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回古代当农妃

第92章 确实需要补补

原来祁晟将他们要离开的消息告诉白芨了,刚好。

“是呀,我们还有要事在身,不便叨扰了。”

“真是可惜,还想让你们多留几日呢,这样吧,吃完晚饭明早再走,怎么样?”白芨想到阮果要离开,心里竟然有些怅然。

“你救了我母亲,还没来得及好好感谢你们,今晚晚宴就为你们送行,还请了寒云儿,还望阮果兄弟一定要赏脸。”白芨不知阮果今天就要走,本就安排了今天晚宴的事情。

就为感谢昨天阮果救治母亲之恩。

“白芨兄说的寒云儿,可是蓬城一品花阁的寒云儿?”没想到大牛竟然开口问道。

一品花阁?怎么听着像百花楼,烟花之所?

“不错,大牛兄弟,正是一品花阁的头牌。没想到大牛兄弟也是风雅之人。”白芨称赞。

大牛却有些害羞地挠挠头:“倒不是,只是曾经听夫子讲起过。只是没想到,这个传说中几乎不外出的头牌,竟然能被白芨兄请来。”

“故人之交。”白芨简单一句话带过。

什么?大牛的夫子不就是南一南二两人,怎么会将起这些?那绝对是南二讲的,阮果在心里想到。

阮果看向祁晟,却见祁晟面无表情,仍旧气质出尘地喝着东西。

若说气质出尘,阮果在这里见到的,除了南一便只有祁晟,可以配得上这个词。比之南一,祁晟周身更多了王者的霸气。

可能与身份有关吧,阮果猜想。

古代的烟花场所,女子多是卖艺不卖身,才、艺、情、貌皆为上等,竟然能被南二在课堂上提起,不管当时出于什么原因,总是说明寒云儿的地位。

如果能留下来真是最好不过了。

阮果想着,一双眼睛泛着光,朝祁晟看了过去。

“主子,就答应多住一天吧。”阮果此刻眼中的含义。

祁晟自是感受到来自阮果,可谓是“热烈”的眼神,他淡淡地回望了过去。

阮果想着,若是祁晟身为女子,还有寒云儿什么事。

瞧!这不是还没见到寒云儿本人,祁晟这双眼睛竟然也教阮果的心跳慢了一拍。

“那我们就却之不恭了。”祁晟算是作为阮果的主子,应下了白芨的晚宴的要情。

“太好了。今晚有眼福了。”阮果听到祁晟同意多留一晚后兴奋道。

眼睛里的期待,像极了一个等待见美人的俊俏公子。

可不是,这对阮果来说,可远远比见到美人更让她兴奋。不知会不会是诗人笔下的苏小小、李师师,真是值得期待。

因为不着急离开,阮果开始放松地吃饭。

桌上除了饭食,就只有她面前额外放了一碗黑乎乎的东西。

“哦,这是交代厨房专门给你做的,黑糖阿胶,祁晟兄说你失血过多,需要多补补。”白芨看着阮果盯着前面的碗,便解释着。

“这是女人喝的东西,不过本公子确实失血过多,喝点倒也无妨。”阮果一边表明自己是男人,一边淡定地端起碗开始喝。

不喝白不喝,自己也确实需要。

红果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