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之遗憾补全行动

第36章 此符名灭!

虽说未海名对宫寻有着很大的成见,但他的本质却是一位顾家的好男人。只是,某小子一再针对他的逆鳞罢了。

在为少年简单铺好床褥之后,他才抱着自己的事物向书房走去。

当然在离开之前,他义正言辞地对这小子进行了一番警告,二楼是绝对的禁域,没有经过允许是不可上去的!

对此,宫寻连忙点头表示了解,从对方那严肃的表情看来,小薰姐的房间应该就是在二楼没跑了。

灯熄之后世界变得异常的安静,无边的困倦向躺于沙发上的宫寻袭来。

但是他却强忍着睡魔的撩拨不肯入睡,因为还有一人未曾做出必要的解释,如果顺带能够捞上一笔的话,不论是行走此界还是进入其他世界都将有一定的生存保障。

无聊间这小子索性由躺翻身为坐,双手环抱于胸,一副明摆着在等待的意思。

寂静,悠长的寂静慢慢地包裹而来,但宫寻的意识却愈加清醒。

“今天干得不错,任务达成。”

良久一道略带沙哑的声音在黑暗中闯荡,就像是长久没有开口说过话一般。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无言的空气。

呦,这小子长脾气了?不过想想也在理解的范围之内,突然间就把他带入此域着实有点不地道。

“咳咳,没想到你会用这样的手段破开此局确实出乎了我的意料。”轻咳一声后,有生之年含蓄的做出了夸赞。

原本给予对方符咒的目的就是为了收服鞭这一强大助力,并在同时一解狒狒的性命之忧。

可这小子却另辟蹊径,大摆空城计!一招虚张声势玩的着实出人意料。

不过尽管的得到了夸赞,但某小子却依旧不答话,若不是那一对灵动的眼瞳在黑夜中熠熠生辉,说不定都要以为这家伙已经睡着了。

“还是说你想永留此界?”面对突然傲气起来的宫寻,‘有生之年’第一次有了一种不好拿捏的错觉。

明明在交付任务时曾与这小子在某种程度达成了共识,可现如今这家伙的不言不语到底是何意思。

于是乎,他索性使出了一招欲擒故纵,以离开此界为诱饵来套这小子开口,同时其本人也显出了身影,只不过依旧是那朦胧之态。

动了,盘坐于沙发上的少年动了,只见其右手猛虎下山横推开来,在伸直及至之时又陡然翻手为掌。

“怎么个意思?”

看到此景的有生之年有些懵逼,眼前的这小子好像有点跳啊!

迟迟得不到回应的宫寻显然有些不耐烦,自己为之辛辛苦苦地对决睡魔,这家伙居然还不明了当下的情况?

旋即少年五指蜷缩,大拇指行云流水地贴在了食指与中指上来回摩擦。

这样的讯息应该够明显了吧?简直就是全球通用手语!

“符咒不是已经给你了吗?你是不是有些想太多了?”见状,‘有生之年’顿时明了对方的意思,感情这是向他讨要达成奖励呢!

一时间这道人影那没生好气的声音便在客厅中闯荡回旋。

不过,宫寻却一点也不害怕会将他人吵醒,因为经过实践表明他的声音应该只有自己能够听见。

“哼,一张符咒就想把我打发了?感情你是不知道今日的对决有多凶险?”少年那愤愤的声音随之迎上,似乎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措辞。

“呵,若你连这最基础的考核都没能度过,还如何下地狱战清明?更别提与fate中的御主一决高下了!当然纵横其他世界也只能是想想。”严厉的训斥汹涌奔流而来,虽是虚影但‘有生之年’那负手而立的朦胧感,却突兀的有一种大侠风范。

宫寻沉默了,他呆坐于沙发之上不发一言,如突然间被前辈醍醐灌顶一般,整个人陷入了自省的世界。

“FATE?吾王大人!贞德小姐姐!还有阿福小哥哥?”他嘴唇的嘴唇有些发干,喉结开始滚动,口中喃喃的自语兴许只是说给自己听。

看着安分下来的少年,立于其对面的虚无之影也轻舒了一口气,看来这小子并不是那么的一无是处嘛,起码还知道收敛,否则......

不经意间,一张边纹为黑色的符咒被他悄然收起。

小年轻嘛,还是要多历练历练才好,怎么可以依赖外物呢?就像是那只叫玉章的小狸猫,空有绝世好剑却依旧落了个败北而归的下场!

更何况之前给这小子的符咒还没有用掉,不是嘛?

‘有生之年’愈想愈笃定,像自己这般严格的老师、有远见的引路人世间还有多少?

不过,事实证明,宫寻的想法似乎与之并不是十分契合:

“所以,你特喵快多给我一点buff啊,我完成任务的奖励呢?你这家伙该不会要私吞吧?”

“不然我怎么在贞德小姐姐与齐格面前一决高下?怎么救远坂樱小萝莉于水生火热之中?快将我应得的奖励给我!”

言至于此,这小子瞬间便不管不顾的向着那散发着微光的人影扑去!

饿虎扑食不外乎就是这样的姿态吧。

可是,既然对方又名虚无之影,自然也就有一定的道理。

“哎呦。”清澈的惨叫自然源自宫寻。

一穿而过,就是方才情景的真实写照。

此间少年,横爬于地,哀嚎连连,心里好苦。

为了能够讨要一丢丢实力晋升的可能,他容易吗?

“啧啧,我又没说不给你,这么激动干啥?”听着那惨戚戚的叫声,‘有生之年’也有了些许的不好意思,虽然他的言语中依旧带着笑,但是动作还是很诚实的。

方才被其私藏起来的符咒,又重新跃然于其手中。

流光溢彩。

在黑暗中,这张符咒显得格外的神秘与强悍。

以黑纹为边角,辅以金色的线条贯穿其中,怎么看都是一张更为强大的宝具。

可惜的是应该也是一次性道具。

听闻有通关奖励,宫寻也顾不得身体上的疼痛,轻喝一声便撑地而起,转身后的目光自然也落到了这好看的符咒上。

“此符名灭!”低沉的宣告由‘有生之年’缓缓道出。

忘川溟宁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