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游记

第32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

宴席上,史文恭得了宝马,十分高兴,不断推杯换盏。

罗恩笑道:“史教师如今得了这照夜玉狮子马,且史教师出阵时爱穿一身金盔,不若再加个金狮子的绰号如何?

苏定拍手道:“哥哥此言极秒啊,那卢俊义号称枪棒双绝玉麒麟,史文恭哥哥便是神枪无敌金狮子。”

史文恭面带惭愧之色,道:“我却是不如那卢俊义。”

李俊闻言道:“史文恭兄弟这话就差了,今日你得此宝马,若再遇上那卢俊义时,却不正好与他做个对头?”

阮小七等人都道:“正是这般说,那卢俊义又没有三头六臂,史文恭哥哥怎见得就赢不了他?”

史文恭见说也不再推诿,就这般多了个金狮子的绰号。

罗恩因庆祝段景柱与皇甫端的上山而在山上又停留了三天,三天后,罗恩在山上众头领的送别下踏上了前往荆湖的道路。

虽是墨烈日行千里,罗恩却也不急,于路上免不了晓行夜宿。

罗恩一路往西南方而行,直往京西南路与荆湖北路的交界处而去。

就这般行了五六日,便来到了京西地界。

那杜壆三人落草之地黄坡县木兰山正在京西南路南面,离荆湖北路也不过百余里。

罗恩为着寻找这三员将领,少不得于路打探而来。

这一日,罗恩行了许久的路程,正巧前方有个酒肆,罗恩便下马来,准备吃两杯酒解乏,也叫墨烈歇歇脚力。

这酒肆中也无客人,罗恩便在酒肆外寻了个座位,墨烈站在罗恩身边休息。

“掌柜的,有甚酒肉上些个,再给我这马儿弄些上好的精料来,少时一发算钱与你。”

“好嘞!客官稍歇,酒肉马上便来。”

小二吆喝一声,便准备去了。

不多时,那小二准备好了精料与墨烈吃。

“客官,您这匹马端的雄壮,我这里南来北往的客人,小的也曾见过许多北地宝马,却是都不及您的。”那小二忍不住夸赞道。

罗恩笑道:“我这马有灵,寻常人摸不得,你再寻些水来与它喝。”

那小二闻言去了。

又不多时,小二转来,端上两盘牛肉并许多蒸饼,又捧上一瓮酒来。

罗恩道:“不想这小小地方却有牛肉吃。”

宋朝牛是重要的生产工具,所以不得随意宰杀,等闲哪里吃得到。

那小二闻说笑道:“也是客官您来的巧,正好昨日隔壁村坊有头老牛摔伤了腿,是以有牛肉。”

罗恩正好又饥又渴,便放开肚皮吃喝,正吃时,只见南面走来一条大汉。

那汉子见墨烈雄壮,不禁驻足观看,看了一会儿,罗恩也不理他。

他自顾自寻个座头,道:“小二哥,弄些酒食来。”

“来嘞!”

那小二不多时转出,端出酒食来。

那汉好似饿死鬼托生一般,风卷残云将酒食吃完便起身要离开。

“欸,客官,您还没给钱呢。”

那小二见大汉起身要走,连忙拉住他道。

“小二哥,权且赊我一回,待我转来定十倍奉还。”那汉子道。

小二哪里肯依他,只是不撒手道:“客官,俺们这是小本买卖,哪里禁得起赊账?客官莫做耍子了。”

那汉见小二不依不饶,忙道:”小二哥,我有要紧的急事,还望莫怪。”说着一把将小二拽开,往旁边一推。

那小二吃他这一推,跌倒在地,眼见这汉要走,连忙喊道:“掌柜的,有人吃霸王餐。”

那汉闻言要走,只是哪里来得及?只见酒肆中冲出一条汉子来,手持一把剔骨尖刀,冲这吃霸王餐的汉子叫道:“你这厮是哪里来的?敢到老爷处讨野火。”

说着便要冲上去,那汉见掌柜的来势汹汹,提起一把长凳便迎上去。

罗恩见状道:“两位且住。”

两人闻言皆往罗恩看去。那掌柜的道:“客官莫要管闲事,这厮吃饭不给钱,却是何道理?”

罗恩道:“一顿饭钱值得什么,我替他付了。”

说着把出些银子来。

那掌柜的见状接过银子来,对那汉子道:“亏得这位客官心地好,不然今日非拿你去见官不可。”

说罢转身离去。

那汉见掌柜的离去,对罗恩纳头便拜道:“多蒙这位哥哥出手相助,小弟感激不尽。”

罗恩连忙将他扶起,道:“兄弟不必多礼,出门在外谁还没些个难处?只是这酒肆做个小本买卖也不容易,兄弟且坐下再说。”

那汉见说,羞愧难当:“这位哥哥教训的是,只是小弟实是迫不得已。”

罗恩道:“若不嫌弃,兄弟一同来吃些个,小二,再上些酒菜来。”

说着把出些碎银交到那小二手中,道:“这位兄弟实非有心,且拿这些钱做汤药费吧。”

那小二吃了一跤,原本心有不忿,此时见罗恩这般,心中郁气尽去,忙准备酒菜去了。

那汉见罗恩破费,更加羞愧,对罗恩抱拳道:“哥哥大恩,欧鹏没齿难忘。”

罗恩一听他名字,问道:“兄弟可是把守大江军户出身?”

欧鹏见罗恩一语道出自己来历,惊诧不已,道:“哥哥怎知小弟来历?”

罗恩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原本轨迹中的梁山好汉,不过这欧鹏本就是黄州人氏,在这里碰到也不足为奇。

说起这欧鹏来,倒也和罗恩算的上有些渊源。

罗恩在黄门山找到了黄龙留物,这欧鹏在原本轨迹中便是与蒋敬、马麟、陶宗旺四人占据黄门山,想是他此时还未遇到另外三人。

罗恩道:“兄弟缘何在此?”

欧鹏叹气道:“为因小弟受不了那上官刁难,故此流落江湖,因为思念家乡,故而回来看看,不想路上盘缠被人所盗,才落到如此地步。”

罗恩见状叹道:“贪官污吏害人不浅呐。”

这欧鹏原本轨迹中说他流落江湖,熬出个摩云金翅的称号,看来果然不假,都流落到吃饭的钱都没了,不是熬又是什么?

此时叫自己在这里遇上他也算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了。

欧鹏又道:“不敢问哥哥大名,叫欧鹏日后有机会也报答这位哥哥。”

罗恩没有回答他,只是问道:“兄弟准备到哪里安身?”

南与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