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求生法则

第28章 四百年前的旧事(中)

老者依旧穿着那天一样的灰色长袍,苍老的脸上布满了岁月的痕迹,一道道深深的皱纹就像老树根一样盘根错节。

老者形如枯槁的双手紧紧抓住秦雨泽的手臂,干枯的皮肤上有一丝丝细微的灵力流转,那双手分明看上去很脆弱,但却带给秦雨泽不可抗拒的感觉,任由秦雨泽怎么挣扎,都无法撼动老者分毫。

老者似乎是太激动了,双手竟微微有些颤抖,当年威震东域的千手真人今日居然会窝在一个小黑屋中,抓着一个乳臭未干的年轻人的手颤抖落泪!

房间里的发光晶石瞬间熄灭,汹涌的灵力席卷房间,若不是秦雨泽现在站在老者身边,这灵力流也不是针对秦雨泽的。

不然刚才那一下就可以要了秦雨泽的命。

灵海境强者,只需要一个念头,就可以轻易杀死灵识境以下的修士。

一念判生死,这就是灵海境大能的神威。

老者深陷的眼窝里两个昏黄的眼睛留下一滴泪水,但很快就蒸发不见了。

秦雨泽一直没有回答老者的话,他此时大脑正处于当机状态,刚才老者情绪剧烈波动的一瞬间产生的强烈灵力流直接作用在秦雨泽的大脑,自我经的金色古字及时反应,万道金芒闪耀,护住了秦雨泽的脑域,否则秦雨泽就要直接晕在当场了。

饶是如此,秦雨泽也感觉头晕目眩,几乎站立不住。

老者慢慢平复了心情,也发觉自己刚才因为一时情绪失控自身灵力没有控制好而产生了暴动,心中也有些愧疚。

是自己擅作主张要先将这孩子带过来见见,以印证自己心中的猜想。

但是等待的这一天里,卫礼始终无法让自己保持冷静,也对,即将面对数百年前的真相,怎么能不让卫礼激动?

卫礼将还处于懵逼中的秦雨泽扶到房间里的椅子上坐下,右手一辉,那壶原本在院子里的石桌上的热茶就出现在屋内的桌子上,桌子上有凭空出现了一个干净的瓷杯。

老者就坐在秦雨泽旁边,等待着秦雨泽慢慢恢复过来。

过了十五分钟左右,桌子上的那壶热茶却依旧没有放凉,蒸腾的热气如缭缭云雾般蒸腾而上。

秦雨泽慢慢醒转过来,随着意识的逐渐清明,秦雨泽发现自己又换了一个地方。

怎么自己一出来就尽遇上这些实力强大的人呢?若是这些人对他有些许恶意,恐怕他早就死八百遍了吧。

真是人“红”是非多。

秦雨泽目光在这个房间打转,刚才他明明在卫小青太爷爷的院子门口来着,刚一开门就看到一个老头子扑了上来,后来的他就完全不记得了,醒来后就出现在这里。

秦雨泽望向窗外,还是黑色的,幸好自己只是晕了一会,如果刚来别人家做客就在人家门口晕了,那真是要沦为笑话。

秦雨泽再转头,却发现那个吓他的老者此时就坐在他的旁边,秦雨泽强行让自己镇定,然后慢慢的起身,同时脸上还要挂着一个标准的微笑,毕竟人家是老人嘛。

再然后?跑啊!

但是紧接着秦雨泽就绝望了,他根本就无法离开座位半步!

老者的声音慢悠悠的从身后飘来:“怎么?我很恐怖吗?

还是青儿那孩子做了什么冒犯你的事,让你对我们卫家有所不满,你连陪我这个老头子坐一会的功夫都没有就要走吗?”

秦雨泽组织了一下语言,忙回头笑着说:“怎么会呢太爷爷,卫小青怎么会冒犯我呢?

他可是我见过最有教养的公子了,虽然我见过的公子着实也不多,但是在这其中卫公子算得上是顶尖,恐怕也只有卫家这样的顶尖豪门才能培养出卫公子这样子的人杰吧。”

卫礼轻轻一笑,“你和他倒是相似,油嘴滑舌的样子。”

秦雨泽也挠了挠后脑勺,做足了后辈姿态。

卫礼收回了笑容,端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茶递给秦雨泽:“喝吧,孩子,这是难得一见的好茶,名叫阳春白雪,是我们北域特产的名茶,只生于黑森林南部靠近葬仙海的高山上,且产量稀少,有凝神固气增强修为之效。”

秦雨泽接过茶水,一饮而尽。

茶水刚一入嘴,那内蕴的浓烈茶香就四散开来,不断冲击着秦雨泽的味蕾。

起初是苦,极致的苦!苦的秦雨泽几乎要将嘴里的东西全都吐出来,但是这种苦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完全转化成了凛冽的甘甜。

热茶在温热的嘴里变得冰冷,好像刚才喝的并是茶,而是一块坚冰一样。

这就是阳春白雪的奇特之处。

每一颗阳春白雪茶树自小便接受极北高原上的风雪吹打,久而久之,茶树中便蕴含了精纯的冰属性灵力,而作为每一年初春的第一缕阳光照射下刚刚冒出新芽的阳春白雪茶叶,就茶树在过去的一年里所积攒的冰灵力的精华所在。

由于只有沐浴初春第一缕阳光而生出的茶叶才有如此功效,所以非常珍贵,每一株茶树一年也只能产出二两茶叶而已。

之后采摘的白雪茶就远不如阳春白雪名贵,虽然味道相差不大,却没有那种入口冰火两重天的极致味觉和强大的效果,所以品阶上要差上不少。

那冰寒的感觉下去,紧接着而来的就是汹涌的灵力直冲向秦雨泽的四肢百骸,那刚刚凝结而成的净台在这股灵力的洗涤下显得更加凝实了。

秦雨泽的修为有更进了一步,迈入了净台境中期。

秦雨泽心中很是惊讶,没想到一杯茶水的功效就如此之大,抵得上他半月的修炼。

虽然他修炼也不是很刻苦,在火域有炎风林督促时他还算认真,出来后就彻底放飞自我,按照以前的习惯一天只修炼不到六个小时,早上两小时,中午两小时,晚上两小时。

这还不算上有事的时候,之前在黑森林,秦雨泽一整天都在赶路,根本无暇修炼。

不然秦雨泽的修为进境也不会如此之慢。

所以此时修为一下子涨了这么大一截,自然是十分高兴。

但是比他更惊讶的是卫礼,刚刚这小子爆发出来的灵力波动,分明就是净台级的实力,而且是净台初级,刚刚凝炼出净台的那种。

可是他表现出的可不是净台级的实力啊,之前在城里发生的事情,先一步回来的卫风已经如实禀告给他了,卫风就是在秦雨泽进来之前刚刚离开。

也就是说,他眼前这孩子仅仅净台境修为,就轻易打败了合心中阶的厉天,纵使厉天修为不济,也断然不是一个小小的净台境修士可以打败的啊,而且是一击重伤。

卫礼心中的惊讶无以复加,那个人果真没死,也只有他,才能培养出这样的孩子。

但是为什么这孩子已经二十多岁却还是净台境的修为呢?

他是否从小就跟在那个人身边还是后来才拜入他的门下?

那个葬地,这么小的孩子是怎么存活下来的?

还是说他们的猜测完全错误,秦雨泽根本不是从那个地方走出,毕竟他们对秦雨泽了解太少,秦雨泽自始至终也没有表现出异常的东西,唯一异常的也只有他的修为而已。

不过,一切的答案都将揭开,卫礼很是激动,他在这个地方苦苦等了两百年,终于要等来一个答案了吗?

那壶茶已经不再飘热气了,茶壶也渐渐冷了下来。

秦雨泽觉得这茶真的是个好东西,所以含蓄的问卫礼::“太爷爷,这茶可真是好喝,但是喝了一杯之后还是有些口渴,能不能续杯啊?”

卫礼笑了,他说道:“剩下的就只是普通的茶叶了,那一整壶的茶叶精华都在刚刚那一杯里了,不过,你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什么不适吗?”

秦雨泽回答道:“有,刚刚那一杯茶,直接让我的修为提升了一个小档次呢,真不愧是好茶,比得上我半个月的修炼了。”

卫礼探出灵力仔细观察者秦雨泽体内经脉,他又一次被秦雨泽惊到了。

这次秦雨泽带给他的惊讶之甚,刚刚秦雨泽跨越一个大境界轻松击败厉天也显得平常了。

“这是何等的体质?经脉之宽广就连一般的灵识境修士也不如,难道是传说中的几种最强体质中的一种?”卫礼喃喃道。

“怪不得一整壶阳春白雪的效果也只有那么一点了。”

要知道阳春白雪的效果之强,五年前卫小青达到净台境巅峰时,卫礼泡了一壶阳春白雪,直接让卫小青突破净台境跨入合心境且境界彻底稳固不说,就连卫小青刚刚掌握还尚不能完全使用的传承神术风火剑也直接融会贯通挥洒自如了。

这就是一壶价值三百万金币的阳春白雪的霸道功效。

可是到了秦雨泽这里却只能让他的修为上升了一个小境界,而且是在净台境这样的筑基境界。

这全都归功于秦雨泽这霸道的体质,所有的灵力进入秦雨泽体内也只是绕经脉运转了几个周天而已,就石沉大海般消失无踪了。

这是成仙的体质,可以归入万年来最强体质中。

就算是到了那种地方,也绝对是大放异彩的存在。

一瞬晨光

作家的话
从吃完晚饭开始写一直到现在,一看钟今天就快过去了,赶快编辑了一章发了上来,今天真的写了很多,果然思路一来速度就飞快,但是今天依旧只有一章,因为后天就要开学了,到了学校没有电脑就没有这么快的速度了。如果今晚能把这一段写完那么我睡觉前应该还会发一章,然后明天晚上十一点会有一章,以后更新固定在每天晚上十一点,那时候刚好下晚自习。
加油吧!要攒稿子!
另外,求收藏,求推荐票!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