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香劫

第41章 归来

“汪若芸小姐不小心,衣衫挂倒了桌子,长寿帮忙捡东西,不小心砚盘掉下来。”

“同窗间相互帮助是好的,如何却弄到脸上了?”

“汪若芸她……”长寿一出声,便被长宁一把捂住嘴巴,藏在身边。

裴桐心忙挡到前面,接着道:“汪若芸顺手挡了一下砚盘,反将墨汁挡她脸上了。我们正笑话她呢,说……说若芸‘你以为你喝了这些墨汁,便心中有墨了么’……”

青梅和谢兰香听言,忍不住掩嘴笑起来。见吴逸疑惑,忙又放下嘴边绢帕,附和道:“果然便是如此,我们都笑话汪小姐呢……”

大家都笑起来。

吴逸这才信了。他眉头松去一半,挥挥衣袖,道:“还愣着干嘛?还不入座上课?”说完,转身向讲台走去。

张果儿对汪若芸小声道:“今日我便饶你一次。今后再有什么,新账老帐……”

“乐安!”吴逸又回转身。

“啊?”

“这个……秦先生答应教你了。但他只有早间有空……”

“那就早间教我!”张果儿忙应道。

“那可是很早便要来哦。”

“如若迟到,乐安甘愿受罚!”张果儿拱手道。

啊?又罚啊……

“罚……便算了吧。”吴逸有些尴尬。但这一次,他的脸上,并无恼怒。见长寿和汪若芸的样子,吴逸也笑起来。

“还不快快去净脸。这般模样,如何上课!”

汪若芸和长寿灰灰地下去了。众人一一就位。

吴逸坐定在讲台上,等二人回来。他顺手翻开手中的书,看起来。突然,他抬起头,问道:“乐安,你是如何知道那下联的?”

张果儿心下一惊,装懵道:“哪个下联?”

“昨日你对的那个。”

“绿蜡那个么……我想的呀……”

“怎么会是那个!我说的是……”

“哎呀,桐心,你踩到墨汁了!”张果儿叫起来。

“有么?”裴桐心低下头。“没有啊……”她提起裙子,左右四顾。

“我说的是……”

“如何若芸她们还没回来,我去看看……”

“青梅,你去看看吧。”裴桐心道。“对了,乐安,我也正想听你说说呢,那么绝的对子,我读都读不顺,你如何便想出下联来了?”

“呃……不瞒各位,其实呢,我……”张果儿抓了抓后脑勺,“说出来,恐怕你们不信。”

“你呀,就是人小鬼大!快说说!让大家都听听!”裴桐心这一次和张果儿没有一点儿默契。

“其实呢,我时常偷看父王的书。”

“啊?父王的书里有这个对子?我怎么没看到过?”长宁反问道。

“好啊,原来你也偷看父王的书,回头,我告你去!”

“没……没有……的事!”长宁连忙否认。见长寿从外面走进来,忙道:“先生,她们回来了,快快上课吧。”

吴逸笑着摇摇头,将戒尺往边上挪了挪,翻开书,坐正身子,清了清嗓子。

……

傍晚回到家中,张德瑞仍然没有回来。顾霏抢着告诉三个妹妹,还要过几天,因为张德瑞身份特殊,县衙不敢轻易处理,要履行办事经序,得到上级回复,才放人。

原来。下午她和林淑媛等得着急,又去了一趟衙门。

长寿兴奋地拉住林淑媛的手,问:“那县令老爷是不是又给你们跪下了?下次再去衙门,定要带上我,才依你们!”

她是羡慕母后和嫂嫂受了跪,特别还是受了县令大人的跪。今日在书院的一番显摆,连傲气的汪若芸都被怔住了,多带劲!

活了14岁,还是第一次如此扬眉吐气。如若自己亲身受一次,那岂不更得意!

“县令大人不在,这一次没见到县令大人,是衙役告诉我们的,让我们耐心等几日。”

长寿好不失望。“县令大人不在衙门里好好呆着,跑去哪儿了?”她嘀咕着。

“好像听说是被召去京城了。”

“京城?”张果儿心中一动。“他一介小小县令,如何直接召去了京城?是谁召见他?”

与此同时,张果儿的心中又涌出一股暖流。四郎,此刻应该也在京城长安吧?她想象着他青春年少的模样,此刻,他会在做什么呢……

“谁知道啊……县太爷的事……”顾霏说道,把张果儿的思绪拉回来。她撇撇嘴,掀开衣襟,将儿子抱过来喂奶。自从张果儿兄妹夜里捕鱼,家中不但有鱼吃,还有了一些闲钱,嫂嫂的气色明显好转,奶水也充足多了。

“嫂嫂,你还在月中,以后少出门奔忙,有事让我来吧。”长宁掀开侄子的襁褓,看了看,小家伙正咕嘟咕嘟吃得起劲,小嘴儿一蠕一蠕地。

“但愿你们哥哥早些回来……”林淑媛不像顾霏那样乐观。她担心夜长梦多。毕竟,经历了那么多事,她不像女儿和儿媳那般幼稚。但是,好歹儿子的事有了下落,她心里还是踏实了许多。

“事情或许真不那么简单……”张果儿喃喃道。

这个妮子,自从摔伤以后,仿佛变了一个人,说话做事都不像以往那般任性和稚气了……难道,真是长大了……这也长得太快了……

“父王!”门外响起一个脆生生的声音。

外面,夜色已然有些浓了。

林淑媛疾步来到门前,果然,黑色笼罩中,院子里站着才从地里回来的张隆昌,扛着一把大锄头。

他身后的篱笆外面,站着长阳。

“母后……”长阳喊。她站在篱笆外面,篱笆没有锁,她却不肯掀开插闩,自己进来,只以期待又怯怯的目光,看着父母。

“还站着干嘛!外面风大。”

怒气已然消失,化为挂念和担心。到底是自己的孩子。

长寿早已欢呼着,跑过去替长阳取开插闩,一把抱住了姐姐。

“你去哪里了?如何现在才回来?我们担心死了!我们和桐心他们满山找你,就是找不到……我好几夜都没睡踏实,你得陪……还有父王和母后,他们……”

听着长寿滔滔不绝地说着,长阳心中升起一片暖意。到底还是一家人……

父王站在院子中央,显然是在等她一起进屋。

梅苑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