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途之清平乐

第12章 悬念

午时刚到,最后一场比赛便要开始了,这次是认识的人,所以阿茳几个很自觉的站到了耳升一边。耳升的对手叫赵凭澜,是东篱一个大家族的未来继承人,现下已是快六阶的武学修为,但因为多靠药物堆积修为,虽然他比耳升大上十几岁,武修等级也要高上一些,但实在是根基不稳,所以二人在比赛开始时似乎是实力相当的。可是明眼人都知道他是怎么进入前十的,服用违禁药物,提升修为,撑到现在已是强弩之末。虽然这烈阳烤得耳升不十分舒服,但不算太难的,他取得了这场胜利。

到来了现在,下午未时开始(下午一点)的五个比赛人选已出:不知来历的莫凡,南荒白离枢,猎人陶钦,猎人方运还有西岐世家耳升。

接下来是抽签,每个人依次和其他四人比赛,耳升抽到二号,第一场一号对二号,第二场二号对三号,第三场三号对四号,之后四对五,五对一,一对三……

轮番下来,一号这个绝佳位置耳升失掉了本不可惜,可惜的是一号陶钦,那个据千音说很擅长用毒和偷袭的人,可惜耳升所修习的一切偏偏都克他。经过一个中午的休憩,下午的比赛很快就又开始了。

时间到,在四个小鬼诧异的注目下,耳升自信的走上比武台,然后似乎毫不费力的便赢了陶钦,之后紧接着下一场比赛开始,莫凡跳上台十分有礼的抱拳冲耳升行了个万分尊重的礼,然后笑着说道:“耳升,你是叫耳升对吧,恩,不错,不错。”就在后一个不错说出口的时候,耳升整个人飞出了比试台。

然后整个懵掉的耳升就在还未来得及喜悦或悲哀时便结束了前两场,只得低着头走回蓝熙他们身边。下台后的耳升并不理会那几个叽叽喳喳的小鬼和蓝熙,默默的准备起下一场比赛来。

阿茳问道:“蓝熙哥哥,耳升怎么能那么容易的就赢了陶钦呢?”千音姐弟也都盯着他等答案。

蓝熙道:“因为耳升体质特殊,自幼百毒不侵,随着年龄的增长在那基础上又对各种毒物多了克制的能力。那人上一场比赛一上场就在结界内设下毒瘴,所以白和才会反应迟钝,现下还在西岐拂衣老者那治伤解毒,提前预定下了第十名,可这回却被小升给反噬了回去。”

转眼那个不起眼的莫凡连胜了两局,到处堆笑满口“客气,承让……”的走下了比试台,白离枢在输了莫凡一场后,下一个对的是方运,一上台冲耳升挑衅的点了点头后便认输了,然后风度翩翩的走下了比试台。

经过一中午的传播,陶钦和方运的恩怨对于那些越来越多的围观者来说可谓人尽皆知了,所以对于下面这场比赛大家都是期待有加的,然而等啊等,那陶钦似乎不见了,台上的方运以为他逃走了,没一会儿就跳下比试台,末窟有规,一刻钟内未出现则算自动认输,一刻钟内现下台者输,就在方运下台没多久,陶钦就不知从哪出来,跳上比试台,在方运愤怒的注视下轻松的取得了胜利。

一轮比赛结束,莫凡全胜,方运输两场,白离枢和耳升因为未能分出胜负算做各输三场,陶钦也是输三场。接下来就看群战了,群战被订在戌时(晚上七点)。

晚餐时间,蓝熙带着耳升和几个小鬼和莫凡兄弟两个挤到一桌,本来只能做一个人的凳子他硬是放了四个小鬼在上面排排坐。

“莫兄,没想到再次相见竟然是在未明比试场,我还以为你不会想要进入中心区。”

莫凡露出一个谦逊有礼的笑容答道:“此一时彼一时,不知怎的,突然觉得去中心看看也不错,所以就来了。”

蓝熙点点头道:“那看来这次比赛是没有悬念了。”

莫凡疑惑道:“咦?怎会没有悬念?你不知道吗?方运和陶钦退赛厮杀去了,耳升和白离枢那两个小鬼实力相当,谁胜谁负谁知道呢?”

蓝熙疑惑道:“哦?你怎么知道他们退赛的?”

莫凡冲千音和阿茳努努嘴,“喏,这两个小鬼说的。”

蓝熙望过去,两个人却都拼命的往嘴里塞东西,装傻。

原来,比赛结束后蓝熙将三个小不点送到安全的芙氏商楼后,便带着耳升去做心理辅导了,两人离开不过一刻钟,但几个小鬼却抓紧时间做了很多事情。让五感超于常人数倍的千心感知蓝熙他们走远后,千音便让千心领着千羽在此盯梢,她则带着阿茳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跑出去后她直奔那个悄悄和自己使了个眼色的来西岐观战的东篱小兄弟,这些小兄弟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原本在东篱到处乞讨或是帮人在东篱黑市带路为生,后来千音五岁那年来到这个地方,很快便与他们打成一片,不过一年这几十个小鬼就成了千音绝佳的眼线,但因为她还太小,所以她出去无论做什么都是打着千和的名号十分有威严。这几十个五六岁到十七八岁不等的少年便在她的影响下成立了一个小兄弟帮,现在除了带路外不再乞讨,而是搜集信息,报给他们的老大,一个十五岁武修二阶人称东篱万事通的少年东歌,而那少年则会把信息跟那个平时混迹在人群中,实际却躲在后面给他们增加补给的女孩儿千音分享。

这次东歌带了三个年岁最大最机灵的来西岐观战并搜集信息,不想竟遇到了大小姐一家(他叫千音大小姐),两人看到比试台上陶钦和方运的瞬间便心照不宣的对视后有了决定。原来这陶钦本是合众门门主给自己女儿赵潆心养的门客,此人心狠手辣毫无原则,曾用极端手段杀害了三个小兄弟。前些日子千音他们得到消息陶钦为了一个什么玄级铁柱杀害了赵潆心最喜欢的女婢,被合众门追杀,不想竟跑到西岐来了,似乎想进入中心区躲避追杀。东歌见千音对自己点了下头后,心领神会的到处宣扬起陶钦和方运的恩怨来,并似不经意的把这些天来踩点盯梢得到的陶钦住址告诉了合众门的人。

千音带着阿茳找到东歌,确定了那陶钦还在监视之下后,便想让东歌带着阿茳回芙氏,最初她带阿茳出来确实有想借由她来保护自己的意思,但是走到这里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实在有些危险,那个叫蓝熙的人又似乎走远了,她觉得那个陶钦不会不知道自己被几个没什么武学修为的人给跟踪了,所以决定自己去。但阿茳在听了他们的对话后,明白了他们要做的事情说什么都不肯离开,无法,千音只得告诉她:“那好,一会儿你和东歌远远的跟着我,一见情况不对立刻就跑,并想办法叫人来帮忙好么?”想到之前自己给千音拖后腿的经历,阿茳乖乖的跟在后面,没有近前。

千音先去找了方运,“大侠你好。”因见到她是和蓝熙他们一起的,所以方运没有直接赶人“小娃儿,你找我。”

千音不卑不亢的看着他道:“对,大侠,我知道陶钦在哪,现在正准备去找他。”说完便冲方运鞠了一躬,放一个小布包在他手上,跑掉了。

方运皱了皱眉,这些小鬼还真是……但还是跟了上去。

之后千音抓紧时间向陶钦方向跑去,后面东歌抱着阿茳维持一定距离跟着她。到达陶钦居所时,千音他们见到似乎已经经历过一场争斗,客栈的人为了逃命都跑空了,未明区无人执法,没人愿意沾染是非,听到屋后似乎有声音,千音急急的跑过去,见到陶钦正掐着他们一个小兄弟的脖子冷酷的望着她,挥手让东歌带着阿茳走远,然后自己迎了上去。

之后,阿茳便眼见着千音毫无惧色的歪头对陶钦道:“陶钦,放下我的小兄弟,我们谈个交易如何,这样我可以考虑放过你。”

陶钦歪着嘴笑道:“你以为你身后的方运真的能将我怎样么?看到了么这些合众门的人?只要他敢进来就是一个死!哼!”说着扭断了那个小兄弟的脖子。“还以为是谁那么大胆敢派人跟我,原来是大小姐你!怎么?是为了那三个人报仇来的吗?可惜啊,刚刚又添了一个。在东篱你们就没少给我添乱,这次我就不妨将你们这些碍事的一并解决了。”说着看着远处“方运,你踏进了我的毒阵可还能动?”

方运走出来,看了看呆在原地看着那个死去少年似无法接受的女孩儿,唤出后面的东歌,让他带着他的大小姐和另一个女孩儿离开了。那陶钦见方运似乎丝毫不受毒阵影响,急急的放了个烟雾弹逃了,方运冲千音挥了挥手中的香囊,“谢了!你的小兄弟的仇我替你报了!”原来千音给方运的布包是当初千和给她的礼物,可防御百毒,不受侵害,不能用毒的陶钦,绝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千音呆呆的看着阿茳和东歌“我还是没办法保护大家啊!”说完似重新振作,带着阿茳急急忙忙的向芙氏方向跑去,路上遇到了莫凡兄弟,跟莫轻衣寒暄几句后,二人似被蛊惑跟莫凡说了方运追陶钦而去的事情后,匆忙告辞回到了芙氏商楼。

蓝熙对于她们做的事并不是毫无察觉的,只是想既然这几个都没受什么伤,那自己便也没什么好纠结的,毕竟只要她们没事,她们背后的那两个人就不会找自己麻烦。

不管这些事情,蓝熙问道:“那不知莫兄认为接下来的比赛我家小升和白离枢谁能取胜?”

莫凡摇摇头道:“这个嘛,我们打个赌如何?”

蓦晓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