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陆传说

第394章 话不投机(二)

河明净来到王宫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不过此时太阳还没有下山,天气还十分炎热,远处有乌云压境,看起来很快就会有一场暴雨降临到这个躁动不安的城市了。

老国王正一个人坐在书房里,静静的等待着他的第二个儿子。

“父王,你召见我?”河明净问道。

“不错,你坐下吧。”老国王笑道。

“不知父王找我有何事?”

“你在沼泥火域的表现很好、很英勇,谷大人和潮将军都说了你不少的好话。”

“谷大人和潮将军真是过奖了,保护父王是儿臣的职责所在!”

“很好,我知道你对着王国的管理,到底有何看法呢?”

“儿臣觉得,虽然我们与峡谷帝国之间已经缔结了和约,但是草原人生性善变,总是窥伺我们的土地,这一次我们被迫为他们开通商路,将来他们或许会要求更多——我们绝不能放弃兵戎堡的防卫,必须时时刻刻地警惕这些野蛮人!”

“你说得不错,我也正有此意!”老国王满意的点了点头。

“除了草原人之外,雪岭人和部落人我们也要提防。在这次与魔族的战争之中,雪岭人得到了不少的锤炼,他们之中有许多人都成为了我们军队中的将领,这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隐患——一旦他们返回自己的国家,将会建立起更强大的军队!”

“说下去——”老国王皱了皱眉头。

“而部落人呢,想来早就已经蠢蠢欲动了,他们竟然敢劫我们的粮草,说明他们现在已经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他们一定认为,我们与魔族进行了这么久的战争,已经被消耗殆尽,再也经不起一次战争的打击了。”

“那你打算怎么做呢?”

“我希望继续保持募兵,并且重点在河谷人中间召集人马,加强边境的管理,随时提防那些可能来侵犯我们的敌人!”

“你说的不错,帝国征战多年,损失了许多优秀的将领,如今朝中可以仰仗的将军,除了谷盛谷将军,潮引曲将军,以及沼家兄弟以外,再也没有其他人了——帝国需要能征善战的将领!”河越岭停了一下,看了看自己的儿子,缓缓的说道,“若是我立你哥哥为国王,你愿意为他征战沙场吗?”

“父王要立大哥为王?”

“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呢?”

河明净呆坐了一会儿,胸口急剧的喘息着,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若是父王让大哥继承王位,那么儿臣希望您能为儿臣划出一块封地……就像伯父那样的封地。”

他提到的伯父,是闲岛之国的国王河越峰。

“你想效仿闲岛之国,自立为王?”

“是的,不过如果帝国出现战事,儿臣一定会为河家而战!”

“你知道吗?祖上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将闲岛之国分了出去,那块土地虽然不大,但是依旧也应该是帝国的国土——”老国王睁了大眼睛,“我绝不允许河谷帝国四分五裂!”

“父王——这继位之事,您以定下了吗?”

“不错,我已经做了决定!”

“您一定要立大哥为王吗?——他根本就不如我!”

“净儿,如果我立你大哥为王,只要你为他征战沙场,他是不会加害于你的——但是如果我立你为王,你会放过你大哥吗?”

河明净低下了头,难过的用双手捂住了脸,身体不住的颤抖。

“净儿,你要知道,这废长立幼一直都是王室的禁忌,你是我最喜爱的儿子,但是你杀性太重,而且不如你大哥体恤民情——在这件事上,你还要多学习才行。”

“儿臣知道了!”河明净哽咽的说道。

“你的那些哥哥们死的早,如今就剩下你们两个人了,我希望你们可以团结在一起,这样河谷帝国就会永远强大!”河越岭叹了口气,来到儿子的身边,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父王,对不起!”

河明净搂住父亲,几乎哭出声来。

“好了,凡事要听你大哥的话!”

“对不起!”

河明净的声音突然变得冰冷,那只搂在父亲脖子上的胳膊猛地用力一紧,老国王立即闷哼了一声,倒在了地上。最开始他还在不停的挣扎,但很快就一动不动了。

“是你逼我的!”看着父亲的尸体,“二太子”大口的喘着粗气。

*

寻花在棋馆没有等到“大太子”,只能闷闷不乐的返回自己的住处。他知道,随着王位继承人确立的时间越来越近,自己和雪满天之间可能发生的争斗,也就快来临了。

如果到时真的发生这种事,他要怎么做呢?

寻花不会忘记,当初自己和骄阳小溪流落到这个大陆的时候,是雪满天收留了他们。他和那个雪岭人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参加河谷帝国的募兵,早就已经像亲兄弟一般。

寻花知道,他很有必要找人聊聊,可是找谁呢?寻花摇了摇头,他有一个很好的人选——这个人当然是骄阳小溪了,她对寻花和雪满天都很熟悉,一定可以提出一些有用的建议。

想到这里,他重新穿上衣服,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可是,寻花还没有走到楼下,就看到了急匆匆奔上来的两个窈窕身影。

“小溪、公主殿下?”寻花哭笑不得,他正准备找骄阳小溪呢,她就送上门来了,真是太巧了!

“寻花,出大事了——”骄阳小溪气喘吁吁的说道,她的脸上写满了紧张,寻花这时才发现,小公主的脸上还挂着两道泪痕,眼睛已经哭得肿了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寻花吃惊的问道。

“陛下遇害了!”骄阳小溪的话让寻花如同雷击。

“你说什么?”寻花有气无力的问道。

“父王被人刺杀了——”小公主哭道。

寻花感觉天旋地转,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那个待自己甚好的老国王,竟然真的被刺杀了!

他知道,国王之死意味着什么——他还没有宣布王位继承人呢!如果没有以外,根据传统,王位已经落在了河明清的手中!

“是谁杀了他?”寻花问道。

骄阳小溪用眼睛瞪了寻花半天,终于从嘴里吐出了一个他不想听到的名字——雪满天!

燃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