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水之华

忆水之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章 恋爱的陌生人

追忆的冷淡让年华觉得他们根本不像一对恋人,倒像是彼此认识的两个路人。也许,她并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喜欢自己,她只是一时对恋爱的新奇罢了!从她那无所谓的身上你会发现她对于情感没有任何期待,她只想泡在图书馆里徜徉书海,外面的人和事与她毫无瓜葛。

图书馆永远符合她的气质,无论你何时去那里看书都能看到她的身影。

年华不想他们之间的感情是这样的,更不愿自己看中的人竟这般冷落自己。最后,他主动找她谈了一次话。

一天,他去图书馆找她,看到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在里面看书,一如既往的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完全将他这个人忽略了。也许,在她心中有他没他都一样。

突然,他有点失落,正准备朝她走去的脚步又迈了回来,走了出去。

又或许,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有相通的心灵感应,当他逃离现场的刹那,正好她的一个抬头刚好看到了他离去的背影,她的心不由得颤动了一下。

愣了一会儿之后,她不慌不慢的收拾着桌上的东西,很快也走出了图书馆,去做她认为值得做的事情。

她先是回宿舍将东西放好,然后又优哉游哉的向篮球场走去,看到他一个人在闷闷不乐的打球,时不时还会将球重重的打在篮板上,看得出他心情很糟糕。

她没有让他发现她的到来,而是站在他身后小心翼翼的观看着他。

太阳正准备下山,温度逐渐变清爽起来,偶尔还会感到一丝丝的凉风吹来,很舒服。

落日余晖,火红的光照在打球人的身上,很贴切。

追忆试图向他靠近,然后不知不觉走到篮板底下,冲他温柔的笑了笑。看见是她,他故意背对着她和篮板,反手将球向后用力甩去,球没有上板,而是被追忆以沉稳冷静的架势接住了。从她接球的架势不难看出她应该就是一个老手,只是表现得不那么明显罢了!

她抱着球笑话他:“这也算是出口气了吧!”

他转身见她手里拿着球在对他笑,且笑得很灿烂,心中的怒火顿时消减了大半。

她接着数落他:“火气这么大,这球哪经受得住你打。纵使心中有气,你也得找一个你认为重要的人倾诉倾诉,说不定心情就没这么糟了。”

他走到她跟前,与她四目相对:“敢问你有合适的人选介绍给我倾诉的没有?”

追忆微低着头用手触碰一下自己的鼻子,随即抬头看着他:“有倒是有一个,不知道你是否看得上眼?”

“请问我跟那个人熟吗?”他一脸严肃的问道。

她点头称道:“熟是挺熟的,还牵过手呢,你篮球比赛的时候她也去看了,而且还是以你的名义而去的,你说这个人选符合吗?”

“勉强还可以凑合。”他佯装清高的回她。

追忆觉得他们的对话很有趣,她也知道从来都是他去找的她,他对她有些许的抱怨也是可以理解的。这回好不容易来一次吧,他肯定是想借这个机会好好“报复”她一下。所以,当听到这些有点情绪化的语言或是坏脾气时,她一点也不生气,而是特别理解他的心情。

因为与他保持的距离较近,她稍稍向后退了一步,正式他的双眼:“那你是否愿意与她共进晚餐?顺带倾诉你的坏心情。”

“勉强答应吧!”随后他又说:“不过,请客吃饭这种事是我提出来的,跟你没任何关系。”

她落落大方道:“没事儿,我有钱请你吃,怕什么。”

“我请,否则多没面子。”他强硬道。

他拿过她手里的篮球,用关怀的语气问:“没伤到哪吧?”

她摇摇头:“没有,等以后你真正了解我了就会知道我没那么容易受伤。”

下一秒她话锋一转:“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个球投得实在是太差劲了,板都没摸到。”

“不可置疑,这个球带有太多的情绪化,所以抛出去的时候就已经偏离了方向,也不能为我左右了。”年华为自己辩解。

“嗯,这个解释勉强说得过去吧,谁在乎那么多呢!”

初次约会,他们选择了一家相对经济实惠的牛排餐厅,看起来既不奢华也不土气,还是略有几分情调在里面的。

第一次近距离相处,难免会有些许尴尬,但年华总会试图捡一些追忆感兴趣的话题聊,不至于中途冷场,追忆也知道他一直都在照顾她的心情。

这一次,年华抓住机会把自己心里想说的话都对她一吐为快,也跟她明确挑明彼此间的关系,她全都答应了。

用餐的过程中,他郑重其事的问她:“从今天起,我们是真正的男女朋友?”

“是!”她点点头。

“我需要你的时候你会出现吗?”

“当然!”

“发微信你要回复我?”

“可以!”

“你有困难一定要跟我说。”

“好!”

“不要试图去躲避我?”

“嗯!”

“最后,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没有?”

她嘴里含着东西望向他突然笑道:“没有,我没有要对你说的话。至于你刚才所说的那些都是小事,不足挂齿。”

年华觉得好没面子,“哦”的一声便低头吃着盘里的东西。

追忆看了看他:“年华……”

话还没说完,年华抬起头抢先说道:“你这还是第一次叫我名字,听着很舒服。”

“你喜欢就好。”然后又继续对他说:“年华,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跟你想象当中的人不太一样,或是有一天你发现不再喜欢我了,一定要告诉我,我不会怪你的,我定会斩钉截铁的离开你,绝不缠着你。”

气氛突然变得有点沉重,年华认真注目着她的眼神:“丫头,你干嘛要说这些沉重的话呢?”

她勉为其难的笑笑:“我也就随口一说。”

“相信我,跟我在一起你会变得快乐的。”

追忆就这样偷偷地与年华相恋了,但谁也不知道此时的她正处在热恋中。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她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总觉得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与别人无关。

她还是很少与年华走在一起,手牵手在校园里散步就更不可能了。她还是尽可能的避开与他相遇的场面,并不像那天所说的那样慢慢的试着去走近他。她只想一个人走,没有别人投来的目光她才会感到更加的真实。

但她知道每天下午五点钟的球场上一定会有他的影子。所以,自从相恋后她下午很少再去图书馆了,而是坐在五楼寝室阳台上看着他在球场上挥洒汗水。

其实,每天坐在阳台上看着篮球社社长年华在训练自己社团里的女球员时,她是羡慕的,她也想和她们一样一起玩篮球,被他指导着。只是,他从未邀请过她。

而就在某天的下午,当她看到年华又在训练女球员时,她发现站在年华面前的一个女孩一直仰头看着他的侧脸且笑容和悦。女孩落落大方,常与大家开玩笑,也时常把年华逗得开怀大笑。

她总是搞怪,总是挑逗年华:“社长,这个动作怎么弄的我又忘了,要不你再教我一遍。”就这些各式各样的花招,使得年华不得不再一次走到她跟前手把手的教她。

追忆在楼上看着竟也被逗乐了,她心想现在的女孩子怎么都这么皮,一点儿也不像她那么无趣。

每次只要年华一靠近她,女孩的嘴角都会洋溢出快乐的笑容。明眼人儿都能看出那女孩的心思,追忆自然也懂。但她不会去追究任何谁的不是,喜欢是从内心发起的仰慕之情,谁都没有错。

一学期就这样迎来了结尾,相恋的两人并没有太多的交集,每天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谁也不打扰谁,谁也没有任何的烦恼。有时甚至忙得都会忘掉彼此,偶尔会觉得心里的某处空了点什么,但都不重要。

再在一起吃饭已是学期结束,大家都散了,年华也想趁此机会送她回家却被她拒绝了。

她好言劝他:“好意心领了。天这么冷,我不忍看你来回折腾。”

“我是男子汉,风霜雨雪怕什么。”

“知道你不怕,就是不想让你受这个罪,根本没必要。”

他质问她:“你觉得我们像情侣吗?”

她被问住了,尴尬的笑笑:“干嘛这么问?”

年华直截了当的说:“你如果当我是你男朋友的话,送你回去天经地义。”

最后追忆松口:“你要是不觉得麻烦的话那就送呗,我也没什么好反对的。”

“你知道吗,我并不是要单独送你回去,而是想要更加的了解你。一个学期下来,你还在与我保持着距离。”

同时她也很认真的回答他:“你不觉得我是一个无趣的人吗?也许我不适合跟你谈恋爱,又或许你看错了人。就像你刚才所说的那样,一个学期结束了,我并没有给你带去任何的快乐,反之还在与你保持着距离。”

“既然一开始选择的这个人是你,往后就一定会是你,不会错的。”

追忆放下筷子:“对不起,给我些时间吧,让我慢慢的去了解你。”

“不需要抱歉,只要你心里有我就行。”

饭后,她对他说出了藏在心里已久的话:“年华,这是我第一次谈恋爱,我特别的珍惜。因为这个人是你,刚好我也很喜欢。同时,我害怕一松手你就走了。所以,我尽量不去打扰你,给彼此一个适应的时间段。还有,就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我也谈恋爱了,和男朋友手牵手走在校园里、大街上会是什么样子的。可能我会不适应、会害羞,也不敢那样去做。”

听她说出这些稚嫩的话,年华笑得很开心:“丫头,一切都顺其自然,你若是觉得不合适也没关系,感情的深厚不是看两人天天腻在一起。如果说光明正大的在校园里牵手让你觉得尴尬的话那就换作晚上,直到你适应为止。我喜欢你最初的本真,而不是因为一个人而改变自己原有的一切。”

然后她用活泼可爱的眼神盯着他看:“这一次我还是不想让你送我,天实在是太冷了,我不忍心你受累。”

“嗯,想法是好的,但我还非去不可了。”然后默默地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张车票在她眼前晃悠:“票都买好了,护花使者我当定了。”

“你这么做我是不是应该感动啊?”

“嗯,你是应该要表现出感动的情绪来。”

追忆冲他做一个鬼脸:“可我感动不起来。”

最后,当护花使者将女朋友护送回家后,却嬉皮笑脸的开起玩笑来:“都来到你家门前了,要不要请我进去坐一坐?”

追忆看了看那张在偷笑的脸:“嗯,门槛你可能都跨不进去就被轰出来了,所以还是乖乖的走吧!”

“嗯,也是。反正暂时也不着急,早晚都是要去的。”他突然厚脸皮道。

她用不可思议的口吻问他:“早晚都是要去的,你就这么确定?”

“我有预感,总觉得多年以后一定会实现的。”

“就吹吧你,八字还没一撇呢。”

后面,追忆带他去了一家特色小店,毫不客气的对他说:“请你吃顿好吃的就赶快滚吧!”

他不以为然的说她:“你,对我越来越放肆了。”

“你,脸皮越来越厚了。所以,对你说话不需要太客气。”

年华走后,追忆一人独自拖着大箱子往自己家里走去,忽然她在路上遇到了那个曾让自己怦然心动的男生,他们彼此招呼了一下就各自走了,没有任何的对话。

木之兆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