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陆传说

第34章 一夜闻名

比武大会的第二天,寻花、寻草和药你病一大早就赶到了会场,今天的大战不容错过。不过等他们到达会场的时候,发现这里简直人山人海,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

“师兄,看来我们来晚了。”寻草说道。

“喂,小伙子,你怎么来的这么早?”药你病向身边的一个年轻人问道。

“来的早?我昨天根本就没回去!”那年轻人瞪了他一样,这么一把年纪了,还问这么白痴的问题。

“看来今天会很激烈!”寻花笑道。

“哎!你……你是大药侠!”寻花不说话倒好,一说话,那年轻人立刻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盯着他。

“我是……大药侠。”寻花点了点头,他对自己给自己起的这个外号还没适应呢。

“喂,你们看啊,大药侠在这儿!”那年轻人忽然大喊大叫起来,搞的寻花一头雾水。难道自己被通缉了,好像也没做什么坏事啊?

“果然是大药侠啊!”听到那年轻人的叫喊,人们纷纷向这边看了过来。寻花师兄妹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劳驾给‘大药侠’让条路吧。”无名的声音从人群中传了过来,闹哄哄的人群果然安静了一点,让出了一条小路,寻花几人挤了过去。

“无名前辈!”寻花拱手施礼,如果能通过红衣卫的试炼,这个无名可就成了自己的上司。

“寻花,药先生,我已经给你们准备了好位置,这就坐吧。”无名向旁边不远处指了指,那还真是个好位置,就和神弓门紧挨着。

“看来碧林衙对染药门还算看重。”寻花心想。

寻花哪里知道,无名是觉得他们医术通神,万一比武有什么损伤,他在旁边可以及时治疗,而且经过这一夜,他已经大火了!

原来,昨天比武结束后,围观的人群大部分都没有回去,比武大会可是五年一次的盛会,这夜宿大集也算是个传统。大家兴高采烈的讨论着当日的对决,没过一会儿,就谈到了夜雄霸对阵骄阳小溪,然后就谈到了寻花身上。

其实,当天早就有人认出,这个妙手医治“枫林集镇第一美女”的人,正是前几日在碧林大集中大出风头的“大药侠”!接着,又有人认出这个染药门的小子,正是数天前在白瀑下被骄阳小溪打了一顿鞭子的少年!不过最爆炸的新闻,还是一个从繁枝集镇来的商人嘴里说出来的——这个众人口中的大药侠,竟然独自灭掉百斧盟的斧匪!那商人的口才甚好,一顿添油加醋的描述后,寻花的传奇性直追四大家族,彻彻底底的火遍了碧林山城。

说实在的,像这种斗匪啊、锄奸啊……诸如此类的事情,大陆百姓早已司空见惯了,但不同的是:寻花不是四大家族或者其他豪门的子弟,而是和这些百姓一样、是出身卑微的普通人!这就足够燃起他们心中认同的火焰了。为了完善心中偶像的形象,有些人甚至认为,在白瀑那天,大药侠是心甘情愿被骄阳小溪暴打的,打是亲骂是爱,没准两人是情侣……不管怎么样,寻花就这么火了,火的毫无征兆。要是寻花本人知道的话,肯定会后悔不迭,为什么要起了个大药侠这样的名字,一点也不酷啊,当初要是叫药神,现在名气恐怕要赶超剑圣了。

不过火了也未必是好事,因为相距寻花不远的地方,有一个人正在怒气冲冲的瞪着他,那双美目是骄阳小溪的。今天早上来到集市,满街都是大药侠的话题,关键是,这大药侠的话题里,似乎总是和她纠缠不清:在白瀑那里是自己暴打了他一顿,被人说成是那小子自愿的;在比武台上那小子在屏风里为她解毒,被人说成是两人赤身相对;就算那小子在十万八千里以外的繁枝集镇和人打架,竟然也被人说成和自己有关系,说那斧匪是自己的二哥,若不是那小子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早就将那匪首就地正法……骄阳小溪本来就对寻花恨之入骨,这下更是火上浇油了。

“原来少侠竟然是大药侠,昨日真是失敬失敬!”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寻花的耳边响起。

“你……”寻花的眼前出现一个老头——那个说书老头。

“无名衙主,小老儿可否坐在这里?”那老头指着寻花旁边的座位问道。

“请——”无名点了点头,这老头他倒是认得,名字不太好听,叫做……流盲,靠给人说故事为生,虽然也知晓不少大陆传说,但他的故事还是以野史为主,可信度不高。

说书老头得到无名的许可,死皮赖脸的坐了下来。说起来,这前排位置也不是碧林衙和四大家族霸占的,而是山城百姓自觉让出来的,人们敬重他们祖先除魔的功绩,也就甘愿低人一等了。

“大药侠,小老儿流盲,最喜这江湖中的奇闻异事。”说书老头自我介绍道:“大药侠的光辉事迹,小老儿定会编成故事,代代传唱下去,这独自灭掉斧匪的故事,你看是叫做《只手灭群魔》好呢,还是叫做《大药侠独灭百斧盟》好呢?”

“这……就不必了吧。”寻花翻了翻眼睛,尴尬的回答。回想起那日大战百斧盟,繁枝集镇的百姓也出了不少力,何况弓家那小丫头、药瓶子、石木大奸商等人也都是拼死战斗,才艰难获胜的,可不都是自己的功劳。寻花虽是商人,但这买卖可不能独吞,寻花想到这里,侧头看了看坐在不远处的弓家小丫头。

“大药侠难道不相信小老儿的能力吗?那《银箭先生破七毒》、《王枪霸剑为美争》可都是江湖中的美谈。”

“《白瀑下的风波》也是你这老头的‘杰作’吧?”寻花忽然想起了夜雨酒会上的那一幕。

“这……”流盲眼睛转了一圈儿:“这张嘴长在我身上,任何故事都是可以修改的嘛。”

寻花和流盲正说着,忽然人群中又一阵小小的喧哗,原来是百知老人来了,这个对江湖无所不知、无事不晓的老人,可是不常露面的!看来今天的比试确实非同小可啊!

燃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