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的宿命

第47章 堪兵卫的冷酷

武士们和一部分农民聚集在老爹的水车屋内,五郎兵卫坐到老爹近前问道:“老爹,何时开始收割?”一旁的农民万造谨慎的回道:“还有十天。”

“尽快的话,需要几天?”万造想了想:“稻还未成熟,最快也要三天。”五郎兵卫点了点头:“很好,到时全体村民参加收割,收割后立即引水入田。”

见农民面露惊色,堪兵卫开口道:“这样可以形成一条壕沟,组织马匹进村,不必淹没全部稻田,形成壕沟即可。”

“可是……”农民茂助有些犹豫:“拆堤引水要花一天……”

五郎兵卫打断道:“明白了,放心吧,时间应该来得及。还有一件事,对岸的三间屋和这水车屋的人必须于收割前搬走。”

农民听到后大惊,尤其是住在这三间屋的农民的和水车房的老爹。茂助也是其中之一,他不甘的说:“什么?要我们搬?”老爹抿了抿嘴,虽然惊愕,但并没有出声。

堪兵卫站起身踱步道:“我知道这会很难过……但没得选择。与山贼相比,我们人手太少,保护不了太远的家。”屋子里雅雀无声,只有一个农妇忍不住低声哭泣。

简陋的房子几乎可以说是一户农民的全部!每一块木板,每一把茅草都是多年来利用剩余不多的体力辛苦搭建的,让农民放弃这仅有的财产,相当于让他们重新回到赤贫状态。

没有经历过这种事的人,绝不会体验到这种仅比丧命稍强一些的绝望。

村中空地内,所有农民聚集在一起,听着武士们分配任务。

五郎兵卫严肃的开口道:“听着!很快就要收割了,收割一完山贼就会来,要有心理准备,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要进入作战状态。收割时,亦要分组进行。从明天起,各人共同起居,不得私自返回各自的家中,记着,无论做什么都不准单独行动!”

五郎兵卫严肃警告让农民异常紧张,这时,菊千代大大咧咧的冲着农民们“额……大家听着!嗯……今晚,好好爱惜娘子吧!”

农民们被这突然而来的荤话逗得大笑,就连武士们也忍俊不禁。

但茂助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和谐气氛。只见他走到圈子中央,当着众武士的面狠狠把竹枪扔在地上,愤愤道:“真是开玩笑!”随即跑到几个农民面前招呼道:“住在对岸的人跟我来。”几个青壮闻言跟着茂助走出人群圈外。

茂助喊道:“扔掉枪,我们何必弃家保卫他人!”几个农民小心翼翼的看了武士们一眼,但还是把手中竹枪扔在了地上。

茂助挥手道:“来!我们去保卫自己的家!”

“都站住!”几个农民刚想跑回去,便被一声大喝震在原地。堪兵卫咬牙一字一句的道:“回来!捡起枪!排好队!”

农民犹豫了一下,依旧想要转身走掉。堪兵卫杀气勃然而发,缓缓拔出腰间打刀,弓着身子向几个农民冲去。

几人见堪兵卫杀气腾腾的提刀追来,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继续回到对岸,哭喊着回身绕过堪兵卫,捡起扔在地上的竹枪一头跑进农民堆里,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稍微抵消掉心中的恐惧。

在众武士的驱赶下,农民按照训练分组的队形纷纷站好。堪兵卫提着刀,冷冷的在排成队的农民面前巡视,似乎只要寻找哪个人没有按照要求排列整齐,便要一刀斩下去。

此时的堪兵卫完全没有平日里和蔼睿智的中年老武士的模样,更像是一个冷血无情的将军。

他愤怒的吼道:“对岸有屋三间,这里有屋三十,不能为三间牺牲三十!这里失陷,那三间也只有死路一条!听着!打仗就是如此,保卫别人才能保卫自己!只顾自己,必先死!”

堪兵卫用力挥刀道:“今后谁在搞事……”众农民被堪兵卫的动作吓得集体缩了缩脖子。以茂助为首的几个农民既害怕又沮丧,不过自此也彻底打消了独自保卫各自房子的念头。

众武士依旧有条不紊的忙着各自的任务,经此一事后,堪兵卫在村子里的威严达到顶点,不管村民还是其他武士相当于正式确立了堪兵卫的首领地位。

空山一叶和堪兵卫漫步在村中,对于堪兵卫这个战争经验丰富的老武士,空山一叶心中只有敬佩。

“那天我听你说,在战场上最重要的不是杀死敌人,而是保护自己和战友不被敌人杀死,这次又如此绝情的让那几户村民放弃自己的家,这是为什么?”空山一叶问道。

堪兵卫停下脚步,脸上露出一丝回忆,悠悠反问:“空山大人,我问你,对于我们武士来讲,战争胜利的标准是什么?”“杀光敌人!”空山一叶毫不犹豫的说。

“不,空山大人,你并没有经历过战争,在我这四十多年的生涯里,大大小小打了三十七仗,每一场战争,胜了,也杀不光敌人,败了,敌人也杀不光我们。中国军法上说‘十而围之’,也就是说只有在10倍兵力的情况下,且不计伤亡,才有可能杀光敌人。不过,想当年织田右府大人以4000兵力于桶狭间击破今川义元50000大军,在此之前谁又能预料得到呢!”堪兵卫感叹道。

堪兵卫晃了晃头,似乎要赶走一些让他悲伤的回忆:“战场上列好阵势,敌我双方的武士都是身不由己的棋子,枪如林箭如雨蹄声如雷,没有谁可以只凭自己便能存活下去,只有相互保护才能活到最后。”

空山一叶恍然大悟,的确,在拥挤的战场中,身法的作用相当小。即便闪避也不过方圆三尺,闪过一把长枪,闪不过两把三把,如果再有弓箭辅助,武功再高也难免受创身死。

堪兵卫接着说道:“农民们不懂这种道理,他们只觉得难以舍弃房屋财物,可一旦这只拼凑出来的队伍分散了,必将各自为战甚至不战自溃。唉,我亦不愿如此决绝,奈何形势所逼只能狠下心牺牲那几间屋子。”

“如果当时那几个农民执意离开,你会怎样。”空山一叶思考了一下,问出这种很有可能发生的另一种结局。堪兵卫眼中升起一股坚毅的杀气,紧握刀柄道:“我会追上去,亲自将他们斩首示众!”

范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