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之崛起荆南

赤壁之崛起荆南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2章 战前试探

刘巴见刘贤苦苦求教,想了想,道:“丞相并非不能容人,就算要处置谁,也都会事先找个由头,你今后只需韬光养晦,凡事都不要出头,小心谨慎,自然无事。”

刘贤闻言,苦着脸道:“如此岂不是一辈子都要战战兢兢,提心吊胆?这也活的太累太憋屈了吧!”

刘巴叹了一下,道:“你少年心性,这般韬光养晦之计却也不适合你。既然如此,为自身安危计,唯一的办法就是离开曹营,别图发展了。”

刘贤闻言,呆了一呆,失声道:“先生是叫我去投孙权、刘备?”

刘巴喝道:“胡说什么呢!我是叫你设法外调,或是回零陵,或是去偏远郡县任职,远离丞相,拥兵自保。便如泰山臧霸、黑山张燕、辽东公孙家族等人一般,如此方可保全身家性命。”

刘贤喜道:“我其实也是这么打算的!就怕曹丞相不肯放我离去,还请先生为我出个主意。”

刘巴揉了揉额头,想了许久,这才道:“前些日子因西凉马腾、韩遂有作乱之意,丞相将徐庶派往散关把守。今你要想离去,怕是也只得依样画葫芦。明日你派人在军中散布流言,就说刘表所置之交州刺史赖恭和苍梧太守吴巨,为报故主之恩,联合益州牧刘璋、武陵郡五溪蛮等一起起兵,欲趁丞相大军与周瑜对峙之时攻击荆南四郡及江陵等地。丞相必然忧虑,到时候你再主动请缨,返回零陵去整兵抵御赖恭、吴巨,丞相情急之下,多半会同意。到时候你便可以逃脱樊笼了。”

刘贤闻言大喜,拜辞刘巴,自去安排散布流言去了。

次日,刘贤忐忑不安地前往中军大帐当值,一路遇到的文武将校都对刘贤目光闪烁地进行扫视。刘贤心中烦躁不已,快到中军大帐之时,忽见一队人抬着一个担架从旁边走来。走到刘贤身旁的时候,担架上的人叫停住,随后叫住了刘贤,道:“刘中郎请留步。”

刘贤转头一看,见是刘馥躺在担架上,心下想要离开,又觉有些失礼,只得纠结不已地应了一声,道:“不知刘刺史叫我何事?”

刘馥见了刘贤表情,叹了一口气,道:“是我连累刘中郎了!我今日来见丞相,是来告病归乡的,刘中郎救命之恩,我怕是没有机会报答了。”说着,将儿孙唤来,道:“我子刘靖,现任黄门侍郎;孙子刘熙尚幼,随侍在我身边。从今往后,你们会敬待刘中郎,绝不敢有所怠慢。”

刘靖闻言,拉着刘熙跪拜在地,对刘贤道:“在下日后肝脑涂地,必报刘兄大恩。”

刘贤急忙将刘靖扶起,叹了口气,对刘馥温言劝道:“刘刺史还请安心,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报恩的事不必去多想,且安心养伤就是了。”

刘馥点了点头,道:“我是深受忌讳之人,就不与刘中郎同路了。”说罢,吩咐从人快行,从人抬着刘馥,快步向中军大帐而去。

刘贤稍微等了一会儿,这才又迈步前往中军帐。待刘贤进帐的时候,曹操与刘馥的对话也到了关键处,只听曹操红着眼睛,一脸懊恼,声情并茂地对刘馥道:“我昨因醉酒,误伤于你,今日酒醒,悔之无及,还请你海量宽宏,不要怪罪于我才是!今你有伤在身,既然愿意回乡养病,我又岂有不应之理?念你多年辛劳,功勋卓著,特准以三公仪仗护送回乡,赏金千两,良田千亩。升你儿子刘靖为侍中,孙刘熙入太学读书。”

刘馥泣涕交加,在担架上挣扎着感恩戴德地拜谢了曹操,这才离去。

刘馥走后,中军帐内一时鸦雀无声,曹操冷着脸坐在位置上一言不发,一众僚属也都噤若寒蝉。过了好一会儿,毛玠、于禁走进帐中,对曹操道:“启禀丞相,连环船已经打造完毕,还请丞相登船检阅。”

曹操闻言,收拾了心情,带领一干文武侍从来到水军中央大战船上坐定,命令各军演练战法。毛玠、于禁得令,命令击鼓,各队伍战船,分门而出。毛玠、于禁为中军,旗号为黄色;前军旗号为红色,张颌为主将;后军旗号为黑色,吕虔为主将;左军旗号为青色,文聘为主将;右军旗号为白色,吕通为主将。各军旗色鲜明,拉起风帆,冲波激浪,稳如平地。北方士兵在连环大船上,踊跃施勇,刺枪使刀,个个精神抖擞。其余散落船只,往来救应,并无半分杂乱。

曹操看得大喜,对水军战斗力一时信心满满,待演练结束后,立即召集诸将道:“今连环船打造成功,当试其兵锋,哪位将军愿意往江南挑战?”

正议论间,忽听巡哨船来报:“江东周瑜率领战船百艘,前来偷看我营寨。”

原来曹操在江上演练连环船战法,早有哨探报给周瑜。周瑜于是亲率战船百艘,汇合众将前来观望敌情。

曹操闻听周瑜又来偷窥,不由大怒,道:“周瑜依仗水军精锐,屡次小觑于我。虽有南人乘船,北人骑马之说,但我如今有连环船,何惧周瑜?帐下诸将,谁肯前去破敌?”

只见班部中二将挺身而出,道:“小将等虽是幽、燕之人,也能乘舟。今愿前往击破周瑜,夺其旗鼓,以显北军在江上作战也不弱于人。”

曹操一看,二人乃是袁绍手下旧将焦触、张南,当下大喜道:“二位将军真勇壮之士也!只是连环大船乃是我军重器,不可轻出,恐被周瑜看破虚实。如今只有小船可用,只恐未便接战。”

焦触闻言,只得硬着头皮道:“若用大船,何足为奇?请丞相调拨小船二十余只,我与张南各引一半,前去驱逐周瑜,必定夺旗斩将而还。”

曹操道:“甚好!我调二十只船给你,差拨精锐士兵一千人,皆长枪硬弩。更命文聘领三十只小船在后接应。”

焦触、张南见曹操安排的十分妥当,心下稍安。当即领兵出寨,鼓声隆隆,往江上的周瑜船队杀去。

周瑜在艨艟大船上望见曹营中有一只船队杀出,当即笑道:“量此小船,何敢来送死!”于是命令韩当、周泰各引战船五艘,分左右而出,前去迎敌。并吩咐二人道:“务必努力作战,将来船杀个片甲不留,然后再去曹营挑衅,逼迫曹操派出连环船来,试其虚实。”

韩当、周泰领命而去,驾驶战船如离弦之箭往焦触、张南迎去。韩当战意高昂,脱去铠甲,只穿着掩心镜,手执大刀,立于船头。焦触船先到,便命军士乱箭望韩当船上射来。韩当用盾牌遮当,并不让军士放箭,只努力划桨。不多时,两船相对,韩当飞身跃到焦触船上,手起刀落,砍死焦触。张南随后大叫赶来,周泰斜刺里杀出,一臂挽盾牌,一手提刀,站在船舷,两船相离七八尺,泰看准张南,手中刀猛地一挥,将张南砍为两段。

众曹兵见主将被杀,顿时惊慌失措,四散而逃。韩当、周泰随后领兵追杀,半路遇到文聘领兵前来接应。两边便摆定船只厮杀。文聘乃是荆州名将,也精熟水战,双方大战,一时难分胜负。周瑜见状,命蒋钦率领二十艘战船前往增援。

韩当、周泰各有五艘战船,加上蒋钦的二十艘,共有三十艘战船。文聘麾下船只也有三十艘。但文聘以一敌三,却又不是韩当、周泰、蒋钦的对手了。奋力战斗了一阵,见势头不对,文聘当即命回船而走。

韩当、周泰、蒋钦三将直追至曹军水寨弓箭射程之前,方才停止,耀武扬威地向曹军挑衅。

文聘回军,向曹操请罪。曹操见失了焦触、张南,连文聘也战败而回,江东水军又在外挑衅,不由气怒不已。眼见坐下众将都面有忧色,曹操心知士气可鼓不可泄,于是出言激众将道:“周瑜不过区区百余艘战船,竟敢直入我军营前,视我大军如无物!诸将谁敢领兵出战?”

于禁道:“末将愿催督战船,尽起水军,前往击退周瑜。”

曹操沉吟片刻,道:“江东水军精熟水战,实是不可小觑。为保万全,前军可尽用小船,后军用连环船压住阵脚,料来必可得胜。”

于禁领命,于是坐一艘艨艟大船,左边文聘,右边吕通,率领主力战船三百艘杀出营寨,往周瑜冲去。毛玠在后催督连环船,缓缓出寨,为于禁压阵。

周瑜在江上,看见曹军连环船开出了营寨,顿时仔细观看,只见曹军连环大船绵绵密密,浮在江面,任由风吹浪涌,均十分平稳,不由心下又惊又喜。喜的是曹军果然将主力战船用铁索连在一起,方便自家用火攻之,惊得是曹军战船如此之多,若是稍有疏忽,恐怕便会弄巧成拙,遭致大败。

观望了良久,旁边甘宁道:“都督请看,韩当、周泰、蒋钦寡不敌众,眼看战败,末将请令前往增援。”

周瑜闻言,看了看江上战况。原来于禁尽起荆州水军精锐,憋着一口气想要击败周瑜,维护自家水军的荣誉,因此奋力厮杀。韩当等人终究兵少,渐渐失势。

周瑜此时看过了曹军连环船,已经达到了目的,不欲再战了。于是命甘宁率兵前去接应韩当等人,大军鸣金,缓缓收兵而去。

硕鼠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