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建筑塔防系统

第55章 撕破脸

一杯一杯下去,魏经脑袋开始发晕。

楚飞比他少喝了一半,根本一点事都没有,却故作不敌说道“不...不行了。”

看到楚飞如此,魏经心中大喜,再也顾不得自己也同样并不好受。

“哎!~这才刚刚开始,楚兄怎么就不行了,来,继续喝。”

他也不管楚飞愿不愿意,直接将酒一饮而尽。

楚飞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是真的喝不下了。”

“楚兄是不给我魏某人面子?”

魏经脸色一沉,故作生气道。

楚飞连忙挥手,说道“那...那就再喝这一杯,我是...是真的不行了。”

听到楚飞这话,魏经微微一笑,也不答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楚飞喝下。

“来,再来!”

魏经再敬道“干了!”

说完,还将酒杯倒了过来,证明自己没有剩下。

楚飞苦着脸说道“咱不是说好最后一杯了吗?”

看到这一幕,糜贞开了口“别再喝了!”

见糜贞开口,魏经犹豫了起来。

而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传到了楚飞的脑海之中。

“那小子果然不是好东西,买的是春药,他这府上除了糜贞以外就是符里的丫鬟,楚飞,你猜猜看,他到底是想干嘛?”

楚飞闻言大怒,这还用猜吗?弄屁股想也能想出来,这家伙要对糜贞动手。

自古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糜贞好歹是自己未过门的媳妇儿。

自己的媳妇儿被人惦记上了自己还没点脾气,那还算是男人?

楚飞双眼一眯,差点没忍住暴走。

小蚯蚓将楚飞的神情变化看的清楚,心头不由一跳,赶忙劝解道“楚飞,被动手,这里是魏家庄,若是动了手没人能保护糜贞的安全。”

蛇打七寸,小蚯蚓的话无疑是点到了楚飞的痛处。

听到小蚯蚓的话后,楚飞瞬间清醒了过来,沉思片刻后做出了决断。

他猛地抬起头看向魏经,虽然脸上在笑,但却让人感觉无比的阴森,双目之中寒意尽出,哪还有半分醉意。

“楚...楚兄你这是....”

不知道魏经说的到底是楚飞装醉还是对自己的态度,脸上的震惊却是洗不掉的。

“呵呵,没什么,糜贞的身份你也是知道的,女扮男装,不让人省心啊。”

“额....”

这是要干嘛?突然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魏经迷茫了,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跟变了个人似得?

“其实吧...”楚飞嘴角一挑,死死地盯着魏经说道“糜贞已经有婚约了。”

此话一出,犹如一道雷霆劈在了魏经的心头。

有婚约了?是谁?

他在心头不由咆哮一声,却并没有吼出来。

要知道能被糜家看重的那绝对不是一般人,自古门当户对,这是一直不变的原则。

哪怕二十一世纪提倡自由恋爱,但同样有无数人被这一个原则所打败,最终相爱的人没有走到最后。

若是他真的吼出来了,自然就暴露了自己的目的,虽然还没有做什么,糜家不至于说什么,可无疑是得罪了另一个家族。

“啊,呵,呵呵,是吗。”

楚飞说道“是啊,而且那人还是一个没有家世背景的穷小子,你说气不气人!”

魏经微微一愣,随之大喜。

没有家世背景?那怕个鸟!自己好歹也是魏家的人,若是能跟糜贞培养出感情来,到时候你情我愿的,到时候就去糜家提亲,量糜家也不会为了一个穷小子得罪魏家。

更何况看楚飞的意思也同样不看好那家伙,大舅哥在一旁煽风点火,那岂不是就成了?

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楚飞立马给他上了一课,人生不易,不要总活在梦里。

不等魏经说话,楚飞就继续说道“那你觉得我是什么人?”

“啊?”魏经迷茫了,不由想道‘楚飞楚昆仑啊,糜贞的姐夫,这个我知道啊!难道还有什么特殊背景不成?’

“其实吧,我不是糜贞的姐夫。”

此话一出,魏经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惊愕的看向糜贞。

糜贞心中疑惑,刚才还装的好好的,这会怎么就自己说出来了?

楚飞没有理会两人的心理变化,而是朝着糜贞招了招手说道“来,糜贞,过来。”

糜贞秀脸一红,一甩头说道“哼,不去。”

楚飞摇了摇头,只能起身走了过去。

‘他要干嘛?’

这个想法同时出现在了魏经和糜贞的心里。

眼看着楚飞走到糜贞的身旁,两人的神情皆是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楚飞没有停下,而是一把将糜贞拉住说道“其实我就是那个穷小子。”

轰的一声,两道雷电分别屁在了魏经和糜贞的心头。

糜贞的脸涨的绯红,使劲的将楚飞推开。

“你干嘛!”

魏经的脸同样绯红,只不过却是气得。

“楚兄,你醉了!”

是的,他不敢相信楚飞的话,只能骗自己说楚飞酒品不佳,喝醉了闹出来的笑话。

楚飞闻言呵呵一笑,在糜贞的耳边小声的嘟囔道“他让人买了春药,你觉得这是要做什么?”

说完,他又抬起头对魏经说道“是吗?那就当我醉了,多谢卫生纸兄的款待,我们夫妻俩这就告辞了!”

“谁跟你是夫妻俩。”

糜贞挣脱开楚飞的手,朝着魏经抱歉的一笑却是打算跟楚飞走。

魏经已经处于暴走的边缘,楚飞要走,他哪里肯让。

“慢着!”他转过头看向糜贞,不甘的问出了他已经相信却又不敢相信的话“他说的是真的?”

听到这话,楚飞也不由看向了糜贞。

说实在的,他心里没底,不知道糜贞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

若是当面否决,那楚飞也就明白了,哪怕糜家再富有,他也绝对不会再提联姻的事情。

不过糜贞没有让他失望,犹豫了一下后点了点头。

楚飞见此哈哈大笑,猛地一口亲在了糜贞的脸上。

“你....”

两个声音同时发出了这样的一个字,但表达的却完全不同。

魏经看到两人在自己面前如此行事,哪里受得了,被怒火冲昏了头脑的他立即吼道“奸夫**,光天化日既然做如此之事,哼!楚飞!你当我是什么人?既敢如此戏耍与我!”

小木撇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