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农

第96章 骑虎难下

吴县,县寺之内。

司马欣与县令李珪相对而坐。堂内摆着燃炭的铜炉,里面放了几大块儿燃得正旺的炭火,给室内带来温暖气息,阻挡了外面寒冷的空气。

喝了口热水,就听司马欣缓缓开口道:“下官方才的提议,不知尊县以为如何?”

李珪没有立刻作答,而是用布满皱纹的手执轻轻拨弄着水杯。他叹了口气,用手微微捻着自己翘起来的山羊胡须,皱着眉头思虑了半晌,最后依然摇了摇头。

“非是本吏不想受理,只是此案已经时隔多年,又发生在千里之外的栎阳,不在本县辖内。若是追究,须有当年的旧档为凭,可汝方才也说旧档早已不存,那又如何能够为证追诉呢?且项氏在楚地颇有威望,又与朝中许多王孙有着姻亲关系。即便是本吏有心,也不能随意处置,又怎能凭尔一家之言,就断然作出决定呢?“

司马欣吸了一口气,双手放在腿上不由自主的搓了搓手指。他组织了一下言语,才开口说道:”下官早年也担任过狱掾,对司法不敢说精通,倒也十分熟悉了。此案虽难,却也不是不能办理,只需劳您费心,遣人跑一趟栎阳罢了。本吏······

没等司马欣把话说完,李珪就直接摆手打断。语气生硬地说道:“汝若是非要追究此案,那便请郡守下令,只要见到爰书,本吏照做罢了。”

听得李珪如此说,司马欣知道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他虽是少府长史,但和秩在二千石的封疆郡守还有很大差距,郡守见不见自己都难说,根本不可能说动郡守帮忙。于是他直接起身拱手道:“既然如此,本吏就先告辞了!”说罢转身就要出去。

李珪见状,也不阻拦,提高了声音说:“项氏非一般土豪,司马长史若是操之过急,导致事有不谐,本立自当秉公上报。即便少府有监察之责,也不可干预地方政务,汝可要想清楚了。”

司马欣脚步顿了顿,冷哼了一声。抬腿就向外离开,边走边道:“多谢提醒,李县令的好意,本吏心领了。”

待司马欣走后,李珪枯坐在主位上。他挥手遣退侍立在侧的仆人,倚着案子,用手指按动眉心。即便是宦海浮沉十数年,李珪也不由心烦意乱起来。

他主政吴县数载,一直实行的都是宽以待人的怀柔政策,对游侠、六国遗族都没有赶尽杀绝,而是使其安居乐业,各守本分,这才有了吴县如今的繁华。

但是在繁华的背后,也不是没有危机,比如楚国贵族项氏,就是李珪一直以来的心头之患。

项氏在会稽素有威望,贤士大夫皆出其下,当地的大事全由他出面主办,不但受各方信服,就连许多桀骜不驯的游侠、豪强,也是其座上之宾。说实话,若是没有项氏多方维护,他李珪也很难让吴县如此风平浪静!

而且郡守那里与项氏的交情也不错,倘若仓促惩处项氏叔侄,必然会引起县中混乱,这既与他主政的策略不相符合,又必然会将他多年的努力付诸东流。这是李珪怎么也不愿看到的结果。所以他在尽量维持地方稳定之余,只能对豪强的势力进行微调,尽量用最小的代价维持地方稳定繁荣。

但司马欣的到来,给这种平衡增添了一丝变数,不知是福是祸。

再说司马欣出了县寺,正欲带领随从的吏役离开,就见一个商贾打扮的人突然走上前来。双方似乎认得,吏役并没有阻拦。那商贾到了近前,在司马欣身旁站定,附于其耳便小声说了几句。

很明显,这商贾也是少府中人,专以商人身份被征召,利于打探贾市消息。

“什么!”司马欣听了来者通禀,顿时脸色一变,立刻就对身旁的一名吏役下令道:“传本吏之令,召集吴县少府所辖之吏。立刻于贾市集结,封住所有入口。没有本吏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出入。”

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还有,带上强弓劲弩。本吏倒要看看,这吴县究竟是谁家之天下!”

······················

时间回到一炷香之前。

张鹏与硕护着受了些轻伤的周弋,站在贾市的空地当中,被项羽用话逼住。

此时此刻,张鹏是动手也不是,不动手也不是,陷入了骑虎难下的尴尬境地。若是动手擒拿项羽,合张鹏与硕之力,未必不能将只有十五六岁的项羽拿住。可两个成年秦吏与一少年动手,说出去也不好听。

另外,项羽身后带着的那些剑豪、侠儿们,也簇拥其左右,一个个跃跃欲试。倘若矛盾激化,动起手来,不能保证这些人不上来帮忙。若是人没擒住,反倒还吃了亏,那可是将秦吏的脸都丢尽了。

就在此时,一声突如其来的怒吼打断了短暂的尴尬。就见一壮汉分开人群,大步走了进来。扑到周弋身前,见其无恙后才松了口气。对张鹏抱拳道:“多谢这位壮士出手相救,大刘感激不尽。”

说着,就拉住周弋,要带其离开。

张鹏连忙朝硕使了一个眼色,硕会意,跨步横在中间拦住。就听张鹏道:“汝是何人,岂不知私斗犯律,此子该当缚于县寺受罚!”

其实张鹏倒是认得这位窜出来的大汉,因为他正是方才贾市内打铁的铁匠。

只不过更让人头痛的事情来了,单单项羽一方就搞不定,如今这周弋小子的家人也来了,己方只有二人,且无绳索,更非司法之吏,该如何是好。

“小的乃是铁肆贾人,这小子是俺侄子,顽劣惯了,按一定好生管教!”大刘说着,低头绕过硕,执意要走。

“闪开!闪开!”

就在这个当口,几个身穿吏服的小吏带着绳索赶了过来,张鹏见为首一人执二尺木牍,该是此处亭长无疑,不由得松了口气。

不过事情的发展并非他想的那么简单,那亭长看也不看张鹏这边的众人,而是带着笑脸直奔项羽,拱手道:“公子勿忧,是哪个不开眼的冲撞了您,小的定将其好生惩治。”

玉米粒皮皮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