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的宿命

第6章 篝火旁的咀嚼

一堆篝火熊熊而起,两根树枝架起一个坑坑洼洼的小铁锅,锅里咕嘟咕嘟冒着热气,一股味噌夹杂咸鱼干的味道顺着蒸汽渗入到鼻孔,这种原始的、质朴的味道,对饥饿旅人的诱惑力甚至大于那些精致菜肴。

篝火旁烤着几个热乎乎的饭团,利吉、与平两人看着已经考得焦黄的饭团频频咽着口水,但抚摸着手中两条已经空了的打饲袋,心中又顿时难受欲死——这可是好不容易在战场众多尸体中摸到的、为数不多没被血水污染的口粮袋。两个打饲袋中的梅干、干纳豆、干松鱼、茎绳这些他们过节都不舍得吃的珍贵食物,被面前这个可恶的“大肚”武士当做零食不断扔进嘴里。

对于被这个年代底层农民当做珍馐美味的东西,在空山一叶嘴中却着实难以下咽。如果不是消耗了大量体力,需要尽快补充食物,他宁可用白米饭就着味噌汤凑合一顿,都不吃这些馊味夹杂着汗臭味的“零食”。

不过他显然还没有意识到,现代人习以为常的白米饭在这个时代被称作“精米”,只有公卿大名、高级武士,或者富裕的大豪商才能吃得起的奢侈品。普通平民甚至下级武士都只能吃些糙米杂粮,即便这样也不是每顿都能照饱了吃,不过每餐一个饭团的量而已。

看着对面心疼的眉毛嘴角都快要挤在一起的与平,空山一叶把手中剩下的零食扔了过去。与平和利吉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俯身仔细的把那些剩下一半的鱼干、茎绳重新装回打饲袋中,紧紧缠在腰间。空山一叶也不理会二人,拿起篝火旁的烤饭团皱着眉咀嚼。粗粝干涩的口感,略带大米被烤熟的香味,虽然跟可口毫无关联,但好歹能够下咽。

拿着随手用半截竹筒制作的碗,舀了一碗热腾腾的鱼干味噌汤,一口烤饭团一口汤,呼哧呼哧的吃了起来。

“喂,距离你们村子还有多远?”空山一叶咽下一口汤,对着二人问道。利吉低头伏地道:“回武士大人,明天中午就能到了。”“这样啊……你们还能继续走吗?”看着两人伏地嗫嚅不语,空山一叶皱眉道:“先吃东西,休息一下再出发。”一边说一边朝二人扔过去两个烤饭团。

盯着眼前香喷喷的烤饭团,二人谁也没动,只是双手合十举过头顶,冲着空山一叶频频鞠躬,与平嘴里念叨着:“这是给武士大人吃的,我们不敢……不敢。”空山一叶懒得跟他们废话,沙哑的声音淡淡道:“不吃,就杀了你们”。

二人这才深深的伏地叩头,做贼似得拿起烤饭团,侧对着空山一叶,小口小口慢慢吃了起来。与平满是皱纹的脸都张开了一些,似乎是在享用了不得的美味。刚刚吃完半个,两人有默契抹了抹嘴,把剩下的饭团揣进怀里。

“为什么不吃了?”空山一叶看着他们问到。吃了东西,与平似乎对眼前的武士大人恐惧心小了很多,叨叨念的本质也有逐渐复苏的趋势:“这位武士大人,我们不舍得,剩下的想拿回去给家里的孩子尝尝。”

空山一叶大吃一惊,心中哀叹:这种又粗又硬没有丝毫滋味的东西,放到现在狗都不吃,看他们似乎跟宝贝一样,我到底来到怎样一个世界?!

“那你们平时吃些什么?”空山一叶好奇。与平把手伸进怀中,摸索了半天,掏出一块黑乎乎的、像干硬的狗屎更胜过粮食的东西,贪婪的咬了一口含糊的嘟囔道:“我们吃这个,豆子、杂粮和芋头掺在一起蒸熟,大米是要交到官府供给武士大人们享用的,剩下的一点点米还得拿去镇里换些盐、布。

这也算不错了,如果没有遇到强盗、大名打仗、洪水地震这些,最起码不至于把老人背到山里饿死。再过几年我就要四十岁了,也许赶上年景不好,我也会让儿子背上山。”

与平的声音慢慢变得低沉,这种深沉悲哀似乎让篝火温度都降低几分。

望着与平那张年近六旬的老脸,空山一叶心中悲凉,虽然身为绝顶武者,很少有能够动摇其心志的东西,但人类的同理心,第一次真正把他带入到这个残酷时代,更大的迷茫随即袭来:我到底要干些什么?凭借一人一刀又能做到什么?

空山一叶的思索并没有打断与平继续唠叨:“本来去年收成还不错,想着总算在新米入仓时全村都能吃一顿香喷喷的白米粥,可米还没有下锅就被一大帮强盗抢走了。如果不是吉利的老婆自愿跟强盗走,哀求些粮食…”

“八嘎!闭嘴!不要说了!”吉利发狂一般跳起,揪住与平衣领按倒在地,眼睛通红像只老虎。

“看来我的选择没错,先跟他们回村,多了解一下这个时代究竟是什么情况后再做打算……”空山一叶摇摇头,把心中抑郁暂时压下,对着厮打中的两人说:“好了,锅里汤还有一些,赶紧吃完你们的杂粮,喝完汤就上路。”

范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