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陆传说

第496章 深深的剑痕

天绝山的山路崎岖不平,许许多多地方仅凭双脚是无法通行的。但即便路途再难,也阻挡不了有决心的人,更阻挡不了注定走这条路的人。

天绝山支脉承受了来自大海的强风,由于气候和土质的原因,山顶光秃秃的,到处都是坚硬的巨石,很少能看到树木。

寻草等人登上山顶,很快就望见了高崖之下的大海——虽然盈雾山都高逾百丈,但大海看起来就像是在眼前。

这是从来没有人踏足过的地方——准确的说,这是一片曾经没有人踏足过的地方,但现在、在他们之前,已经有人来过这里。

险小二提到的那个断崖就在不远处,他们可以轻易地看到它。不过断崖上没有人影,也没有任何活动的东西。

寻草的心剧烈地跳动了起来,一种不祥的预感,像一层厚厚的绸布,裹住了她的心脏。

“呆呆是不是死了?”她想跑,但脚步忽然变得沉重了起来。

“毒牙魔君是不是已经越过了这个断崖,进入了链桥山庄?”

如果不是有风,这里将是死一般的沉寂。

所有人的心中都在思索这个问题。

断崖上有剑痕!

深深的剑痕!

所有人都知道,在如此坚硬的岩石中,留下如此之深的剑痕,天下只有一个招数能做到!而这个招数,也只有一个人能用出来!

是“小剑圣”的一刀斩!

“只有剑痕,没有血。”御小七蹲下来摸了摸岩石上的剑创,轻声说道。

这句话如同一把尖刀,深深地刺入寻草的心脏——叶一斩没有击中对手!

除了“毒牙魔君”,还有什么怪物能躲开这开天辟地的一剑?

随着前行,他们见到了越来越多的剑痕——裂地斩、飞石斩。同样是深深的剑痕、同样是失败的一击。

他们可以想象叶一斩倒提巨剑,以雷霆之势卷向敌人时的情景,当然也能想象,那个身如怪蟒一样的怪物,是如何扭曲着身体躲过它的……

“它还是受伤了。”御小七停住脚步,盯着不远处的一块岩石。

岩石上有血!

寻草猛地扑了过去,抚摸着岩石上的血迹,牙齿深深地陷入了下唇中。

“是毒牙魔君的血。”弓秀秀拉住寻草冰冷的手。

“只能是它的,除非它还带了其他的怪物过来。”御小七说道。

“他杀了毒牙魔君?”寻草问道。

“恐怕没有。”御小七忽然低下头,一脸黯然。

“你怎么知道?”寻草叫道。

“因为他在那里——”御小七向前面一指。

乱石堆中,一个浑身染满了血迹的人安静地躺着,肚皮上的三道抓痕清晰可辩——他的手中,还紧紧的握着那柄天夺巨剑!

“呆呆——”寻草大叫着扑了过去。

“他死了——”弓秀秀紧紧的捂住嘴。

“不会死的、不会死的!”寻草掏出药包,扯了一块干净的药布。她能感觉到“小剑圣”那微弱的气息,她要将那微弱的气息变成顽强的生命力。

她必须救活他,必须救活他!

寻草喘着粗气,但手上没有一丝颤抖——她从来也没有像现在这般专注,仿佛天地之间只有一个医者和一个病人,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没有人说话,他们都在紧张地盯着她。

过了好一会儿,“药瓶子”忽然大哭了起来。

她终于成功了!

萧瑟的山顶终于多了一丝暖意。

“险小二呢?”弓秀秀忽然问道。

不错,剑圣的徒弟在那里?一路走来,他们没看到任何由破天神剑造成的印痕——所有的剑痕,都来自巨钧剑!

“他一定是临阵脱逃了!”一丝鲜血从寻草的嘴唇上滴落。

“不,他将它引走了!”叶一斩发出微弱的声音。

“呆呆——”寻草扑在他的脸上。

“那只怪蛇还没死,他将它引走了——”

“我听到了——我听到了——”寻草不住地点头。

“七兄——”叶一斩终于看清了身边的人。

“我在这里。”

“草儿,带我去。”叶一斩说道。

“去哪里?”

叶一斩无力抬手,只是用眼神看了看东方——那是险小二和“毒牙魔君”消失的方向。

“我先过去!”御小七心领神会,弓无霜跟在他的身后。

“带我去!”叶一斩咬牙坐了起来。

“秀姐姐,幽姐姐,帮我一起抬他!”寻草咬了咬牙,她知道,叶一斩绝对不想错过御小七和“毒牙魔君”之间的决斗——她也不想错过,她必须见证它的死亡!

山顶有风,阳光充足。雨水早就散发在炎炎的热意之中,浓雾也只能企及天绝山的山腰。

寻草等人很快就看到了御小七和弓无霜的背影,他们正远远地望着一个躺在血泊中的身影。

这里不会再有其他人——那只能是险小二!

他刚刚遭受了几乎致命的一击,破天神剑被丢弃在很远的地方。

寻草等人快步走了过去,他们终于看到了——

在剑圣徒弟的对面,那个墨绿色的巨大身影,正用它那一只充满了诡异光线的红眼睛,不怀好意的盯着新来的人。

它的模样和弓无风、凤飞舞描述的一样。

不错,这就是“毒牙魔君”。

他们终于见到它了!

燃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