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请从良

第2章 你到底是什么人?

燕菲的心立即开始砰砰跳动,从少管所到现在,确实有一个人一直陪着她。

其实也说不上叫做陪,只不过那人也是从少管所被调到监狱里,当监狱长了。

对燕菲来说,监狱长苗大叔绝对是像她父亲一样的存在,经常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给她的手里塞点零食。

有时候还怕她吃不惯监狱的饭,经常给她开小灶呢!

难不成廖云盟连这件事都知道?

还没等燕菲缓过来,廖云盟却又给了她一个重击:“我知道你有一种能力,能看见将死之人身上的线条。”

燕菲瞬间瞪大了双眼,为什么?

为什么廖云盟也知道这件事?

她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七岁时,自从父母离世,她的眼睛就出现了毛病,时不时的就能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一个像是由画笔画出来的人物。

燕菲分不清那是三维还是二维,她只是觉得自己不正常了。

小小的她曾经将这一现象告诉过别人,可那人第二天就会消失,再也不会出现。

廖云盟……

你到底是什么人?

“如何,需要我再给你一次重击,你才能乖乖的听我的话吗?”廖云盟气定神闲的说道。

燕菲的心脏已经在以非常人的速度在跳动着,她现在无法对廖云盟所说的话进行判断了。

“你想让我做什么?”纠结了许久,燕菲只能说出这句话。

廖云盟缓缓的笑开了,这才有资格当他的小宠物嘛!

“放过唐家,他们对我还有用处。”廖云盟轻飘飘的说出这句话,丝毫没有负担。

虽然燕菲早在心里有了准备,但听见这句话时,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她垂下眉,沉默了。

被燕菲打的人名为唐明轩,是唐家的名义上的独子。

之所以说是名义上的独子,是因为不知道唐家现任家主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孩子流落在外。

事件是这样的,唐家家主唐镇曾经在五年前带回家一个女孩儿,唐明轩的母亲秦瑶为此与唐镇产生了冲突,天天吵架,几乎到了快要离婚的地步。

当时,还是二十岁的唐明轩受不了,他以为这女孩儿是来当小三的,于是直接让几个小混混将她毁了。

毁了之后,唐明轩不善罢甘休,还拍了视频威胁这女孩儿以后不得出现在他的面前。

女孩儿承受不住打击就跳楼自杀了。

从这一刻起,事情的发展失控了。

原来那女孩儿并不是小三,她是唐镇流落在外的私生女。唐镇原本想要补偿她,结果却发生了这种事!

后来,唐明轩的这件事被女孩儿的母亲查出来了,唐镇和秦瑶为了替自己的儿子掩护,硬生生的将女孩儿的母亲陷害成了一个精神病!

女孩儿的养父回家之后,听说了妻子和女儿的事情之后,费尽心机的找到了证据,想要将唐家告到法庭上去,结果,却在前往警局报案的时候出了车祸。

再后来,女孩儿的家不知为何起了一场大火,将女孩儿的母亲彻底的烧死了。

好在,女孩儿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妹妹在国外留学,她的父亲在临死前的最后一刻将证据全部传输在了女孩儿妹妹的邮箱里。

五年过去,这位妹妹通过关系找到了燕菲,请她帮忙。

燕菲此人,一直都是靠这种特殊的方式来维持生活。她可以为那些想要报仇却不想露脸的人讨公道,只要肯掏相应的资金,燕菲绝对可以做到无后顾之忧!

如今……

燕菲看着眼前这位悠闲的男子,他……是一个意外!

廖云盟并不急,他知道燕菲在这群监狱员心里的地位,不会有人来赶他离开的。所以,他也乐得在这里等燕菲给他一个答案。

十分钟之后,燕菲终于抬起了头,问道:“如果我不答应的话,会有什么后果?”

廖云盟笑了,他站起身来,抚了抚身上并不存在的褶皱,用好看的薄唇轻轻的说道:“那就等着看吧!”

燕菲的一双大眼睛因为这句话变得极为迷茫,好想问出廖云盟是怎么了解她的。

但是她也不傻,知道廖云盟是不会这么轻易的告诉他的。

目送着廖云盟的离去,燕菲久久都不能回神。

直到苗大叔走到了燕菲的背后,燕菲才从自己的思绪中走出来,结果回头就看到苗大叔的脸上布满了八卦。

燕菲拍了拍自己受到惊吓的小胸脯,不满道:“大叔,你出现的也太悄无声息了,万一我被你吓出心脏病了怎么办?”

苗大叔呵呵一笑,毫不留情的揭穿:“就你这小丫头做的事情,如果心脏承受能力不好的话,早就废了。”

苗大叔这句话所言不虚,像燕菲这样行走在刺激边缘的女人,如果没有一幅好的心态,估计早就挂了!

被苗大叔送到了监狱里之后,燕菲还是有些心绪不宁,她第一次有想探索一个人的念头。

“丫头,还是回到现实吧,那种人不会和咱们扯上关系的。”苗大叔叹息着说了一句。

燕菲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苗大叔是什么意思,她立刻无语了。

拜托,她这个当事人还没有少女心泛滥呢,怎么苗大叔就先以少女心来揣测她的心理了呢?

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燕菲没有理他,但是想到廖云盟的威胁,她还是忍不住嘱咐了一下:“大叔,你过马路的时候小心点,注意车辆,即使是红灯,也要看看路边的车是不是离你二百米远。”

苗大叔的眉头挑了挑,这娃子不会是受了什么刺激了吧?

不理会苗大叔怪异的目光,燕菲继续说道:“吃饭的时候小心点,只要有一点异常的味道就不要吃了。你年纪大了,也不要动不动就跟人起冲突。不要走夜路,不要……”

燕菲还有许多个不要没有说出口,而苗大叔却已经听不下去了。

这姑娘,是不是最近精神出现了问题,没有及时吃药?

于是,在苗大叔异常同情的目光下,燕菲终于闭了嘴,她在监狱长的眼神中仿佛看到了一个神经病!

米扇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