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闲种花

第11章 桃源村

桃源村村口就是个大湖,湖的一侧种着大片桃树,现在还只发了些新芽,据说桃林是位浪漫的诗人所种,一棵棵桃树蔓延过去的就是绵绵青山。

湖的另一侧是大片的田地,挨着地的高垄上立着或高或矮的砖瓦房,正是初春时节,田地里的春小麦一副生机勃勃的样子。整体看来桃源村的经济环境要比顾家村好很多,而且村里文风较盛,出过两个举人还有若干秀才,现在唯一的私塾就是宋外公办的。

说是私塾,也就是给蒙童启蒙的地方,大部分都是六岁到十岁的孩童,学一些三字经、千字文之类,若是有钱财的人家就宁愿把孩子送去城里了。

第一眼看到村里风景的时候,顾小五只有一个想法,非常俗的想法。

这么漂亮不发展旅游业也太可惜了吧。

首先,这里离建康城又不远,书香之地,名声也很好,又有诗人故事加持,渲染一些凄美的爱情进去,妥妥的。

如果建一些古朴的亭子,挂点白纱,桃花盛开、落英缤纷,意境上也有了,就是配套设施还要再想想。贵女们在桃花林里画画弹琴,这突然要更衣上厕所怎么搞呢。再有吃饭啊,引导啊,安全问题,林林总总都要周全也是件麻烦的事。

桃花只开一两个月就没有,不能持续性造成影响。湖也要利用起来,养些鱼,种上藕和菱角,夏天看莲叶何田田,秋天摘菱角和莲蓬,乡下娃娃不喜欢做的事情城里娃喜欢啊。

哦,仿佛听见了银子的声音。

想的正美的时候顾小五被宋小舅从牛车上一把抱了起来,笑嘻嘻的说:“小五呀,你要来跟舅舅一起念书吗?”

宋小舅单名一个瑾字,上头五个姐姐,家里从小就受尽宠爱,虽说宋外公平日管的严,耐不住家里女人人多势众,是以宋小舅性子有些不羁,好在没有沾染上不好的习性,就是有点中二的样子。

宋外公做爹的,举业上不顺,又特别期望儿子能好好读书,最好能超越身为老子的他。为了逼宋瑾上进,什么招都拿出来了,威逼利诱,就是不行啊。

做父母的总是这样的,自己无法成功的地方,就寄希望于孩子。可龙生龙凤生凤,爹妈智商不行,孩子能生成什么样自己心里没点数么。

宋小舅跟他爹一见面就心气不顺,偏要反着来,不想读书,坐不住,常往城里窜来窜去,同窗家、几个姐姐家到处跑,偶尔还不知道哪里鼓捣些银钱。他觉得他爹读书读了这么多年也没读出名堂,还要靠几个姐姐家接济,既如此他考上秀才又如何呢?笔墨纸砚不要钱?

考举人?他爹那么用功都没考上呢。

有一次宋二姨送钱来,没两天出去听说被丈夫打了,鼻青脸肿。自那以后宋小舅彻底放弃读书,父子俩就这样杠上了。

宋家五个女儿分别叫宋莲、宋芝、宋荷、宋芙、宋蓉,轮到最小的儿子起名宋瑾。女儿们都是草,儿子就是美玉了。当然这个揣测有些恶意,这个时代女人的名字也就是这些。

宋瑾一副标准的斯文书生长相,早先是宋外公为了学业不许给他订亲,现年二十二,不读书了,又没个正经营生,普通人家的看不上,条件好的看不上他,只好这样不尴不尬的单身着。就是宋外婆偶尔气宋外公当年不许给儿子定亲,要不然孙子都抱了。

顾小五刚来,宋外公想等她先适应一下再进学堂一起学。就叫宋瑾先教一下顾小五,最先教的就是家里人的名字。两人一个教一个学,虽然是繁体字,看起来三分带猜的也能明白。

“舅舅,现在的皇帝是谁啊?”问朝代、年号之类的好像有点太过了,以孩童的心态问问皇帝是谁不过分吧。

宋瑾头一回做老师,很少得意,哗哗哗也不管这六岁的小外甥女听不听的懂,唾沫横飞,直讲了半个时辰,水都喝了两壶。

听起来明太祖朱元璋以建康也就是现代的南京作为基地,统一全国建立明朝之后,到了儿子朱棣这里就变了,这位的种种作为只能让顾小五认同他是位老乡了。

种马文的那种。

在位期间经常私服出游,带各种美女回宫,据说每一位都各有特色。

设立了一个廉政司,由皇帝直接统领,全国暗巡专抓贪官。怕不是TVB剧迷吧?

曾经有官员建议迁都,被拒绝了,理由是北方冷。

当然值得尊敬的是他派人找到了红薯和玉米在全国进行推广,渐渐已成规模,起码每年饿死的人少了很多。

这也是为什么顾老太太看见阿福的时候说又不是过不下去了。

地多人少,插点红薯就能养活一个孩子,不求养的多好,红薯汤也能管饱的。

宋瑾讲的头头是道,全然不知小外甥女已经魂飞天外还突袭似对他说了一句:“舅舅你想赚钱吗?”

“当然想啊!做梦都想。你看你外公天天摇头晃脑的晃的家徒四壁,半个月都闻不见肉味还说要清淡饮食。这十几个学生若是家贫的还不收钱,给条腊肉就行,都不够他买笔墨的。小五你以后可要擦亮眼睛,千万别找穷秀才女婿,你外婆眼睛绣花都绣坏了。”打枪子一样的,话全出来了。

“舅舅我有方法可要赚钱。”

“你这个小屁孩能赚什么钱啊......”

顾小五白了这个中二少年一眼就出去了。

中二病就是这样,你紧跟着问他催他,不好意思,他是不会搭理你的。你姿态高一点,话引子丢出去,他心里就像猫抓一样。

没错,就是贱兮兮的。

到了晚上,吃完饭,顾小五拒绝了宋外婆陪睡的好意,支着窗户,坐着发呆。

宋瑾轻手轻脚进来了,他已经从宋外婆那里听说了和尚的事。

“小五,我问你,那和尚说的是真的么?”

问个六岁孩子这问题,智商怕是真有问题吧。

“真的啊,我原是观音菩萨座下童女,为了历练下凡的。”

许是顾小五话说的太坦然,宋瑾愣了愣。

“那你告诉我,怎么样能赚钱?去哪里挖银子啊?”做梦呢?

“要想赚钱可以,你必须全部听我的。”

“你别是吹牛吧,脸羞不羞哦~”激将法没用的,少年。

“外公!外婆!舅舅欺负我!呜呜呜~~”

老头老太太也忙一天了,正要歇下,听见顾小五的喊声,忙披着衣服过来看。

一进门就看见宋瑾捂着顾小五的嘴巴,怒火中烧的宋外公抄起门后的笤帚上去就招呼。

你说你这么大个人了,不指望听话读书,起码也要帮忙照顾照顾家里啊。你这房里的书桌椅子不都是小五爹给打的。

宋外婆心疼儿子跟着后面转,一时间家里鸡飞狗跳。

宋瑾边跑边辩驳:“我没有欺负她,这小丫头耍心眼子,哎呀!爹你轻点!娘!娘!你躲开,别撞着。”

可惜一点说服力都没有,顾小五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泪珠,小脸红通通的,一看就是个小可怜。再瞅瞅宋瑾这嚷嚷的劲,宋外公又捏紧了扫帚。

第二天,宋瑾一脸无感的坐在顾小五对面,直勾勾的盯着。

顾小五打破了沉默:“舅舅,你想做什么?或者你希望活成什么样子?”

“我也没什么志向,就是希望家里条件好一点。起码,家里有人生病了,有钱治病。如果更好一点,你几个姨妈也能快活些。”宋瑾开始正视起来。

“我听外婆说,你偶尔也拿些银钱回来,你在外面做什么?”

“你几个姨妈都嫁在不同地方,我不得时常去看看么,四里八乡认得我的人就多了。有次在城里认识了一个中人,他在帮买家寻合适的田地,我介绍了一下,后来每次有生意成功他都给我一点银钱。”就是中介的中间人,专门帮忙牵桥搭线。

“那舅舅你想做什么生意呢?”

“那个中人也曾给我介绍过活,可你也看见了,你外公甚事不理的,外婆年岁大了,我如果不在家,连吃水都困难,没人挑啊。”村尾有口甜水井,村人家里煮饭喝茶的水从井里挑的。

“如果有事情是让你在家里也能做,而且能长长久久做下去,但是这周围的人你都得打点的住才行,你愿意吗?”

如果真的做旅游项目,都城都是有钱人,购买力自然不用说,有自己家庄子的也只是少数,打造几个爆点,引流是没有问题的。难解决的是这桃林的使用和建设,还有安保及后续人员的安排等等。

宋瑾当然愿意的,他不算聪慧,可也不笨。顾小五说的这么斩钉截铁,定然有过人的地方。

“单村里我一个人肯定搞不住,但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几个小子一起,那就没问题了。”

“行,你容我想几天,你再约你的小伙伴一起,定个时间见一见。”

“什么小伙伴,你都得叫叔叔!”

......

几天后,见到宋瑾发小的顾小五,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人以群分。

十月廿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