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游记

水浒游记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2章 惊人之举

罗恩这个化整为零的想法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也曾与闻萧二人商讨过,是以很快便定下了一个大概的方针。

只是新上山的众人和祝家庄的俘虏,到还需要仔细的安排一番。

这一日,武松寻到罗恩。

“小弟特来向哥哥辞行。”

“兄弟要走,我自然不会拦着,只是何必如此着急,待我与二郎摆下宴席,吃过再走也不迟。”罗恩闻说武松辞行,也不惊讶,故而道。

武松说道:“小弟在离家四五个月了,也不知我那哥哥在阳谷县如何了,哥哥的一番好意,武松心领,只是这宴席大可不必,若待这些好兄弟都来与我送行,只是徒增伤感。”

“既是二郎你坚持,我也不强求,只你想来时就来便是,我让朱贵兄弟在那阳谷县中起一座酒店,若有事时,二郎千万去寻他。”

武松见罗恩如此安排,心中感动非常,他年少时便行走江湖,似罗恩这般真心对他的人却只有这一个。

“哥哥大义,武松铭记在心,前两日朱武兄弟的一番话使小弟直如醍醐灌顶一般,实非小弟不愿上山,只是我那哥哥只愿过个普通生活,武松怎能强求他?待哥哥在海外寻得根基,到时小弟便落草也无甚牵挂了,反落得顺心如意。”

“二郎心思我自然懂得,自是不必多说,梁山大门永远为兄弟敞开。只你要走之事却告诉三娘子没有?”

罗恩问道。

武松道:“武松却是谁也没有告诉,免得兄弟们伤怀,待临走时再说也好。”

“二郎既是有此想法,便随你的心意。只是三娘子的心思你当真看不出来?”罗恩拍了拍武松的肩膀道。

“武松又不是傻子,如何不懂?只是不过一介莽夫,如何配的上三娘子?难免误了她。”

罗恩摇了摇头。道:“兄弟此言差矣,你实话告诉我,二郎你当真便对三娘没有感觉?”

“这...”武松有些支吾。

“哈哈。”罗恩见状一笑。

“看二郎你这样子,对三娘还是有感觉的,既是如此,若只把她的心意当做看不见,才是误了她也误了你也。”

“哥哥,我...”武松闻言还想说些什么,却被罗恩打断。

“二郎先别急着反驳,只把我说的话好好想想便是,待你想明白了再说。只是莫要负了别人一片心意。”

罗恩见武松沉默不语,便道:“兄弟你当真不去与三娘道别?”

武松沉吟片刻,叹了口气,道:“哥哥莫说了,武松还是就这般走吧,免得大家心中都不好受。”

“好吧,又不是没有见面的机会,待兄弟你想开了再来表明心迹不迟。只是兄弟你要走,怎地也要让兄弟们送送你,如若不然,众弟兄又要怪我瞒着他们了。”

武松这个人你看他好像不到极限之时就好像面团一般被人捏来捏去,直至最后才会爆发。只是越是这样的人,他心中就越是有自己的一套准则。一旦认定的事情,除非自己想清楚,否则十头牛也拉不回来。就是俗称的牛脾气。

“就依哥哥安排。”

此时山寨家属院中,闻卉正与扈三娘说些私房话。

“姐姐,你说武松怎地还没有点回信与我?”

却是扈三娘对闻卉问道。

闻卉把手中的刺绣放下,搂住扈三娘的肩膀笑道:“妹妹你这几日已经问了我数遍了。反正姐姐我呀,是早就把妹妹你的心思托罗世兄转告给你那武松哥哥了。”

扈三娘有些患得患失的道:“姐姐你说武松不会是看不上我,这才故作不知的吧?”

闻卉见状忙道:“妹妹这是说的什么话,你这般漂亮,且又巾帼不让须眉,绝不至如此,依我看,怕是他不知怎么面对妹妹的一番情义。”

“若是这样就好了,我又不似一般女子一样。只爱舞枪弄棒的,他若看不上我却怎生是好?”

闻卉正待想法安慰扈三娘,忽闻外面有人敲门。

“进来吧。”

却是阮小二的浑家进来了。

闻卉问道:“嫂嫂有什么事?”

阮小二浑家问道:“三娘妹妹还不知呢?”

扈三娘好奇道:“知什么?”

“武松兄弟要下山哩,我家老二兄弟几个正要去送他,我以为三娘妹子你也去呢。”

阮小二浑家是妇人,怎能看不出这几日扈三娘对武松的情义来?

扈三娘闻言一惊。进而喃喃道:“怎地这就要下山了吗?”

闻卉见她失神,忙道:“妹妹莫急。”

扈三娘转回神来,也不待听闻卉说什么,便往外冲去。

闻卉正待要拦住她,阮小二浑家道:“妹子莫拦她,这等事还是说开了好。”

闻卉闻言止住脚步,道:“嫂嫂,你说那武松到底什么意思?只把三娘妹妹的一片心意当做看不见,却不是欺负人?”

“妹子啊,这男女之事,怎生说的明白?就好似你与寨主一般,你俩有婚约在身,他整日里只顾忙些公务,也不常来看你,你不是一样念他的好?”

闻卉闻言面上一红,继而忙辩白道:“这怎么能一样?罗世兄上次自东京回来还与我带了礼物。三娘她都这般主动了,那武松也未有些表示。”

阮小二浑家笑道:“其实也无甚区别的,待妹子与寨主成了亲自然就明白了。”

“嫂嫂说什么呢?这种事情还早呢。”

却说扈三娘一路冲出来,跑到众人与武松送别之地。

但见众人正与武松叙话,自己的哥哥也在其中。

扈三娘冲了过去,站到武松面前。

众人见扈三娘到来皆是吃了一惊,罗恩有意没让众人告知她,不想她还是知道了。

“妹子,你怎么来了?”

却是扈成发问,他如何不知自家妹妹对武松的心意,只是这种事情他作为哥哥总不能跑到武松面前便说我妹子喜欢你这样的话。

扈三娘反问道:“怎地我就不能来?”

扈成被问的哑口无言,武松见扈三娘冲到自己面前,一阵沉默,终是开口道:“三娘,武松这便下山了,待有空时再来看望你和众位兄弟。”

扈三娘只是盯着武松看,武松不敢看她,只是低着头。气氛一时很压抑。

罗恩正待开口化解尴尬时,扈三娘突然开口道:“我要你只为看我而来。”说着踮起脚往武松脸上亲了一下。

然后便一溜烟儿的跑了。

众人皆惊的吐出舌头。

南与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