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厨

第48章 候选人的实力(第一更)

“本大人才刚刚开了个头儿!”橘猫气鼓鼓的将玫瑰花摔在地上。

正如霸格所说,不出五分钟,奥斯卡便被工作猫们集体从台上扛下来,同时宣布它已经通过资格测试。

“不错了,还让你表演了五分钟。”霸格扭过头问萧阳,“刚才你算了几个鼠标?”

“...五个。”

“啊!霸格!你想对本大人做什么!”被鼠标一下一下砸中的奥斯卡惨叫着,“不!停!我的发型。”

如果是平时,萧阳肯定会趁机调侃奥斯卡,但此时此刻他并没有这个心情。

不远处,司小柔已经起身,手里拎着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皮箱。

里克似乎在拿着话筒说着什么,身边的橘猫和加菲还在争执着。

差不多,该自己上场了。

萧阳深呼吸,朝着舞台走去。

“我觉得他有点紧张。”霸格看着萧阳的背影说道。

“肯定是因为本大人刚才惊艳的表现。”奥斯卡捋着胡子,“与优秀的我为伍,换做谁都会紧张的。”

......

即便想象了一百种站在台上的情景,眼前的一切还是让萧阳喘不过气。

整个猫岛集市仅有的照明来自他和司小柔桌子上的台灯,周围一片漆黑,只有一双双发着幽光的双眼此起彼伏的闪烁着,萧阳坐在椅子上,手中握着笔,眼前的试卷上密密麻麻写着无数道题目,他无论如何也静不下心来答题——谁出的馊主意啊,竟然让人在一群猫的监视下考试!还是笔试!

司小柔倒是出奇的淡定,她好像完全没有看到身边无数个闪烁的眼睛,用难以想象的速度一道一道的完成题目,很快已经答满了大半张试卷,眼看就要答完了,而萧阳连三分之一都没完成。

“盐腌法之所以能保存肉品是因为...除去了霉菌和细菌赖以生存的水分。”萧阳从回忆里一个个的找着答案,“奶粉是...将牛奶高温杀菌后蒸发去除大部分水分,然后将浓缩的牛奶以喷雾的形式喷入热空气中,便得到干燥的奶粉颗粒。”

一共100道题目,萧阳感觉自己答了一个世纪,好在霸格总结的题库非常全面,几乎没有遇到陌生的题目,还剩最后一题的时候,他略微甩了甩手腕,偷偷看了看司小柔——好奇怪,按照刚才的速度,她早就该交卷子了,怎么还在这儿做着?

只见她轻轻咬着自己的拇指,笔放在一边,仔细的盯着卷子最下方,像是遇到了难题。

不会吧,连她都答不上来?萧阳赶忙看了看题目:请用一道菜描述猫岛厨房。

...这是什么鬼题目。

考试倒计时的铃声响起,还有十五分钟。

一道什么菜呢?猫岛厨房啊,其实自己还真的没有太全面的印象,算算只来了一周时间都不到?但怎么觉得过了很久一样。萧阳闭上眼回忆着,这里有巨大的地下冰窖,石头搭建的厨房,天花板上狭窄的藏书室,阁楼里古老的小卧室。

还有看似彬彬有礼实际上重度洁癖的米其林,这家伙似乎总是对自己没什么好脸色?不过它还是给自己找了住的地方,虽然每天都被它强迫着换床单被罩...一直以为它是对手,可没想到它竟然把自己有关猫厨选拔的资料统统给了自己,哈哈,直到现在霸格还说米其林是为了用情报交换题库。

有些日子没见到调料包和小玉了,听说它们又去哪儿接送客人了。之前还想着会不会又去人类世界了,但现在看来,搞不好是去了阿凡达星球也说不定...来到猫岛才发现自己竟然什么都不会,完全和外行没什么区别,当初用方便面通过测试,也不知道是调料包故意放水,还是那天的自己比较幸运?

都说猫岛有十八个股东,但现在自己只见过十个,还有一只狮子...真是做梦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有一天可以撸狮子!感觉这件事可以炫耀一整年,不过应该没人相信会有猫岛这么一个地方存在。

霸格的电脑技术也不知道从哪儿学的,和它在一起总觉得自己被监视着...

M先生看起来很神秘,但怎么说也只是猫,上次自己用狗尾巴草在它面前来回晃悠,成功的引起了它的注意,来回追逐着狗尾巴草,额,不过最后被记恨了很久。

萧阳不由得笑起来,自己以后可以到知乎上回答“和一群猫一起生活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肯定是高赞答案。

对目前的自己而言,各种各样的猫就是猫岛厨房吧,有奇葩的家伙,也有默默无闻的小可爱,每一只猫都有让人刮目相看的地方,虽然看起来猫岛厨房乱糟糟的,实际却温暖而有趣,猫与猫之间都有着时间才能沉淀下来的默契,能代表这种感觉的...

海参、鸽蛋、鱼肚、花胶、排骨、火腿等等几十种原料在一个坛子中小火慢煨,相互融合又保有各自的特色,香气扑鼻,营养丰盛,喝下去暖胃暖心。本就珍贵的食材因为彼此的碰撞更加美味,呈现出一种其他菜品难以匹及的味道。这是一道传说中的菜,吃过的人寥寥无几,但光是想象就足以征服大脑中管控馋虫的区域。

猫岛厨房,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而自己是那个有幸品尝的人。

萧阳的心中有了答案,他在卷子上郑重的写下三个字:佛跳墙。

可以交卷了吧?他松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看司小柔,她还是没有想到答案,默默的看着试卷。

“青年,我明白你更喜欢中餐,但目前的你是无法用中餐赢得猫厨称号的。”突然,奥斯卡闯入了萧阳的脑海。

......

两天前。

橘猫躺在猫岛厨房的窗台上,太阳渐渐升起,暖洋洋光芒的洒在它身上。

“我承认你们教给我的这些都很专业,无论是处理食材的技法还是别的什么,”萧阳看着自己做的烤鹌鹑和司小柔做的烤鹌鹑,“但这些不是属于我的菜品,烹饪的过程里我完全找不到感觉,就像是在山寨其他人的作品。”

“错!”奥斯卡站起身,“青年,世界上的食物或许口味不同,但很多东西都是相通的,你所谓的属于自己的作品,只是一个业余厨师的自我满足而已。”

“萧阳,这一次奥斯卡没说错。”站在一旁的米其林说,“你做的家常菜或许在平时是行得通的,吃起来很温暖很舒适,但在以西餐为主且有很多专业厨师的猫岛,这是无法赢得评委青睐的。”

“米其林你把嘴闭上,不要随意曲解本大人的意思。”奥斯卡无视白猫抓狂的表情,严肃的看着萧阳,“我并不是说中餐比不上西餐,中餐也有很多足以征服评委的菜肴。而是以你现在的水平和我们能提供的资料,与其在中式菜品上用业余的方法自己挣扎,不如在我们能提出专业意见的西餐上做尝试,不指望你能出彩,至少别出错。”

“...但我完全做不到司小柔那样,西餐的很多食材都太陌生了,同样是烤鹌鹑,她的完全和我不在一个级别上,”萧阳说,“但如果用我熟悉的菜品,比如...”

“比如什么?”奥斯卡追问道。

“同样是禽类的宫保鸡丁,我就熟悉的多。”

“很好。”橘猫递过来纸笔,“把宫保鸡丁的步骤写上去。”

虽说不明白为什么,萧阳依然照做。

“嗯,写的还算是清晰。”奥斯卡大爪一挥,“小丫头,照着这个菜谱,做一道一模一样的出来。不要问为什么!你只需要知道这道菜很好吃!现在就做!马上!立刻!”

......

重新将注意力拉回到眼前的试卷上,萧阳不由一阵苦笑。

奥斯卡的方法还真是简单粗暴,竟然让从来没有接触过中餐的司小柔当着自己的面复制了一盘宫保鸡丁。

处理食材利落准确的手法,对时间精准的把控,毫不犹豫将配料入锅的自信,菜品漂亮的颜色和毫不逊色于自己的香气,以及食物入口后远超过自己的口感和味道。

宛若流水线一般烹饪过程,不带一丝感情,但却让自己哑口无言——专业的力量就是如此,自以为属于自己的菜,却被司小柔完美而无情的复制出来,甚至超越自己。

“青年,这就是答案。”奥斯卡仿佛又一次出现在眼前,“你的舌头不会欺骗你。”

现在回想着都觉得脸被打的生疼。萧阳再次看着卷子上“佛跳墙”三个字,对于评委来说,这个菜太陌生了,它们无法想象出这道菜究竟是什么意思,自己目前的水平恐怕也很难将这道菜的精髓展现给它们。

“如果在测试里遇到了自己没见过的食材怎么办?”在彻底败下阵来以后,自己曾经问过奥斯卡。

“真是个蠢问题,唉,人类的智慧恐怕都用在怎么破坏环境上了。”橘猫举起刚切成片的茄子和西葫芦,“这片比刚才那片厚了,你看不出来吗!”

“...我重切。”

“所有的食材都是来自大地和海洋的馈赠,”奥斯卡将那片不合标准的茄子举起,“如果你不认识它,那就用你的眼睛、鼻子、舌头、掌心去了解食材。青年,食材和我们一样是会说话的,只要你仔细聆听,就能听到它们的低语。”

鹅莓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