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来自九十年代

第22章 ‘善于忘记’其实是优点

田野遗忘的能力很强,下午放学时,她已经把上午发生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只隐约记得自己肚子很饿,她中午午饭没吃。

当田野回到家里时,田林与毛翠华已不再吵架,空气里弥漫着清冷。

田林暂时不在家,毛翠华在水井边上洗着青菜,她看见田野回来了,只望了一眼,什么话也没说。

小姑娘放下书包,小身板倚着砖头墙,一只脚踩在门内,一只脚踩在门外,也什么话都不讲。

直到毛翠华端着菜盆子进门,这个傻丫头才把身体斜过去,好让她妈妈进屋。

毛翠华在内屋说着话,声音断断续续,好似在发泄。

田野勉强能听见‘早晚要走’、‘这日子怎么过’、‘嫁到这边尽受罪’之类的话,这些话田野听到过许多遍,可她总是一回头就忘了,今天也不例外。

毛翠华和田野吃完晚饭,田林也没有回来。小丫头没有问,一晚上都是静悄悄。

半夜的时候,田林终于顶着一身酒气回家了。他的拍门声把田野惊醒了,毛翠华一直闭着眼睛,倒是小姑娘爬起来给她爸爸开门。

田林往里屋直冲,走到床边倾身一躺,在看到毛翠华的身躯时,嘴里骂了一句‘睡得跟死猪一样’,接着自己鼾声震天。

田野看着床上的父母,自己困意顿消,便偷偷摸摸出了屋门。

屋外月光皎洁,今夜的月如同半圆的梳子,光线一边深一边浅。

这块地方好些日子不曾下雨,地表干燥的发白,每走一步,都能听见硬邦邦的敲打声。

田野朝碾场方向走去,一路有窝在草丛里的蚊子在她身边飞绕,使得小姑娘不停的拍胳膊拍大腿。纵使拍的勤快,身上还是鼓出几个圆溜溜的包。

没有几天,便是中秋节,田野记得妈妈对她说过的一句俗语‘八月半,蚊子死掉一大半’。

田野很希望这句话是真的!

田野刚到碾场边缘,便看到云端坐在磙子上。他的手托着腮盘,眼睛转也不转的看月亮。

云端见田野来了,主动让了个位置出来,好让两人肩并肩坐下。

云端情绪很低迷,他一直在想被周华砸坏的‘金箍棒’,如何都无法释怀。

田野倒心无挂碍。被人笑话,不算事;被周华打,也不算事。至于‘金箍棒’被毁?肯定比不上饿肚子来的有冲击力!

“我中午没吃饭,下午饿死了。去老癞子那里喝了一碗水,才把肚子填饱。”

老癞子是那个开小卖部的中年人,就开在幼儿班隔壁。他头上有癞子,班里小朋友都喊他老癞子,于是田野也跟在后头喊起了这个称呼。

云端低下头,目光寂灭的好似风中残烛。

“我当不成孙悟空了!”

云端又重复了一遍:“我当不成孙悟空了!”

田野拍了一下手背,赶走吸血的蚊子,小声的说:“孙悟空是石头,石头不用吃饭。云端不用吃饭,所以云端是石头,所以云端是孙悟空。”

田野随口说了一套自己的逻辑,没想到把云端感动了。

“你不怪我找了个假金箍棒啊?”

田野摇摇头:“我已经忘得了,我忘事特别快。尤其像吵架这类的。”

田野对痛苦的感知力处于一种麻木的状态,若从心理学角度来说,类似习得性无助。在长期经受悲观、失败、无奈后,萌生的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心理状态。

云端张张嘴,没有说话。

倒是田野兴奋起来,她指着月亮旁的一颗星星喊道:“那颗星星真亮,还会闪。唉,你以前看过天狗吃月亮吗?我爸说他看到过。我看过狗吃月饼,我想吃月饼了...”

后面几乎都是田野在讲话,她说了这些天云端不在的时候的事儿。

比如她吃到红烧肉了,昨天还吃了盐水花生,今早摸麦克头的时候摸到了一手的狗毛...

还说油炸干的味道不错,说小卫要换彩电,那台黑白的不知道会送给谁...

田野说,云端听,渐渐地,牛筋草上凝聚起了水珠,马唐草的叶子更加翠绿,狗尾草上的毛絮软和了下去...

田野打了个哈欠,她已经困了,想回家睡觉了!

这天夜里,田野破天荒的做了个梦。

她梦见自己扒在月亮边上,一边咬月亮,一边喊这块月饼真好吃。云端则站在她身边,手里拿着根日光灯管,朝他喝道:“野狗,吃俺老孙一棒!”

等到田野早上醒过来,席子上湿淋淋的,嘴角黏滋滋的。她的嘴里含着一团破棉花,也不知道是她从哪里抠出来的。

日子过的很迅速,这些不开心的记忆快速的烟消云散。田林和毛翠华依旧吵闹,但丝毫不影响田野那美滋滋的小日子。

这个中秋节田野没有盼来月饼,却听到田林说了一则消息。

这则消息貌似与土门子的老二有关,即那个带着田林挖墓的人。

当晚,圆月当头,田林喝着酒,额头的皱纹起伏成山丘。他对毛翠华说了些话,语言里既有愤懑、又有不甘。

“土门子的老二,被查到了,这几天在四处躲。我想让他到我们家避两天,好歹朋友一场!”

毛翠华很激动,她把碗往桌子上一摔,显然不怎么乐意。

“可以啊,你不怕被抓,你就让他来!他一来,我就走!我一个人养不起野子!”

田野吃着饭,不晓得‘被查了’是什么意思。她很疑问,爸爸朋友来家里,为什么妈妈不高兴?

田林把手上的筷子往桌上一掼,‘啪’的一声,愠怒的火光燃烧到皮肤表面上。

“那你给我滚,有多远死多远!你跟你那个老妈一样,屁大点事都担不住,活该一辈子瘸!瘸子心最毒!比瞎子还毒!”

毛翠华扬起脸,目光流淌出难以置信。她连连喊了几个‘好’字,接着从小板凳上站了起来,继而出了大门,头也不回的冲进无边月色里。

田野看见妈妈出门了,她刚想去追妈妈,田林趁着酒气大喊道:“你个死伢子出去就不准再来家!跟你妈一个德行,供你吃供你喝,什么穷事都不做!”

田野站在门边,一只脚在月光下,一只脚在灯光里。

毛翠华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田野低下头,又重新坐到小板凳上,继续扒着碗里的饭。

毛翠华走后的第二天,土门子的老二便被田林领回了家。

那一天,田野学会了烧菜,她会烧的第一个菜,是青菜汤!

陈国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