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陆传说

第123章 探监(五)

弓无霜来的时候,已经是又一天的清早。寻花很早就起来了,如果没有奇迹出现,这将是他在大牢中的最后两天,他不想错过这人间的任何一缕阳光。

天下第一美女刚出现的时候,寻花一阵激动,可是很快他就失望了,原来是自己眼花了,这个梳着双环望仙髻的女人,并不是弓秀秀,寻花想不到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怎么来了?”寻花盯着弓无霜,他还从来没有单独和弓无霜独处过,他觉得弓大小姐虽然衣着火辣,但气质非凡,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一丝优雅,和小丫头的顽皮冲动性格完全不同。

“我本来是不想来的。”弓无霜看了看他,继续说道:“无论怎么说,你曾经救过秀秀,也算是个好人。”

“唔……”寻花翻了个白眼。

“夜公子昨天找过我了。”

“哦?”寻花眼前一亮。

“我会让秀秀来一趟,不过你要知道,你再纠缠……也没什么用处了。”弓无霜慢慢的说道。

“真的?”寻花冲到栅栏旁,双手用力的抓住铁枝。

弓无霜点了点头,嘴角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谢谢。”寻花掩饰内心的激动。

“你保重吧。”弓无霜又点了一下头,然后转身走了。

寻花在急切的盼望中度过了一个上午和一个中午,不过弓秀秀并没有来,就连每日午时来送饭的寻草也没有来。黑衣卫送来的牢饭很难吃,不过寻花心中充满了希望,这顿饭便不再觉得难以下咽。

下午,在经过了一番“望眼欲穿”的时间之后,寻花终于等来了神弓门的小丫头。不过她并不是一个人来的,她的身边还跟着药神医、寻草和晨星。

“她变瘦了。”这是看到弓秀秀之后,寻花的第一反应。

药神医和寻草一样,都相信杀害夜争锋的凶手并不是寻花,他鼓励寻花要坚持下去,事情最终一定会得到解决,止战堂和碧林衙最终一定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将他从黑牢里释放出来。

事实上,药神医也是来道别的,他是被百知老人千里迢迢用信鹰召唤回来的,他原本在盈雾山都的一个小镇诊治当地的疫情,若不是发生寻花这样的大事,他是不会回来的。

“师父,你放心吧。”寻花难得的一本正经,他知道这些天药神医已经为他的事情上下奔走,可是碧林衙和吸金盟都解决不了的事,他一个小小的染药门主又有什么办法呢。

寻花宁愿让他的师父去救治那些正在奄奄一息的病人,也不想让他留在这里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投入黑牢,那样他的心里或许会好受些,毕竟药神医已经有八十二岁的高龄了。

药神医走了之后,大牢里剩下四个年轻人。不过寻花和弓秀秀并没有太多的交流,寻花想起了弓无霜对自己说的话,他觉得她说的还挺有道理的,他该放手了。

“师兄,我们准备救你出去!”寻草的下一句话吓了寻花一跳。

“你说什么?”

“我们已经计划好了,我今晚就会调配好‘失忆丹’,明天中午我和秀姐姐来看你的时候,她会引走守卫,我把药下到他们的饭里!”寻草一边比划一边说道。

“这怎么行!”寻花用力的摇头。

“我们一定要这么做!”弓秀秀看着寻花,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决心。

“不行,这可是重罪,而且你们不会成功的。那丹药的配方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寻花紧皱眉头,他可不想让她们冒险。

“就交给我们好了。”寻草拍了拍小胸脯。

“晨星兄弟,你不能让她们这样做。”寻花看了看自己最好的朋友。

“我负责把你送出去!”晨星苦笑着摇了摇头,看起来他已经劝过这两个疯狂的女人,不过最终他还是屈服了。

“你们真是胡闹!”寻花说道:“即使你们这样做,我也不会跟你们走的!”

“放心吧,他们不会怀疑到我们头上的,我们早有准备了。”弓秀秀露出一丝微笑,不过寻花看出了她笑容里藏着的一丝不安。

“你们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如果你们真的想帮我的话,不如去找到那个杀人凶手。”寻花说道。

“其他事等你出去了之后再说吧。”寻草态度坚决。

弓秀秀等人一直在大牢里呆到了黄昏,这才与寻花依依惜别,他们都知道,如果这次营救不成功,那么他们日后再见到寻花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了。

“师兄,你一定要保重!”到了离开的时候,寻草的眼圈儿终于红了起来。

“你们将要面对的将是一个乱世,你要小心谨慎、好好保护自己!”寻花将寻草拉到栅栏旁,轻轻的抱了一下师妹。

“我会的。”寻草点了点头。

“花兄,不管怎样,我们都不会放弃你的。”晨星和寻花挽了挽胳膊。

“寻草就交给你了!”寻花咬了咬嘴唇。

晨星点了点头,拍了拍了寻草的肩膀,他们一起走了出去。

“你——”弓秀秀扁了扁嘴,来这里之前,她仿佛准备了千言万语,但此刻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的坏蛋终于被抓起来了。”寻花笑道。

“你才不是坏蛋!”弓秀秀咬紧了自己的下唇。

“你过来。”寻花轻轻的说道。

弓秀秀缓步走到了栅栏的旁边,她感觉寻花用两只手抓住了她的胳膊。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过去的这段日子就不会这么精彩。”寻花说道。

弓秀秀感觉自己的脸上热热的,两行泪水划过面颊,滴落到大牢那布满了尘土的地面上。

“这是给你的。”她说。

寻花看到她从怀里取出一块方巾,塞到自己的手中,然后飞快的跑了出去。

寻花向后退了几步,借着黄昏的日光,他能看到那块方巾上画着一个人像。画中人梳着两个大大的环髻,一双玲珑剔透的大眼睛下有一个小巧的鼻子,她的嘴角有一丝顽皮的笑容。

那人像是用白玉染、红石染和黑木染画成的。

那块方巾的材质,寻花从没见过。

他在方巾的边缘发现了几根留出来的接线,于是他就解开了武袍,将这块方巾挂在了自己的胸口位置。

寻花相信,如果未来他要面对的是无尽的黑暗,至少他的心是亮的。

燃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