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之遗憾补全行动

第87章 风斩

微凉的触感将宫寻躁动的心境按下,不等这小子有所回应,一股强大的力量便顺延着那纤细的双玉手攀沿而上。

这是源自小草的妖之力。

作为撑起一个时代的小家伙,她所蕴藏的力量不可小觑。

只是萤草并没有发现过自己的强大,或者说不愿意将这庞大的能量去运用于战斗罢了。

没有丝毫的迟疑,感激的话语也不适于当下表达。

宫寻最先要做的就是将小草借予的力量接纳,并将之转换为自己的风之力!

至于这小子为何能够轻车熟路的将这股能量收纳下来,就不是现在要追究的问题。兴许是萤草曾经汲取过他的力量,又或者是生命力本就固有的包容属性。

总之,在这及时雨到来之后,一种前所未有的强大感在少年的胸膛激昂。

平地而起的夜风震荡于周身,铭刻于掌心的五芒星阵隐隐映现于空,躁动的风之元素在呼啸、在呐喊!

它们渴望出征,渴望一战!

深红将宫寻的眼底浸染,疯狂的战意磅礴而发,这是他第一次有底气的想要去攻伐,想要去战斗。

这样的感觉,让他有些痴迷。

“哼,这小子死定了,只可惜那突兀出现的小美人了。”

饱含嘲讽的言论在四国阵营中响起,此言没有丝毫的避讳,并迈着轻快的步伐抵达奴良陆生的耳畔。

“助他?助谁?此际的奴良组明显自顾不暇,还想着帮助别人?可笑!”

这盖棺定论就算是与之对立的奴良组也没有能够反驳的气力,别说是一个无名的阴阳师了,就算组内的大干部在面对这滔天的焰浪也只能避其锋芒。

火光点燃了半边的天空,同时也将四国与奴良组妖怪的视线遮挡。

“可恶!”

奴良陆生的双拳紧握,浅浅的指甲已然深深地的掐入了肉里,诚如对方所说,此刻的他们竟然没有一点的空暇去帮助那位人类小子。

还没有彻底掌握奴良组的他根本就不具备统领百鬼的实力,从而造就了当下的情况,诺大的一方势力,却被对方区区八人给包围了!

可笑!可笑至极!

若是被爷爷知道,他老人家一定会很失望的吧,自己又有何颜面去任这三代目一位?

身后门庭上的火焰肆无忌惮的燃烧着,那跃动的火星爆发出一道有一道清脆的嘲讽声,陆生的心境不断下沉,恍惚间他竟然忘却了周边还有一群等待命令的干部们!

......

热浪扑面,火舌燎空。

此次的攻势浩大迅猛,作为玉章大人座下的妖怪,犬凤凰对于阴阳师或者说对整个人类都没有半点的好感。

绚丽的火焰如黑夜中的烟火,在他眼瞳中砰然绽放,他喜欢这样的自己,强大无比,横推一切。

至于那可怜的阴阳师,谁让你惹到了大人的头上?难道你家长辈没有警告过,有些人是永远也不能招惹的吗?

‘哈哈,哈哈哈。’

无尽的嘲讽在这位四国妖怪的心海翻涌,从其心灵窗户中流露出的不屑可窥一隅。

他是骄傲的!借凤凰之名,铸自身辉煌!

只是结果真的能够如之所愿吗?毕竟他真的太过骄傲了。

猎猎作响的衣摆,赤红如血的瞳孔,汇聚诸天的疾风,此刻的阴阳师当真没有一战之力?

就在在场所有的妖怪以为漫天的火焰即将吞噬这可怜的人类之时,一抹使人心悸的力量使得他们骤然凝神。

不得不说在感知方面,妖怪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原本直面陆生嘴角挂着笑意的玉章慢慢将视线转移,入眼是夹杂无上大势的妖焰,可为何那个如同蝼蚁的存在会突然让他有些在意呢?

难道那小子还能从犬凤凰的火焰中逃生?简直就是天方夜谈!

弯身于一侧的犬神似乎也有所感应,他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长长的舌头上开始分泌唾液,一种想要狩猎的欲望在其脸上清晰可见。

对于侮辱玉章大人,阻碍自己行动的家伙,他有种病态的执念,想要将他们的脖颈一一撕咬开。

如果说还有妖怪没能察觉出这一异动的话,那可能就是犬凤凰本人了。

虽然他翱翔高空,占尽地利,但是骄傲却将之双眼蒙蔽完全。

否则,一旦他能够做出些许的警示或者联动,那么结果也将......

“风斩!”

待这欲焚尽诸天万物的火焰临近之时,宫寻终于动了。

莫名的战技于之嘴角流露,许是突兀间的灵感,又或许是冥冥中的注定。

随后挥斩而出的臂膀似引动天地之力,一时间这片地域的风,暴动了!

它们蜂拥而至,又沿着少年臂膀所引勃然而发,对着那火焰巨蟒攻袭而去。

“这,这,不可能!这股力量!这小子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陡然间的变化就算是最迟钝的妖怪也将有所感应!骨子里都充斥骄傲的犬凤凰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他那狭长的眼睛里爆发出了与先前态度不对等的震惊。

犬神的腰弯得更厉害了,血丝开始蔓延于他的瞳孔,锋锐的獠牙利爪慢慢现世,只待这火焰散尽便将攻伐而出!

‘嘭!’

剧烈的碰撞声在虚空中奏响!

那凝结于空的风,若一柄无形的天刀,狠狠地斩在了火焰巨蟒的身上!

虽不在七寸之处,但那四溢开来的火团显示出了此刃的威力。

移步换景,一击得势这让宫寻眼瞳中的战意更加昂扬,只见其不退反进,迎着蜿蜒的火蟒踏步而去。

由风化作做的天刀在他的挥斩下,将犬凤凰的招式硬生生破开。

火焰于其周身绽放,但是这小子却不管不顾继而向前,这种突然间的强大实在是让他成迷,甚至有点不可自拔的意味。

“斩!”

又是一道怒斥,无形的风刃将那最后一点火势斩落成雨,黑暗之下宫寻的身影瘦削却又挺拔。

疯狂的发力并没有将之精神耗尽,反而让他有种还可一战的错觉。只是,后背上突然间呈现的重量让他的眼瞳慢慢恢复清明。

忘川溟宁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