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移驾吧

第2章 董鄂有女初长成

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又如何?入了宫,就不得不与别的女人分享一个丈夫了!

我叫董鄂思雪,今年十八岁,我阿玛是内大臣鄂硕,额娘是个汉人梅氏,嫡母是爱新觉罗氏,贝子穆尔祜女,不过前些年已因病薨逝。

同母哥哥名叫董鄂鄂汉,原本是皇上身边的侍卫,前些年陪着皇上微服私访遇刺,他为救驾牺牲,因此,皇上追封他为一等侍卫。

异母弟弟为董鄂费扬古,比我小六岁,从小到大都与我亲近,每次出去玩都与我耍赖,因此我戏称他为癞皮狗。

还有在科尔沁我有个义父叫吴克善,也就是当今孝庄太后的亲哥哥。

如今是清顺治十三年,八月初一,也就是说八月十六入宫选秀,如果没在去清凉寺上香时遇到福临,无论选不选得上,我都无所谓。

因为,入宫从不是我最真实的期望,不然我也不会如今才想着入宫。

可是,既然老天让我们遇到了,那我就要在他身边一生一世!。

清晨醒来,我发现自己在铺着柔软锦缎的软榻上躺着,努力睁开眼,环顾了下这个很是空大的房间。

我揉揉眼睛后便起身,下榻站了起来,走到铜镜面前,这是我,镜中女子有似雪的肌肤,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显得极为水灵,瞬间有一个女子推门而入,来到了我的跟前。

那女子穿着一身侍女规制的绿色旗装,面容很是出挑,显得十分机灵可爱,那女子一见到我便欠了欠身,“参见姐姐,姐姐早安。”

“嗯,免礼,秋妍,如今什么时辰了?”我抬了抬手。

秋妍轻声说道,“回姐姐,是晨时了。”

“为何不早点叫醒我?”教我宫中礼仪的教习嬷嬷可是很严格的,要是学得有一点不对,就拿着板子打人手,日子久了,我自然就学会了。

秋妍撅了撅嘴,显得有些委屈,“回姐姐,是夫人说姐姐这几日学礼仪学累了,所以让姐姐再歇息会儿就叫,哪想到您这会儿子醒?”

既是额娘的吩咐,那我自然不便怪罪,顿了顿便缓缓执起秋妍的手,道:“方才,我有些着急了,秋妍,你别介意。”

“姐姐,秋妍未曾介意。”秋妍眼睛朦胧,略有些感动地道。

秋妍王氏,是地主王之贵之幼女,家族没落后,被额娘捡回来服侍我,我们二人表面为主仆,实则情同姐妹。

除了秋妍,还有采蝶,那拉氏,曾是嫡母房里的丫鬟,在嫡母殁后,瞧着此女乖巧玲珑,我就将她收在自个儿院里了,如今与我情同姐妹,好得很。

梳洗一番,换了件水蓝旗装,便带着采蝶向正堂走去,正是初秋,不凉不热,边走在府中官道,边欣赏着秀丽的景色,许是落叶枝黄的秋天,是在为菊花作铺垫,菊花在风中微微颤动,黄色的秋菊包围着我,这种颤动让整个蓝天摇撼,同时也让我为之一叹。

慢步来到正堂,远远瞧着额娘与一个看似十五六岁的女子在那说着话,那打扮像是哪家的格格,

我无声无息地走到额娘跟前儿,欠身行礼,唤了一声“额娘,”

“思雪儿来了,快坐吧。”她眼神慈爱,伸手握住我的手。”我转身微微一笑,原是一等阿达哈哈番巴度的女儿,比我小三岁的族妹,董鄂宛颜,我仔细打量着她,一张白嫩的圆脸,柳眉如烟的眉毛,一双黑眸似乎能看到人心,她的鼻梁较低,一张粉红的小嘴以及略圆的下巴显示出可爱与温婉,耳垂上戴着对红色玛瑙珠。

身穿桃红色彩绣蝶纹对襟旗装,脚上踩着一双较靓丽的绣鞋,我赞美地点了点头,如此般的女子只在画中见到过,她虽算不得倾国倾城,但最多也算个小家碧玉。

“姐姐好。”她似乎发现了我的打量,试着笑笑来打破某种意义上的尴尬与凝重,我收回眼神,轻声应着:“嗯,妹妹好,坐。”她温婉一笑,坐了下来,看着她坐好,我才缓缓入座与她一同跟额娘说笑,片刻额娘称累了便在灵若的陪同下,回了房。

正与宛颜说话时,婢女上了一盏茶,我端起,揭开茶盖,一种淡淡的清香飘入我的鼻,轻轻一吹,水随着风波动起来,抿了一口,清香弥漫着嘴里每个角落,又慢慢地充斥着我的鼻。

“妹妹怎么来了?”我放下茶盏,挑眉,浅浅笑着,这个妹妹,我也不知道哪里不对,就是与她亲近不起来。

董鄂宛颜似乎没有发现我的意思,只是柔柔笑着,道:“本是来瞧瞧如兰姨,没曾想姐姐在家学规矩,倒是宛颜打扰了呢!。”

“也怪姐姐太笨,学了这么久都未曾学会,如今瞧来,姐姐在选秀前学会宫规简直是难上加难。”

见此,她似乎一惊,说:“姐姐别慌,总会有办法的!”闻言,我羞愧地摇了摇头,叹息道:“但愿如此罢!”

又小聊到午时前,她便站起身子,临走前,很灿烂地笑道:“姐姐放心,咱们一定会入选的!”说罢,带着侍女婷儿出了府。

见她上了马车,走远后,我在门前思索着,如此不识大体,这宛颜要不是我董鄂一族的女子,依我的脾气,早就将她扔出去了!。

“姐姐,咱们回去吧?”见我愣住,采蝶轻声问我。

也好,回罢!我轻步回到房间,见秋妍早已将早膳端来,今日的我略有些没胃口,只是稍微用了些白粥,便让她们撤了!。

午后练了会儿礼仪,见天气不错,我便在额娘的允许与秋妍采蝶陪同下出门去。

坐着马车,来到郊外,瞧着漫山遍野的花儿,进凉亭坐下来吹着凉爽的风,片刻,一辆不起眼的马车向我们这儿奔来,我整理好思绪,赶紧出亭接他。

“吁……”马在车夫控制下,瞬间停住,见他下了马,我即刻屈膝行礼,道:“臣女给皇上请安!”没错,他就是当今皇帝陛下顺治,爱新觉罗福临。

“不必多礼,怎么如此见外?”福临温柔地将我扶起,顺手牵起我的手,我缩了缩,却还是未曾放下手来,与他进入凉亭,见秋妍与采蝶退了出去后,他将我扶坐下。

正高高兴兴地说着这几天发生的事儿,哪知福临就来了句:“思儿,等你入宫后,我将没用的皇后废了,立你为皇后如何?。”

我瞬间茫然,不知所措地盯着他,怎么回事?他与皇后娘娘吵架了吗?已经废了一位皇后,那他就不可以废第二位了,因为,再废后,他很可能失去蒙古科尔沁部的支持。

我缓缓启齿:“皇上,可否听臣女一句劝?”福临抬眼深情地瞧着我,

“不要再想废了皇后娘娘,她小小年纪,嫁到这里已经够不容易了,难道你让她像孟古青那般?”孟古青乃是福临第一位皇后,吴克善之女,也是我的义姐,顺治八年八月,十七岁的她嫁于福临为后,大福临两岁,据我所知,她是由于受不了自己的夫君宠幸别的妃子,成为皇后两年后八月被废,降位静妃,理由是铺张浪费,极为善妒。

而荣惠是他第二任皇后,也就是孟古青的侄女儿。顺治十一年六月聘为妃,同年封为皇后,可福临却对她无宠,无爱,还好,有皇后的权利在,所以,福临不能废了她,若废了她便会再引起科尔沁的不满。

“唤我福临,就答应你。”福临将我的手紧紧握了握,示意我唤他的名字。

见此,我犹豫片刻,终于唤了他一声:“福……福临……”

“你瞧,早这样不就答应你了?”听他这样说,我才知自个儿被耍了,果断缩回手,平静地起身,扭头欲走,他却将我拉住,伴着他爽朗的笑声,瞬间将我拥在怀中,令我动弹不得。

陌茜语

作家的话
文笔不好,请见谅,却又希望诸位支持,收藏,关注,投推荐票,五星好评,另外为了跟读者大大们交流,茜语刻意创了一个群,小可爱们要加呦!:195200415,(≧^.^≦)喵~
茜语多谢各位仙男,仙女的支持!??*(???╰?╯????)??
因为,有人说,我的小说不符合历史,而且董鄂妃是有哥哥的,我无奈,才给思雪加了个同母哥哥,董鄂鄂汉,因为剧情的缘故吧,我把他写死了,若是觉得我乱改历史的话,请原谅!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