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女医

农家小女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5章 达成共识

蒋经国见女儿说话犹豫,心里一沉,有了猜测:“是不是你叔叔趁我不在家对你跟你娘说什么还是做什么了?”

“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这是真的。我也可以不用告诉你这件事情,但是我看不下去你在这个家的地位以及娘受的委屈。”蒋心媛先给他打一针预防针。

“这孩子,弄得这么严肃!”蒋经国被囡囡说的有点紧张,总觉得这孩子此刻的神情都让他感觉很陌生。他甚至一度有过这孩子是不是被什么附身的想法。

“我不是你的女儿。”蒋心媛先扔下一颗大炸弹,让蒋经国一愣。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蒋心媛又接着说:“你的女儿已经被你亲弟弟害死了。”

“你这孩子。”蒋经国有些迷糊:“你在说什么胡话呢?”

“我没说胡话,我现在说的都是真的。你现在还能看到你女儿,是因为我的魂魄附在你女儿身上,我不是你们这个地方的人。我有名字,我叫蒋心媛,来自二十一世纪,那里有车有手机电脑等一切科技产物。而你这里,什么都没有。”

“那我女儿呢?”蒋经国没有办法相信这个自称不是他女儿的话,如果不是他的女儿,那他女儿到哪里去了?

“你女儿被你弟用棍子打死推到河里去了。”蒋心媛在赌,蒋经国会不会相信她的话?如果不信就不信,当她说胡话就是了。如果信了,是会想办法去帮他女儿报仇,还是告诉别人,把她绑起来烧死?她得做好准备,如果是后者,她反正有钱可以跑路,正好可以脱离他们这个家!

“从文不会这么做的,囡囡可是他的亲侄女啊!”蒋经国不信,说不信但心里却已经开始慌了。

“对啊,他对自己的亲侄女都下得了手,你觉得是因为什么呢?”蒋心媛反问他,看他已经动摇却还试图自我催眠的想法,蒋心媛不高兴了,他女儿都被人害死了,他却还在替凶手找理由开脱。

“不,不可能的…”蒋经国站不稳,他扶着桌沿坐下,嘴里还一直说着不可能。

“这个世界没什么不可能的,娘不知道这件事,她还以为是叔叔把我救回来了。事实上,是尹澈正好在那里看到了,把我送回家门口,正巧叔叔已经回来了,他来不及把我弄走娘回来看到了这一幕,所以他就假装是看到我有危险救了我。我头受伤的事情奶奶是知道的,她说不要让你操心,吩咐我们不要告诉你。”蒋心媛头部受伤这件事全家人都知道。随便找个人问就能证明了。

蒋经国本来心里有疑惑,上次回来总感觉妻子心事重重,却又什么都没说,只当她是因为不能去镇上的事情闷闷不乐。现在想来,也许是因为有事瞒着他,所以高兴不起来了。

“蒋从文的目的就是想弄死我,之后你跟娘又不能生,他就可以顺理成章让新逸过继给你好继承你的财产。”江心媛直接把话说开,待会人就要回来了,所以她要长话短说:“我本想着用了囡囡的身体,就替囡囡好好活着孝敬你们。这件事情不说出来影响你们兄弟之间的和气。只是现在看来,叔叔的心思还没有消下去。他刚才说的那些话要是娘听到了,娘得多伤心?”

“囡囡,我的女儿…”蒋经国的心一阵沉痛,他望向眼前这个长得跟囡囡一模一样的小女孩,她的双眼清澈明亮,眼神坚定,眉眼看起来跟以前的囡囡截然不同,他早该想到这孩子最近变化这么大有些奇怪的。蒋经国心里多么不希望她所说的是真的,他情愿这只是女儿跟他开的一个玩笑。

弟弟今晚的所做所说,确实能跟囡囡说的话符合得上。只是从小一起长大,读那么多圣贤书的弟弟,怎么就变成这样残暴的人了?竟然为了一己私欲连亲侄女都不放过,这畜生!蒋经国胸口起伏跌宕,下一刻只觉天旋地转,一阵晕眩。

“爹!”蒋心媛在一旁观察他的表情,却见他突然身体摇晃,心叫不好,赶紧扶住他!这件事情对他的打击太大了!也是,毕竟没有儿子,就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却被自己的亲弟弟害死了,而自己还要在外拼死拼活的赚钱回来养他。蒋心媛只是觉得这件事他们迟早会发现,倒不如现在自己说出来,还能争取坦白从宽。

“我没事,这事你没告诉你娘吧?”毕竟这么多年在外面闯荡,蒋经国见过不少奇人异事,也听过不少骇人的传闻,像借尸还魂这种他只听过说书先生讲故事,没想到有一天会发生在他身边,而且还是他的女儿。可怜了他的女儿了!才十二岁就离开了…

“娘只当是叔叔救了我,叔叔也不知道我有记忆,我只是告诉娘我做了个梦,梦见老爷爷给我送了名字叫心媛,还教我认字学医。其实这都是我上辈子的记忆。”江心媛知道自己赌赢了。

“这事不要让你娘知道。我会想办法带你们母女离开这里的!”蒋经国越来越对这个家失望了。他女儿受伤这么大的事情居然没有人告诉他,害得囡囡就这样不清不楚地死了,还没有人知道。妻子每次下地忙活为了这个家,到头来连自己的女儿都没时间照看,才会导致这样的惨剧发生!

“爹,我觉得目前摆脱叔叔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奶奶知道他的心思,为什么他要这样想法设法得到你的财产。你每个月回来的钱都上交了,他要钱管奶奶要就是,图你什么?”蒋心媛想不明白,这蒋从文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换成别人有这么好的待遇不知道得乐成什么样呢!

蒋经国陷入沉思中,他也想知道,从文到底想做什么?难道他觉得自己有能力接管他的生意?还是觉得他有私房钱?

蒋经国唇角露出一抹轻蔑的笑,不管是那样,都是不自量力!看来他真的对这个家太纵容了,现在连娘都管不上这臭小子了,让他无法无天!

蒋经国心里有了自己的打算,迟早要为囡囡讨回一个公道!“这件事我来处理,你就当做今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既然爹说了会处理,就让爹自己处理好了,毕竟爹是蒋从文的亲哥,总要比她清楚他的软肋。“好。”

言之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