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我停留,我又为谁回首

第105章 欺骗

130、欺骗

许诺被推进了抢救室,程信望着“抢救中”三个红色的大字,心里害怕极了。这个在死神面前都不曾感到恐慌的男人,这回却是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内心的恐惧。这一刻,他真的后悔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却被自己逼得跳了楼,想着许诺最后满是绝望的脸,他恨死了自己重逢后对她表现出的“绝情寡义”。

李卫国大概过了十分钟也赶到了医院。

“程哥,许老师怎么样了?”他焦急地问道。程信摇了摇头,无助地再次望了眼手术室门口。李卫国在他身边坐下来,望了望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程信这时候只想有人能和他说说话,让他的心里不再那么害怕。

“其实,我对你隐瞒了一些事情!但我先声明啊,是首长命令我,不让我说的。”李卫国声明道。

“什么事?很严重吗?”程信淡淡地问。

“是关于许老师的!”李卫国小小声地说道。

“小诺?关于她的什么事?”程信一听与许诺有关,不免有些紧张起来。

“你刚失踪那些日子,我们都以为你牺牲了,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所以大家都躲着她。她就天天下了班径直来到营区门口坐等你的消息,有一次还把我堵在了咖啡厅里,我情急之下就骗她说你去执行秘密任务了,谁都不知道你的行踪。她信以为真,来营区门口的次数少了许多,可一有机会还是会向我们打听你的消息。首长怕这样下去会耽误了她,就找到了她的父母,请她们出面劝劝。可他们也怕,担心她承受不了,所以大概犹豫了半年才决定让她知道真相。去墓地那天,她说想和你好好约一次会,支开了我们,在你的墓碑前坐到了深夜,这是那晚我偷偷录下的语音,你听一下吧!”李卫国从裤兜里掏出一支录音笔递给他,他神色凝重地接过,却没有立即打开来听,而是收进了西装口袋里。

“你怎么不听?!”李卫国对他的反应不理解。

“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听了,我怕自己没有勇气再面对小诺。”他心情沮丧地说道。

“对不起,程哥,我该早点跟你说的,那样你就会主动去找许老师,而不是像今天这样避而不见,许老师也就不会出事了!”李卫国歉疚地说道。

“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的问题。小诺是对我太失望了,才会选择用这种方式来结束我们之间的一切的。”程信把脸埋在双掌间喃喃着。

这时,抢救室的门打开了,一个医生打扮的人走了出来问道:“谁是患者家属?”

“我是,我是,大夫,她怎么样了?”程信一把拉住医生的手焦急地问道。

“病人已经抢救过来,但因为她吃了大量的安眠药,所以不会那么快醒过来。你作为丈夫的,要多关心关心她,她这种情况很有可能患上了抑郁症。”医生语气不满地责备道。

“抑郁症?”程信和李卫国异口同声地问道,满脸的不敢置信。

“看来,你对自己的爱人关心太少了,连她有抑郁症倾向都没有发觉,你是怎么做人家的丈夫的?年轻人,好好反省反省吧!”医生说完,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走开了。

“程哥,怎么办?许老师怎么会得了这种病呢?”李卫国担忧地望向程信问道。

“我会想办法把她治好的!小李,你先跟首长汇报一下我这边的情况。小诺生病了,我得陪着她!我会向首长申请停止我的一切职务,退出这次的行动。这样你们就得等上面重新派人下来,收网行动可能会往后拖延一段时间了。”程信交待完便向病房走去。

许诺第二天中午便醒了过来,双目迷茫地盯着天花板看,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连看都不看身边的程信一眼,任他问什么,她都充耳未闻。程信急了,一把拉住她的手,企图让她把注意力投到自己身上,可许诺却毫无反应,始终只盯着天花板瞧。

许诺的态度让程信内心十分沮丧,他向医生咨询她的病情,老医生扶了扶眼镜,慢条斯理地说道:“对待患者要有耐心,慢慢开导,这种病急不得的!”说完便扬长而去,扔下焦急又无奈的程信不知所措。

一连几天,许诺的情况并未见好转,一直不吃不喝地靠输液维持着精神,程信那个急呀,真恨不得把医生抓来海扁一顿。

“小诺,这是你最喜欢的海鲜粥,我亲自下厨煮的,你多少吃一些好不好?”程信舀了一勺轻轻吹着,待不那么烫嘴了才递到她的嘴边哄着她吃,可许诺并没张口,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对周遭的一切充耳不闻。

他叹了口气,抬眼望了望窗外蔚蓝的天空,心下一动,对她说道:“小诺,今天的天气很好,我带你出去走走吧!”说完,他弯腰抱起许诺,大步朝外走去。

人工湖上,微风袭来,搅起一波又一波的水纹,已是入秋,早晚时候天便有些凉意了。

许诺窝在他的怀里,静静地倾听着他那强有力的心跳声。这一刻的安心自己足足等了五年之久,贪恋地感受着他的气息和体温,多想就这样和他在一起一辈子!可他之前连和自己相认都不愿意,对自己的感情还似当初吗?许诺迷茫了,她怕当他知道自己已经完全清醒的时候又会离她而去,所以她宁愿继续装生病下去,只想珍惜现在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

“小诺,五年了,我以为你已经放下了对我的感情。可你却是那么的执着,不惜用跳楼的方式来结束这段感情,你这又是何苦呢?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程信,你还会要我吗?”程信抵着她的头顶喃喃地问着。

许诺的心颤动了一下,她不愿意去相信当初那个意气风发,刚毅而自信的程信内心会变得这么的自卑,以至于用逃避的方式来拒绝和自己相认?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变成这样,许诺已经下定决心要弄清楚,可此刻,她依然逼迫自己不在他面前表露出任何的喜怒哀乐。

“小诺,这些年你过得好吗?崔耿直对你应该是好的,我见过他陪你逛超市买食材,你那天的脸上笑得很开心,我以为你已经把我忘记了,所以,我才会装作不认识你,我以为这样做,你就会和他一直幸福下去。可让我没想到的是,你们离婚了,更没想到你会一直记着和我的约定。对不起!是我辜负了你。”一滴泪滴落在许诺的左手背上,许诺的心揪了起来。

不知这样拥着她坐了多久,直到感觉到天气越来越凉,他才轻声对她说道:“小诺,起风了,我先带你回病房,你身体还很虚弱,吹了风可不好。”

许诺依然不回答他,只是靠在他的怀里,闭上了双眼,她怕他看到自己眼里的心疼和不舍。

转眼便又过了一周,程信见许诺未有好转,心里更着急了。李卫国带来的消息是首长不同意临时更换指挥官,让他一切以国家的利益为重,先把儿女私情放一放。可许诺的情况,真的让他为难了!

他边帮许诺剪指甲,边絮絮叨叨地说着:“诺诺,你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呀?你这样,我怎么能放心把你一个人留在医院!可那边的事也耽搁不得,我多离开一天,兄弟们离危险就更近一步,你说我该怎么办呀?”

许诺听着他的话,轻咬了咬下唇,觉得自己这段时间装病,骗他留在医院陪着自己似乎太自私了,于是伸手抚上他的脸,声音轻柔地说道:“你有事要忙就去吧,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

他一怔,待确定刚刚是许诺在和自己说话的时候,他的心情激动异常,高兴得无以复加,一把揽她入怀,声音哽咽地说道:“诺诺,你终于和我说话了,太好了,太好了!”忍不住在她的额头上亲了又亲。

“阿信,我没事了!你放心地去忙自己的事情吧!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她轻轻推开他一些说道,可却低着头,没有勇气看他的眼睛。

“诺诺?!”他看她依然低着头,竟不知该如何和她解释了。

“我,其实骗了你!”她还是决定告诉他实情。

“你?你骗了我什么呀?好了,都过去了,只要你好好的,比一切都重要!”他揽她入怀,轻声说道。

这时,门被推开,李卫国站在门口看着相拥的俩人,尴尬得不知是该退出去,还是打断俩人的你侬我侬?最后还是轻咳了一声,说了句:“程哥,有个情况,你先出来一下吧!”

程信轻轻推开许诺一些,对她说道:“我先去一下,你再休息一会!”他扶她躺下,给她掖好被子才走了出去。

许诺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的石头落了地,脸上不觉挂上了浅浅的笑。

“什么事?”他快步来到李卫国身边,问道。

“呃?首长刚刚去了医生办公室,想了解一下许老师的病情。医生说……”李卫国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他实情。

他看他吞吞吐吐的样子,一下子紧张起来,问道:“到底医生说了什么?诺诺她……”

“她没事,好了!”李卫国看他那紧张的神情,知道他误解了他的意思,只能避重就轻地说了实情。

“你吓我一跳!她刚刚已经和我说了,我知道!行了,你先回去吧,我得进去照顾她了!”说完,转身就要走。

“程信,今天之内,你必须立即归队,这是命令!”一个不容拒绝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首长?你怎么在这?”程信有些惊讶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他并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道:“她既然没事了,你就应该立即去执行任务。”男人并没有商量的语气。

“可她的身体……”程信有些为难。

“她根本就没事!”男人一脸严肃地说道。

“可她才刚刚好一些,我不能……”程信还想着再解释些什么。

“我说了她没事,根本就不需要你再留在这儿!”男人的脸沉了下来。

“首长?!”程信不敢置信,眼前这个说话一点人情味都没有的男人,是那个一直对自己关爱有加的长辈和领导?!

“李卫国,你和他说!”男人不耐烦地转身便走了出去。

程信不明白首长到底在生什么气,转而看向李卫国。

李卫国看他看着自己,只能实话实说,可还没说完,程信便怒气冲冲地朝病房走了去。

“嘭”的一声,程信大力地推开了门,巨大的响声让许诺吓了一跳,当看清面前脸青着脸的程信的时候,她瑟缩了一下,竟有些心虚地低下了头。

“许诺!”他咬牙切齿地吼出她的名字,可见怒火已达临界点。

“哼!你真的让我大开眼界啊,想不到这些年不见,你居然学会了撒谎和演戏,不去拿奥斯卡金像奖真是可惜了。”他强压怒火对她冷嘲热讽着。

缓缓地踱到她的病床前,俯下身来盯着她的脸,眼里的怒火像要把她焚烧怠尽般,恨恨地说道:“装病很好玩是不是,把我当傻瓜耍让你很得意是不是?从现在开始,我不想再看到你!”他气愤地指着她的鼻子说完,便转身拂袖而去。

“阿信!阿信,我可以解释的!”她追了出来,拉住他的胳膊说道。

“不需要!”他真的气极,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不,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我知道,骗你是我不对,可我怕,怕你知道我没事后会再次丢下我!阿信,对不起,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这次,好不好?”她恳求着,看他并没有原谅自己的意思,急得眼里早已经蓄满了泪水。

“放手!”他冷冷地说道。

“不放!”她倔强地应道。

“许诺!别让我更加地讨厌你!”他几乎是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的。

听着他的话,许诺的心里一颤,渐渐松开了他的胳膊,他连看都不再看她一眼,直接走了出去。

迟迟缓缓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