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我停留,我又为谁回首

第92章 真相

104、真相

许诺不敢置信地望着母亲,喃喃着:“妈,她说的是真的?你真的和耿直的亲生父亲……”

“不,诺诺,我没有!当年和她发生不愉快的是你的姨母!因为你外婆和你姨母的母亲是双胞胎,所以,我和你姨母从小就长得像,别人都以为我们是双胞胎呢。这也难怪,贺来美会一直误会是我跟她抢了耿直的父亲。”白琳忆起往事,心里难免酸涩。

“那你们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不把误会解开呀?妈,干嘛让自己平白受这种冤枉?!你刚刚说的我的姨母,她不是在三十多年前就死了吗?而且我记得你说过,姨母和姨父出事后,他们那个孩子就不知去向了。”许诺一听提到自己未曾谋面的姨母,便想起了小时候经常听外婆念叨的那些事。

“是啊!当年我得到了消息,赶过去给你姨母和姨父操持丧礼,本打算把孩子接回来和我一起住的,哪知道贺来美却来丧礼上大闹,当时全乱了,等你姨父警队的战友们出面摆平了一切后,我才发现孩子不见了。这可把大家吓坏了,四处去找却一点消息都没有。”白琳说起这事,就觉得揪心。

“那她怎么就胡扯出了我姨母和耿直父亲的事,姨母和姨父不是很恩爱吗,怎么可能做出出轨的事?”许诺着实想不明白其中的弯弯绕绕。

“你大姨父就是耿直的父亲!”白琳叹了口气。

“啊?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姨父怎么会这么……”后面的话许诺不敢说出口。

“你姨父和贺来美是青梅竹马,贺来美一直爱恋着你的姨父,所以在你姨父出国留学之前,俩人酒后做了不该做的那种事才会有了耿直。可你姨父当时并不知道孩子的存在,所以后来和你姨母在英国相识相恋并很快在英国登记结婚。贺来美不知道你姨父已经结婚,一直在痴痴地等他回来娶她,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姨母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荣归故里,所以她的恨意,我能理解。后来,有一年扫墓的时候,我意外在你大姨父的墓地那遇到了她,我想把误会解开的,可她不听我说,只是固执地认定是我拆散了她和程振国。你姨母都走了,我也不想让她死得不安宁,所以,只能是我来背负这一切。”白琳缓缓道出往事,突然就觉得心里的负担轻松了不少。

“妈,你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呢?我会去帮你解释清楚一切的,我不能让她一直这么误会你,诅咒你。”许诺有些为母亲抱不平。

“诺诺,别去说!只要你和阿直好好的,就比什么都强。你姨母和姨父亏欠他们母子的,咱们慢慢替他们还。你要孝顺你婆婆,多体贴体贴阿直,这比什么解释都要有意义,明白吗?”白琳苦口婆心地交待着。

“嗯,我知道了!”许诺乖巧地应道。

“阿直长得特别像你大姨父,连脾气都很像。想想当初我第一眼看到那孩子就喜欢得不得了,应该和这个有关!你和他也算是缘份吧!”白琳一说起耿直,脸上便难掩笑意。

“是呀,是呀,茫茫人海,我怎么就那么倒霉,偏偏和他绑在了一起呢?月老一定是故意的,敢情是让我来帮大姨父还感情债的呢!”许诺故意说道。

“你呀,又开始耍贫嘴了!”白琳笑着看向自己的女儿。

“妈,我真的不是耍贫嘴,你都不知道他那千古奇葩妈有多难伺候!今天一大早,不知猫在哪里偷偷观察我和阿直,结果看不惯阿直宠着我,等阿直去上班了,就怒气冲冲地来找我的茬了,我这不是气不过和她吵起来了。”

“所以才跑回来家里躲清静来了?”白琳一猜一个准。

“妈,如果我不吵着回来,而是和阿直好好在海南待着,远离他那难缠的妈,我们的生活不知会比现在幸福多少,阿直想怎么宠我就怎么宠我,没有他妈在那指手画脚的,我的心情会好很多。”许诺托着腮,把玩着面前的盆栽对母亲说道。

“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能把委屈和怨气撒到阿直身上,他夹在中间也挺难过的。”白琳劝道。

“他难过什么呀!他妈对他和对我那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态度,他要不再宠着我点,这日子我都没法过了。”许诺噘了噘嘴,对着母亲吐苦水。

“一边是自己那总也长不大的孩子心性的老婆,一边是自己再怎么不喜欢也不能丢下不管的亲生母亲,你们俩真要打起来,你说为难的是谁,最后受伤的又是谁?”白琳对她晓之以情地劝着。

“所以,我只能跑回来了,惹不起我还躲得起呢!”许诺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说道。

“诺诺,有一件事我一直想问你来着,你和耿直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都结婚一年多了,这事得抓点紧,兴许有了孩子,他妈妈的态度会改变一些的。”白琳说道。

“我也想啊!可就是怀不上怎么办?”许诺双手一摊,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你们之前是不是都搞措施来着?”白琳试探性地问。

“嗯,刚结婚的时候,耿直为了我的身体着想,一年来都是分房睡的。可三个月前,我们就睡在一起了,为了早点怀上,我们是什么措施都没做啊!”许诺据实以告。

“什么?你们分房睡了一年?诺诺呀诺诺,你怎么就这么能折腾人呢?那可是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对他?我要是他妈,知道你都是这么对我儿子的,我也不会给你好脸色!”白琳没好气地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她的前额骂道。

“妈,我知道错啦,这不是在将功补过了嘛!而且耿直也没抱怨什么呀!”许诺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他那是宠着你,让着你,你就知足吧你!对他好一点。”

“我知道啦!”

“妈知道你心里的那个人不是他,可在这世上除了我和你爸,耿直是真的不求回报,一心一意对你好的那个人,人心都是肉长的,就冲着他对你的好,咱就得好好和他过下去,是不是这个理?!”

“妈,我心里都有数的。耿直对我的好我一直记着呢。我早就认定了他是那个可以陪着我慢慢变老,为我遮风挡雨的那个人。”

“那就好,你能这样想,我和你爸就放心了!耿直要是知道了也会安心的。”

“妈,你什么意思?什么叫耿直要是知道了也会安心的?”

白琳一笑,看了她一眼答道:“半年前,耿直有一次回来省城出差,顺便过来看我和你爸,那晚我不同意他去宾馆住,让他留在了你的屋里休息。不知怎么的,他很意外地发现了你夹在书本里的程信的照片,当时他就问我这是不是你心里一直记挂的人,我也没瞒他,实话和他说了。”

“后来呢?他生气了吗?”听母亲说到这,许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没生气,只是有一些难过和忧虑,他沉默了好久才对我说,他一定会比程信对你还要好上千倍万倍,那样,你可能就会念着他的好和他过一辈子。他很在乎你,我相信他能说到做到的!”白琳拉着许诺的手说着。

“那个傻瓜,干嘛要有那种想法啊,我又没说不和他过了!”许诺听着母亲的话,心里是说不出的感动。

她突然觉得:此刻好想耿直就在自己身边,能和自己说说体己话。于是,她站起身来对母亲说道:“妈,我去给他打个电话,他还不知道我回你这了呢!”

“嗯,去吧,好好和他说说话,别动不动就呛他!”白琳摸了摸她的头交待着,许诺拿着手机在母亲目光的注视中走进了房间。

“喂——老公,在忙什么呀?”许诺躺在床上边翻看杂志边问道。

这是许诺第一次在他上班的时间给他打电话,而且称呼是‘老公’,耿直心里很是愉悦,听着她柔柔软软的语气,他就觉得心都要化了,于是笑着答道:“我吗?忙着想你呀!你今天有没有想我啊?”

“嗯,想了,很想很想!老公,待会下了班到我妈这儿来吃饭吧,你好久没来了,刚刚老妈和老爸都说有些想你了。”许诺把早就想好的借口搬了出来。

耿直挑了挑眉,笑着答应下来:“是吗?我也想他们了,今天下了班我就过去,你有什么想吃的就发来我手机上,我等会下了班就去买!”

其实,耿直这段时间往许家跑得特别勤,几乎是一得空就去许家探望岳父母,帮着白琳做做家务活,陪着老许下下棋,下午没什么要紧事的时候还会留下来陪着白琳和老许吃顿午饭,只是这些事他都没有告诉许诺罢了。这会许诺说的他好久没去,爸妈想念之类的话,一听就知道许诺是找个借口让自己过去,所以也不拆穿她,顺着她的话答应了下来。

时间大概过了半个小时,耿直便拎着大包小包的食材出现在了许家的院子里。白琳迎了出来,接过他手里的食材,说道:“怎么又买这么多,冰箱里都塞不下了,昨天买的牛排还剩好几根呢,怎么今天又买了。还买了这么多的海鲜,你不是不能吃这些的吗?”

“诺诺喜欢吃,待会多弄一些,让她吃个够。对了,妈,这几天我都有回来的事你别跟诺诺讲,要不然她又要抱怨我没带她一起回来了。”耿直在进门前拦下了白琳,交待着。

“你那不是前几天正好来海东公干嘛,只是顺便来看我们二老而已。她自个没心没肺,还不允许你对我们上些心啊?这事她有什么好不开心的!”白琳着实猜不透这小俩口的心思。

“妈,她不知道我有回来,刚刚还对我扯谎说你和爸想我了,说好久没看到我,所以,为了不让她难堪,咱就当不知道好了,照我说的做,把她哄开心了我的日子才好过嘛,对不对?”耿直笑着对白琳说道。

“你呀,让我说你什么好?宠着她是好,但也得有个度。别没原则地让着她,把她都惯坏了。你妈要知道了又该心疼了!”白琳摇了摇头,耿直对许诺的各种好她是既开心又觉得过意不去。

“可不能让我妈知道,要不然她准得把屋顶掀了,你信吗?妈你知道就好,帮我在诺诺面前多说说好话啊?!”他对白琳使了使眼色。

“阿直,今天诺诺回来可说了,你对她的好她全记心里了,内心早就认定了你就是那个为她遮风挡雨,陪她慢慢变老的那个人。”白琳把许诺的心里话转达给他知道。

“真的?妈你没骗我?!”耿直俩眼放光,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狂喜。

“我骗你做什么呀?她亲口承认的!这回你可以安心了吧?以后的日子你俩好好地过!”白琳笑着吩咐道。

“嗯,我知道了!”耿直满心欢喜地踏进屋里来。

“诺诺,我回来了。”他一进屋就扯开喉咙朝里屋喊。

老许迎了出来,他赶紧叫了声“爸!”

“阿直来啦!诺诺在洗头呢,你坐着等一会啊,我去叫她。”老许说完折返身就要去洗澡房叫许诺。

“爸,爸,爸,你坐,我去就行了。”耿直把老许拉了回来,按坐在沙发上,自己则抢着朝洗澡房走去。

“老婆,需要帮忙吗?”他站在门口伸手敲了敲门,问道。

“呃,你帮我冲洗一下吧,我自己看不到不知冲洗得干不干净。”许诺应道。

耿直走了进去,拿起花洒,把水调到合适的温度就认真帮她冲洗起来,冲干净后还找来一条干毛巾帮她把头发包起来。

“老婆,过来坐,我帮你把头发吹干,天冷了总这么湿着容易感冒。”耿直拿着吹风机对她招手道,她依言走了过去坐了下来。

耿直认真地帮她打理着头发,许诺看着镜中神情专注,一丝不苟地打理头发的耿直,内心真的好感动!觉得自己真如母亲所说的是最幸运、最幸福的女人,不但嫁了个高富帅,而且这个高富帅对自己还是那种掏心掏肺的好。

“大功告成!”耿直把吹风机往梳妆台上一放,拿起一把梳子就帮她梳理长发。

许诺一把捉住他握着梳子的手,语气柔柔地说道:“老公,我们要个孩子吧!?我想生一个和你一样帅气、优秀的孩子。”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说这个?是我妈又找你麻烦了?孩子的事顺其自然,咱不着急啊!我妈那人比较挑剔,就是喜欢整天没事找事,你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他以为许诺是迫于自己母亲的压力才这么说的。

“不是那样的!老公,是我自己想给你生个孩子,好不好,我们要个孩子吧!”许诺站起身来,窝进他的怀里,抬头望着他说道。

“诺诺,你是说真的?你真的愿意给我生个孩子?”他依然觉得自己像是在作梦,一切都变得很不真实。

“嗯,我愿意!阿直,你是个好丈夫,能嫁给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我也相信,等有了孩子,你也一定是个合格的父亲!”许诺抬头望着他说道。

他一低头,亲了亲她的唇,笑着说:“好,我们要个孩子,要个和你一样漂亮可爱的女儿。”

“可我想生儿子,和你一样帅气聪明的儿子。”许诺捧着耿直的脸说道。

“那就生俩个,儿子像我,女儿像你,好不好?”他边说边低下头吻着她。俩人很快便纠缠在一起,双双滚落床上,开始了俩人的造人计划。

迟迟缓缓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