,你不用再说了。”张娟边玩着手机边说着。“那你?”“蔡颜,你有时看我不顺眼,怎么不早说呢?你那天和雷伊妮说的悄悄话以及你对李琴说我和雷伊妮的,她们都告诉我了。”张娟看似说得漠不经心实则手指重重地按着手机键盘仿佛要把手机捏碎。

反观蔡颜,听着张娟的话大脑仿佛炸开了般。

那天最初是雷伊妮跟自己说张娟总看着很高傲,怎么怎么的。以及跟李琴闲聊的时候自己也只是说在雷伊妮和张娟中间很苦恼。为什么事情都反过来了呢?或者说,自己在雷伊妮、张娟的心里已经是个骗子,再怎么解释她们也都不会信了吧。雷伊妮、张娟因自己关系反而开始要好,而李琴自然不会因为自己得罪雷伊妮或张娟。原来是这样,蔡颜不禁苦笑。

又过了几天,傻子也看出蔡颜同雷伊妮等人关系不正常了,“我觉得我忍受不了了”蔡颜哭着跟白珍珍说道“我一直很努力想跟她们和好,但是...”蔡颜哽咽了。白珍珍递了张纸巾安慰性地说道:“实在不行,找班长换个寝室吧”。

“学校规定没特殊原因,不让换的并且现在可能也没空床铺了。”蔡颜滴着泪抽泣道。

“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万事找班长啊!咱班长威武霸气又体贴你又不是不知道,空床铺嘛,让我想想目前好像就只有2509寝室有空床铺,你可以搬那去。”

2509,蔡颜不禁想到了那个独坐角落,房间空荡孤寂的女生。不过,好几天没看见她了。“2509好像每天都挂了一把锁,没人居住?”蔡颜打探道。

“不啊,那女生得了很严重的病,所以离校住院了。不过,她今天又打电话给班长说明天就可以来学校了。你明天或后天去探探她口气,看看她愿不愿让你搬进来不就可以了。”白珍珍站起身来,拉起蔡颜说:“别哭了现在就去我寝室找班长,让她帮你出面。包管成!”

“啪”锁被打开的声音,“吱”门被推开。门外程蔚1手提着饭盒一手拿着钥匙嘟囔着:“都快1点了买饭还这多人唉,饿死了。”等她坐定看着桌上的时钟13:00,并未发觉有何异常,而这时钟在未来的时间里也再无过变化。

“程蔚,在吗?”13点半门外传来了蔡颜的声音,“在”程蔚边开门边答道,又向四周看了看:“班长呢?先请进吧”后退给蔡颜让路,蔡颜摇摇头表示不进去,程蔚正奇怪着,只看蔡颜吐口气又深吸气,最终用鼓起全部勇气般的语气说:“我想搬来你寝室,可以吗?”。

说完蔡颜眼睛直直地看着程蔚。蔡颜此时并没有带眼镜,所以程蔚清楚地看到她的眼睛是浅褐如透明琉球般的闪亮。尽管语气是充满渴望与请求,但她的眼睛表明她的一定要搬的坚定。

程蔚看着蔡颜回答道:“欢迎。”又扬起微笑开玩笑般地说:“不过,我打鼾可能会让你睡不着,我一般10点前会睡觉,你不介意吧。”“不会。”“你是现在搬还是等会?我帮你”。

就这样,2509迎来了一位新房客,程蔚和蔡颜找到了能相互包容的人,她们精彩的大学生活终于开幕。

逆生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