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途之清平乐

第35章 遇险

阿茳看着七个面露凶光的人,一改之前怯懦模样,问那四个护卫道:“你们明明是奉命保护我的,为什么要联合外人抓我?”

其中一个领头的道:“像你这种小世家子,世上多一个少一个谁会知道!再说,多小的世家也不会穷到没人护送,所以你不过那没用的城主世子的废物同学,我们为什么不动手?啊?”

阿茳道:“所以你们是为了钱么?”

那领头的道:“你一个衍武国的人敢来赵国边境行走,就该想到会被抢啊!看你一路上那么大方的施舍,不如这样你主动点儿把钱都交出来,我们留你一个全尸如何?”

阿茳摇摇头道:“无论我是哪国的,你们都会抢的,但就是为了钱吗?”

那领头的冷笑一声道:“呵!小鬼,废话还真多,我们就是为了钱怎么样!你这样一个小鬼敢一个人在这走就该做好‘上路’的准备啊!”说着七个人似都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哈哈大笑起来。

阿茳冷冷的看着他们,慢条斯理的解下背后一直背着的剑道:“既然知道我这样一个小孩子敢独自上路,怎么不知道我可能不是你们动得了的人呢。”说着先发制人,一剑解决了那门丁,虽未伤他性命,但也让他绝无还手的可能!远处观望的那个男子坐起身来,满脸兴味的看了起来。

几人终于发现事情不对,但现在六对一,他们虽是不敢大意但也还没认输。“小鬼,还留一手!给我上!”

这几个人中那带头的护卫武功最高,但也不过二阶初级的样子,武学修为每上一阶都可以说是质的飞跃,过了三十几招,那瘦子也晕死在一旁,那些人才终于发现自己不是这个小孩子的对手,可惜晚了,那门被他们锁得严严实实的,这又是在郊区,即使那小鬼杀了他们也没人知道。

很快其中一个护卫也倒下了,那领头的毫不犹豫的在阿茳的剑过来之前跪在地上,其他几个也随他跪下。“少侠!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放了我们吧!”

阿茳抱着剑漠然的看着他们道:“你们是什么时候决定要对我下手的?”

领头的道:“昨天,少侠,是这……”

无奈的摇了摇头,阿茳不理会他们的解释转身走掉了。那些目送着阿茳一步等上墙头,转身消失了。那几个人惊魂未定的站起来,领头的目光阴狠道:“她就这样走了,万一若是跟少城主说了今天的事儿,只怕我们都活不了。”说完放出去一个不明显的信号弹,远处阿茳看到了,却不以为意,她决定离开这里了。

回客栈的路上她又遇到那个卖包子的了,那人见到她后冲她和善的笑了笑道:“小公子看来不是那么笨,想来没被骗走啊!”

阿茳微笑着对那人道:“刚刚多谢您提醒!”

那人道:“您不必客气,那伙人在这里不知坑害了多少异地人,今天看您没事,想来他们该是遭殃了。”

阿茳笑笑没有回答。

“小公子这是要接着赶路还是在留两天?”

阿茳道:“就不留了,前面路还远着,我这就回去收拾收拾走了。”

老板道:“那我送你两个包子如何?就当庆祝您顺利脱险了。”

阿茳想了想道:“不了,我再买您四个包子吧,我要素馅的,路上吃。”

老板开心的答道:“好嘞,给您拿四个新出锅的!”

“谢谢老板!”接过包子,阿茳回客栈拿好行李结了账就出发了。

正午太阳高挂,阿茳想自己在末窟这么多年竟然没染上嗜光症,对这阳光毫无感觉也是难得,走了半天着实已经累了,四周没有人家,此地据下一个镇子还有半个多时辰的路程,阿茳也不着急,毕竟还没联系上阿爹,她也不想就这么冒冒失失的出现。寻了个阴凉地坐下,取出包子,阿茳吃了起来。

“这包子还挺好吃的嘛。”吃了两个包子,享受着树林里的微风,阿茳侧耳听着那四个护卫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不一会儿,在露面之前,脚步声停下了,但阿茳知道应该是很近了,想来这些人是还不肯死心。阿茳慢悠悠的站起来本想叫他们出来,但她没有,而是绕到了她倚靠着的大树的后面,她用微微颤抖的手扶着额头,这眩晕!阿茳终于明白那时那个瘦子为什么那么急于把包子丢掉了,原来那老板也不是什么好人!

急急的取出解毒丸吃了下去,那几个人见阿茳绕道树后好久没有出来,明白已经得手,三个护卫加上那个瘦子每人手里一把刀走了出来。

“小公子,我们奉命护送您到栾城,您怎么抛下我们自己就走了呢?”

阿茳整个人晕乎乎的,解毒丸还没生效,但也不慌张,她从树后面走出来,满脸平静的对那几个人道:“你们没被打所以不甘心,这是回来找打了?”

领头的道:“诶呀,小少爷这样说可不对,我们怎么敢再跟您动手呢?您那么厉害,我们哪是对手啊!”说着几人向阿茳走近,阿茳笑着拔出剑道:“好,既然觉得不是我的对手怎么不走呢?”

领头的在离阿茳一剑之外的地方道:“因为我们要等药效发作,等您不是我们的对手的时候再动手啊!”说着四人举着刀砍了过去。

阿茳持剑躲避,此时她的眼前一片漆黑,解毒丸还没生效,那毒药见效到是很快,看不见他们,头脑又很昏沉的阿茳现在完全在凭直觉跟他们打。

远处那个之前就在看戏的男子刚巧经过这,正想着要不要管闲事,突然那小孩似乎不再被毒物所困,挥剑的速度明显快了一倍不止,冲那孩子身边看了一眼,原来一直带着负重护腕。也不知是哪家的孩子,这么小就能这样沉稳,练到如此境地!可惜……那男子看着在一旁准备伏击那孩子的两个人,想了想,并没有施以援手。他想这孩子若能顺利过了这一关,收为己用倒也不错。然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阿茳好不容易快解决了那四个人,突然不知从哪又冒出来两个人,定睛一看,其中一个就是那包子铺老板。那两人没什么功夫,不走到近处,只在远处不停的放着暗箭,阿茳只能左右闪躲,一下子陷入了被动。那四个围攻她的人借机猛攻起来,阿茳能感觉到解毒丸在生效,但太慢了,她没有时间了!回想着耳升当初的鬼步,照着那模样,不成形,但还算管用,堪堪的躲过了一轮又一轮的攻击。

后来那两个人见阿茳的速度越来越快知道她应该是吃了什么解毒的东西,扔掉手中不停放出小箭的竹管,换上涂了毒的连弩,每一个箭都飞快的向阿茳袭去,为了躲避砍过来的刀,阿茳向后撤了一步,可惜却没能躲过暗箭,一个飞箭扎进了她的左臂,整个手臂瞬间麻痹,长剑落地。

阿茳知道自己的体力快到极限了,再打下去恐怕不好,来不及捡剑,她假意将手伸进包袱,实则从戒子空间里取出爆烈符,突然的爆炸吓得那些人停顿了一下,而就这一下,阿茳借机又丢了两个闪光符,逃掉了。

“给我追!不能让她跑了!”

阿茳拔出暗箭,封住左臂的穴道,撕掉外衣简单的缠了缠,一路磕磕拌拌,变得很是狼狈,正巧前面有一群被官兵驱赶着的难民,阿茳寻机趁着他们不注意取出一个灰色外套在地上蹭了蹭,穿在外面混了进去。

难民群中多了一个这样的小孩子并不会引人注意,因战乱而成的孤儿比比皆是。旁边的一个大娘见阿茳面色苍白,嘴唇干裂,好心的给他水喝,他道了谢,却并没有真的去喝壶里的水。

这一大群差不多几百人的难民群体由着几十个官兵看押不知要去到哪里,阿茳仔细听着那几人的脚步声渐渐走远,总算稍稍放了心。

手臂上的伤处理的并不好,阿茳体内的毒虽是被解了,但伤口似乎引起了发炎,整个人再次变得晕乎乎的,乓的一声,阿茳倒了下去。

隐隐的阿茳听到有人似乎在争执,之后她好像被谁背到背上,傍晚那些兵士休息的时候,这些难民也终于可以停下了,被粗鲁的放到地上的阿茳眯缝着眼睛看到刚刚给自己水喝的大娘,似乎在帮她处理伤口。

“这么深的口子,也不知道是被哪里的流箭给伤了,可怜的孩子啊!好在应该没毒,这孩子怎么也不吭一声。”说着似乎还抹了抹眼泪。

“孩儿他妈,别哭了,好好帮这孩子弄弄伤口吧,你不是非要救他么,要救就赶紧的吧!”

“诶诶!好,我这就帮她看看。”

阿茳感到有一个人似乎帮她把伤口用水洗了洗,重新包上了,又给她换了件外套。

“当家的,这孩子包里这么的铜板,可别让那些个当兵的看了去,你帮我挡挡,我帮他收收。”

刚想发作的阿茳突然又不懂了,这里的人原来并不都那么想要钱的吗?好人,他们该是好人了吧,该不是像包子铺老板那样的人了吧……

蓦晓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