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之遗憾补全行动

第59章 必从地狱归来

御风遁逃的鞭浑然未觉周边出现的变化,扶摇腾空的他心中安定不少。

作为自由的风之妖怪对天空可是有着很深的依赖,打不过还跑不过吗?

“哼,既然知晓你的底牌,下一次,下一次,必定让你消失于这个世界!阴冷的眼芒从鞭的眼角倾泻而出,三番两次的败逃令他不堪的同时,也激起了其心中的怒火。

要知道他可是骄傲的刺客啊!

从来都是自己夺取旁人首级!

而今......

突然间,一种莫名的悸动跃然于鞭的心头,就像是其最柔软的一处被冰凉锋锐的针刺到了一般。

“怎么回事?这种感觉,究竟是?”

慌恐再次涌上了这位四国妖怪的周身,每一次肌肤,每一个细胞都不明就里的在颤抖、尖叫,宛若被死亡笼罩!

凝重也同时浮现于奴良滑瓢的脸上,他眼角的目光微移,将身后那人类小子的神态表情一览于底。

不过,在注意到对方也是有些懵懵的样子时,这位老大将才将戒备稍稍松懈了少许,但是那柄散着寒光的短刃始终被其握紧于手中。

‘哗,哗啦,哗啦啦.......’

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似的,老爷爷的腰杆陡然绷紧,深邃的目光再次停留在了空中,方才那瞬间的异动就是来自这看似无害的天空!

而原本慢慢悠悠追伐去的符咒已然停驻在了空中。

‘哗啦。’

随着贯彻天际的一道声响奏起,一条纯粹的黑色锁链横列于正在溃逃的鞭眼前,森森寒意于其上纵横。

似来自地狱之物!

‘嘶’一声浓重的倒吸之声发自某位狼狈而逃的妖怪口中,若不是他天生感知过人,方才必定撞了上去!

一旦撞上去的话......

鞭不敢再往下想,不过他那急速收缩的眼瞳却将之内心世界暴露完全!

明明自己已经远远地避开了那如果龟速移动的符咒,这锁链又是怎么个情况?

他想回头,想要看一看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情况,但是最终鞭还是克制住了在识海中冲撞的不解,好奇心害死猫,这样的话语被刺客奉为座右铭。

只有保全好自身,将来才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此际,他只想迅速逃离,不恋战!

甚至都没有御其无往不利的妖风去切断这突兀横现的锁链。

虚空横踏,鞭亦是心智机敏之辈,在那诡异锁链出现的那一刻便瞬间改变了方位,想要从其他方位突围而出。

因为这世间还没有什么牢笼能够将风束缚!

改变横移方向之后,空旷的天际再次呈现于之眼帘,那给与其无限空间的天空是那么的令人心安。

“今日之仇,来日必将百倍......什么!”

心中的誓言还未落定,眼前呈现出的光景便让某家伙心生畏惧!

只见一条条黑色的锁链从虚空中突兀呈现,直接将鞭欲离去的道路封死。

那象征自由的天光也只能从锁链间的缝隙中一窥其貌。

“不,不不不!”

鞭陡然止住身形,那略有滑稽的眼睛慢慢从鼻梁滑落,这究竟什么东西?为何能够从虚无中横空出世?

难道?难道是那张符咒在作祟?

顿时,这位曾经不可一世的年轻妖怪冷汗涔涔。

只见其缓缓地转过了身来,原本灵动的十指如今无力地垂在身体两侧,就像是做错事的小孩纸一般拘束。

入眼,那黑色的符咒正静静地漂浮于半空中,一种难以道明的幽暗于其上流转,而这种深邃的颜色与那锁链所呈现得光泽一般无二。

“不,我还未横扫奴良组,还未陪同少主位列众妖之巅,绝对,绝对不能于此止步!”

“只不过是区区的阴阳术,给我破!”

不甘将鞭的斗志再次点燃,于其眼帘的光景并不是那一条条幽暗的锁链,也不是那安静浮动随风摇曳的符咒,而是自家大人那迈在众妖之前的背影!

今日要是败在了阴阳师的手上,往后还如何在玉章大人面前抬起头?

战战战!

即便是战死,也不能让自家大人的颜面失尽!

风再次环绕于鞭的指尖,使之僵硬的手指慢慢灵动了起来。

“系内!”

源自内心深处的绝望以及对阴阳师的憎恶,令鞭的声线变得尖锐暴力!

他叫嚣着,在这绝地做最后的困兽之斗!

然而,那无往不利的妖风却在轰然而发之后,瞬息溃散化为无形。

就像是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将这汹涌之物围困泯灭。

“什么情况?”

于虚空而立的年轻妖怪音调再次攀高,他的眼珠在抖动,仿若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情景。

“不可能,不可能,我的风怎可能凭空消失不见?”

癫狂的鞭再次舞动起了他的十指,那染着淡青色的妖风清晰地环绕于其手指间。

感受到着身侧那熟悉的能量,这位来自四国的妖怪心中安定了些许,眼神也愈发凌厉。

因为他知晓,若是不能将这诡异的符咒击溃,恐怕今日将在劫难逃!

“给我破开!”

鞭猛烈地甩动着自己的手指,那小巧玲珑的墨镜早已随着额间的汗水坠落云间。

可是,那种诡异的画面再次出现,原本汹涌而出的妖风在凝结攻伐之刻便瞬息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一条条散发着幽幽深渊气息的锁链已然在其周边缠绕连结完毕,准确的说是围绕着那名为‘灭’的符咒列阵完毕。

鞭慌了,想要再做挣扎,欲再度舞起低垂于身侧的十指。

但渐渐苦涩于其嘴角崭露。

入眼只有这些宛如地狱锁链所陈列、交汇出的五芒星阵......

“玉章大人,玉章大人一定会为我复仇的!一定会......”

最后的他,呐喊着、叫嚣着,饱含对生的渴望,以及对自家大人无底的信念。

总有一天,他将从地狱归来,跟随少主横扫诸妖。

随着鞭的战亡,四野变得有些安静。

那漂浮于半空中的符咒也轻轻悠悠地飘坠而下,并稳稳落在了宫寻伸出的手心之中。

楼宇之上的气氛开始凝结,一种莫名的情绪在这小小的地域激昂。

忘川溟宁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