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香劫

杏香劫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0章 激化

她回头看了一眼县衙门,蒙蒙晨曦中,两只麒麟蹲在门口,很是庄重。官衙么,还是要为民作主的。在明州好好地活下去,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回头那一瞬,一个人影映入她的眼帘。那人走得很快,几乎是一闪,便进了衙门。

谁那么早?是外面的人来衙门,还是衙门里的人回来?这个身影……竟然有些熟悉……

“果儿,今日你辛苦了,多的这一个,你吃吧!你最小,长身体呢……”

顾霏的话将张果儿拉回来。

“不,你要奶孩子,你吃……”

“那就留着给你哥吃!这几日,他定然受苦了……”

张果儿应着,又回头看了一眼,这一次,衙门变得十分清静。

一切,沐浴在晨光中,显得静谧而祥和……

长宁她们也并没有睡着,听见张果儿二人的声音,纷纷起来问消息。顾霏满心欢喜地将好消息告诉大家,家里一片其乐融融。

林淑媛亲自给三个女儿做了午饭,放进食盒。

送女儿们出门去上学的时候,林淑媛轻声说了一句:“长阳也不知怎样了?”

大家便又满面愁容起来。

一到书院,长寿便急不可待将哥哥将要回来的消息散布开来。裴桐心谢兰香主仆当然也跟着开心,见汪若芸独自坐在座位上翻一本书,长寿走过来,歪了头道:“汪小姐,这次,可真要谢谢你哦!”

汪若芸正因长寿的消息而暗自埋怨母亲做事不得力,突然听长寿如此一说,抬起头,茫然道:“谢我做什么?”

“当然得谢谢你啦!要不是汪小姐直言相激,我妹妹也不敢去衙门找县令。听说,”长寿得意地回头看了大家一眼,“就连县太爷都给我妹妹下跪呢!”

“啊?真的假的?”

“长寿少吹牛……”

“不是说乐安她们是去鸣冤嘛?审案子么,该跪的是告状的人不是……”

“我父王是谁?他可是吉旦王,当今女皇的嫡长子……”

汪若芸冷笑道:“呵,还不是被赶下了台……”

长寿正得意,没听清楚汪若芸嘀咕什么,但听出了其中的不怀好意,大声道:“你说什么?有种大声说,装什么鬼嘀咕!”

那汪若芸一肚子气被长寿炫耀得如同吃了炮仗,一拍桌子站起来,冲着长寿,大声道:“我说你们既然身份如此尊贵,必然该锦衣玉食才对,如何却过得跟叫花子没两样!”

“你……”长寿跺脚就要上前去。

一旁的青梅连忙将长寿拉住。

“你敢再说一遍!”

那汪若芸见裴桐心不在,更加放肆,指着长寿道:“我看,你爹就是个王八蛋!不知是谁的野外种呢!不然,如何才一个月……”

那长寿虽家贫,但张隆昌夫妇规矩甚严,她又少与外人接触,哪里听得这般龌龊言语,早低了头,如一头牛犊一般,径直冲了上去,直接将汪若芸抵到桌子底下。

凳子,桌子按倒了不说,桌子上备的笔墨也哗啦啦扑下来,倒在二人一身一脸。

那汪若芸倒在地上,顺势抓住扑在身上的长寿的头发,扭打起来。

“干什么干什么?你们在干嘛?”

长宁和裴桐心几人从外面进来,长宁见状,连忙来扶长寿。

“青梅,这是怎么回事?”

“回小姐,长寿公主和汪小姐,……打起来了……”

“如何我们才出去这一会儿工夫,便打起来了?”

“女孩子如何学得跟小子一般,动不动便动手呢……”长宁帮妹妹整理着头发衣衫。

红儿把汪若芸扶起来,只见汪若芸脸上挂着一滩墨汁,咬牙道:“我与你不共戴天!”

“还不快向汪小姐陪罪……”长宁道。

“别来不来便陪罪。长寿也脏了衣衫,乱了头发,想来汪小姐也动了手。长寿,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张果儿站到中间,凛然道。

“果儿……”长宁小声唤道。然而,她的喊声没起到丁点儿作用。没人理她。林淑媛给她的总管权力荡然无存。

“她骂父王是王八蛋!”

“啊?”

张果儿冷笑,齿间蹦出几个字:“汪小姐这是在辱骂圣神女皇吗?”

那汪若芸的怒气瞬间全消,吓出了一身汗。

她娘出身卑微,平日里,学着娘的样子,骂红儿一干女婢男仆习惯了,时常口无遮拦,出口便是王八蛋狗崽子什么的,也并没在意,下人们也从来不敢与她理论。不想今日气盛,忘了吉旦王是当今女皇之子,顺口一骂,冲撞了圣神圣明。

她一介闺房女子,自然不知晓律法,虽不知自己犯了何等罪名,可也知道皇上是骂不得的。只是心头恐惧,脸上还不愿意软下来,硬着一张黑白阴阳脸,强撑势头。

“大家可都听见了,汪太守的女儿,汪若芸小姐,公然辱骂当今皇上做皇后时不守妇节。皇后不守妇节,便是坏了皇室身脉,坏了皇室血脉,便是坏了朝纲。桐心小姐,你知道这是犯了什么罪吧?”

“乐安,便不要计较了吧……”

“这可是犯的死罪!”张果儿义正辞严。

汪若芸本来还强撑着的脸,顿时露出惊慌来。

“你骗人!”

张果儿冷笑:“我当然要骗你啦!不然,你如若得知这是全家当诛的死罪,如何敢认罪呢?”

汪若芸的腿打起颤来。“你……你哄……人……”

“不信,可以回家问问令尊呐!”

吴逸衣衫翻飞,从青梧堂那边走过来。

“当然,你也可以问问吴先生。”

吴逸走过来,嘴里道:“没听见短钟么?都上课了,还在外面杵着,成何体统!”

长寿见先生过来,忙迎上去,想告状。裴桐心忙向长宁眨眼。长宁忙拉住长寿。

“本来就是她先欺负人……”长寿不甘心。

“你可知道,你们已然不是小孩子吵架了……”

“我就是要让吴先生评评礼……”

又是评理。上一次为牵牛花评理……

张果儿对长寿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再闹。

吴逸穿过人群,匆匆往讲台上走。突然,回头看了看长寿和汪若芸,又看看地上,怒道:“怎么回事?”

梅苑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