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我停留,我又为谁回首

第99章 崔母逼迫耿直和许诺离婚

114、崔母逼迫耿直和许诺离婚

友谊广场*女装部

许诺着一袭粉红色连衣裙从试衣间里走出来,径直来到耿直面前站定,一脸甜笑地问道:“老公,我穿这件裙子好看吗?”

耿直放下手中的杂志,抬起头来仔细审视了一番才说道:“老婆,这个颜色会不会太嫩了些?你穿起来像18岁的高中生耶!”

“有吗?这个颜色好像是有点不太适合我这个年龄了喔?!”她低下头看了看身上的裙子说道。

“要不,我还是换刚才那套成熟一些的吧?”许诺征求他的意见,转身便要去换另一件衣服。

他伸手拉住她,笑着说道:“不用换,这套挺好的!嫩点好啊!我就喜欢你这模样,好像回到了第一次见你的时候。那时候的你也是穿着一条粉红色的娃娃裙,笑起来眼睛像月牙儿似的。”耿直想起第一次见到许诺时那种心动的感觉,脸上不自觉地笑开了。

“你还记得?我都不记得第一次见你时,你是什么样子了!”许诺不好意思地说着。

“我当然记得!那一天我一辈子都忘不了!老婆,我爱上你就是从那一天开始的。”他搂着她的腰身附在她耳边悄声说道。

她抬起头惊讶地望着他,半晌才说道:“喔,原来你一直在暗恋我!快说说,当时对我是什么感觉?”许诺立马变成好奇宝宝。

“想知道?亲一个我就告诉你!”他趁机提条件。她也不推托,很干脆地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他眉毛一挑,笑了,看她一脸好奇的模样,他开口道:“我当时就在想,这是哪来的小天使,这么可爱!”

许诺听他说自己是小天使,乐得哈哈大笑起来,搂着他的脖子又在他唇上亲了一下。耿直正要说什么,这时候手机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他掏出来一看,是母亲打来的,想也不想就直接挂掉了。许诺好奇地看着他,问道:“谁的电话呀,怎么不接听呢?”

“骚扰电话而已!我们就要这件吧,我喜欢你穿粉红色的裙子。”耿直转移话题。

“因为那是初恋的感觉对不对?”许诺调皮地追问道。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瞧你得意的!”他拧着她的脸蛋,没好气地说道。

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耿直一看又是崔母的手机号,想也不想就直接关了机。拉起许诺的手就朝另一间品牌店走去。

“老公,这双鞋子好漂亮,我好喜欢喔!”许诺捧着一双粉色的鞋子对耿直眨巴着眼睛。

“我看看!”他伸手接过她手里的凉鞋。

“嗯,跟不太高,应该穿着不累脚,而且皮质较软,应该穿着会很舒服。服务员,这一款鞋子拿双7码的,谢谢!”他吩咐服务员。

接过服务员送来的鞋子,他蹲下身帮她褪下脚上的皮凉拖,换上了她中意的粉色凉鞋。“嗯,跟刚买的那件裙子颜色接近,你可以搭配着粉色裙子穿。”

“老公,我也给你挑件同色系的衬衣吧!这样咱俩就可以穿情侣装了!你一定会喜欢的,对不对?喔,对了,再给开心也买件同色系的T恤,这样我们就是亲子装了,这样多好!”许诺说道。

耿直宠溺地看着她兀自天马行空地幻想着,忍不住又在她唇上亲了下。这时,许诺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一看是崔父打来的,便赶紧接听了:“喂,爸,有什么事吗?”

“阿直和你在一起吗?他为什么不接你家婆的电话?”老崔的声音又急又气。

许诺看了耿直一眼,才答道:“他在这呢,手机突然没电了,你有什么事情找他吗?我让他接电话吧!”说完便把手机递给耿直,并用唇语告诉他是谁打来的。

耿直无奈地接过来放到耳边听着,许诺隐隐约约听到崔父说什么崔母因为耿直不关心她,不接她电话之类的事情,突然想不开寻了短见,让他们马上赶到医院的话,也跟着着急起来,随着耿直快速向医院赶去。

刚到病房门口,就听到崔母呜呜咽咽地哭着,在跟什么人抱怨着儿子的不孝,两人不禁停下了推开门的动作,站在门外仔细听着。

“那个灾星动手打了我,阿直居然还要和她一起过,你说我往后的日子还有盼头吗?从古至今哪有媳妇敢动手打婆婆的?说出去都让人笑掉大牙了,你说我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世上啊?不如死了算了!”崔母声泪俱下地哭诉着,让不知情的人还真的误以为许诺是个粗鲁没教养的女人呢。

“妈,诺诺这不是知道错了,来跟你认错了嘛!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呢?”耿直听着母亲的话,忍不住推开门出声为许诺说情。

“她认错?她那是认错的态度吗?我说一句,她顶十句,气都快把我气死了!”崔母不满地说道。

“妈,对不起,我错了,那天是我太冲动了,我不该躲避你的巴掌,应该站在那让你打几下出出心中的恶气,更不该条件反射地把你摔在地上伤了腰,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再次郑重地跟你道歉,你原谅我好不好?”许诺道着歉,却也把那天的实情说了个大概给大家知道。

崔母气得抓起桌上的水杯就向许诺砸去,耿直反应极快地把许诺往怀里一拉,险险地躲了过去,气得崔母破口大骂道:“你们就是来气我的是不是?我不接受你这贱女人的道歉,我只要你别再缠着我儿子,赶紧滚出我们崔家。滚,滚!你滚不滚?阿直,你立刻和她去把那破婚给离了,否则的话,我就死给你们看。”崔母怒气冲天地威胁道。

“妈,你别闹了好不好?你明明知道我不可能和诺诺离婚的,我离不开她!我爱她!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可能同意你这无理要求。如果你再逼我,我就和她回海南去,再也不回来了。”耿直拒绝得很彻底,这让崔母更加气愤了。

只见她指着耿直的鼻子说道:“好、好、好,你真是我的好儿子,是你逼我的,你别后悔今天说的这些话。有她没我,有我没她,既然你说你要她,那就是不要我这个妈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死了算了。”她说完,瞅准了空,趁着大家都没防备,便朝阳台跑去,快速地跨过护栏,等大家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半个身子已经悬在了护栏外,吓得老崔当场腿软坐在了地上,半晌喊不出一个字来,耿直反应极快地朝母亲奔去,却被崔母喝住:“你别过来!你不是我儿子,你有了媳妇就不要我这个妈了,你这白眼狼,我贺来美怎么就这么命苦生了你这么个不孝子,被这个狐狸精迷得团团转,连父母都不管不顾了,我活着有什么意思啊!”她声泪俱下地痛斥着耿直。

“妈,你先过来好不好,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坐下来心平气和地商量的,你是我妈,我怎么可能不管你!?”耿直劝道。

“有什么好说的,这事没得商量,有她没我,有我没她,你就告诉我个痛快的,这婚你离是不离?”崔母步步紧逼。

“妈,你为何要这么逼我呢?”耿直痛苦地问道。

“好,好,你一定会后悔的!”说着,她就真的松开了手,耿直眼疾手快地一把拉住她的手腕死死不放手。

“妈,你抓紧我,我拉你上来!”耿直吃力地抓着母亲的手往回拉,却不料崔母抱着拼死一搏的决心,挣扎着不配合。

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的许诺也奔向前来伸手拉住她,帮耿直把她往回拽,哪知她挣扎得更利害了,嘴里还骂道:“别碰我,我不要你救!我死了不正好称了你们的心了吗?你就是个杀人犯!你抢了我的儿子,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你会遭到报应的!”崔母嘴里依然骂骂咧咧。

情急之下,许诺脱口而出:“我答应你,我们离!你先上来好不好?”

“我不相信你的话,除非你现在马上去民政局把离婚证给办了!”崔母不依不饶道。

“好,我答应你!我们先拉你上来!”许诺和耿直一块吃力地把她往上拉,终于把她拽了回来。

她一安全回到阳台内,吓得腿都软了,站也站不住,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可嘴上依然不依不饶地说道:“我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去把离婚给办了,然后你立刻搬出蓝海,我一分钟都不想看到你!”

“好,我们现在就去民政局。”许诺说完,率先朝门口走去。

“诺诺,你怎么可以答应妈?你想过我的感受吗?”耿直一把拉住她,质问道。

“你有更好的办法吗?没有吧!那离婚就是唯一能让你母亲活下去的理由,你不会真的以为她只是闹一闹就没事了吧,她刚才可是真的跳了的。阿直,我不想因为我们的这一场不被祝福的婚姻,害你失去爱着你的母亲,那我就真的罪不可恕了!放手吧!我们还是亲人,是朋友!这是一辈子也不会改变的事情!”许诺说着便抱住了他,悲从中来,眼泪还是忍不住涌了出来。

“对不起,诺诺,对不起!我没用,不能保护你不受伤害,对不起!”耿直也回抱住她,哽咽起来。

“好了,趁着现在民政局还没下班,我们去把证办了!”许诺推开他一些,提醒道。耿直尽管心里一千一万个不舍得,也不得不同她一块去了民政局。

迟迟缓缓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