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身九阴江湖游

第6章 。心魔

杨池蕊的逝去对雪儿的打击是巨大的,即便是孙婆婆努力的安慰着雪儿,可雪儿依旧在不停地哭看,这是雪儿第一次面对失去亲人的痛苦,前世的她无忧无虑,井没有经历过什么生死离别的场面。可如今,雪儿只知道,她在这”个世界的妈妈死了......

不知哭了多久,原本身体就十分虚弱回的,雪儿终于哭昏了过去,孙婆婆见状,将雪儿抱起,走出这个充满着悲痛的石室。

察觉到古墓外的动静,孙婆婆警觉地想着一定是那帮歹人又过来了,只是这也太快了!玉蜂针的毒不是那么容易解的。

孙婆婆抱着雪儿走到了另一间石室内,将雪儿放在石床上。温柔地对着昏迷的雪儿说着:?“姑娘,你在这好好休息吧,老身这就去给小姐报仇!”“提起长剑,孙婆婆看了看自己随身携带着的玉蜂针,嗯、还够用若是配合古墓中的机关陷阱的话足够收拾那帮歹人了!

孙婆婆前去复仇,石室里只剩下了躺在石床上的雪儿。

----闪亮登场的分割线----

雪儿感觉自己像是处于一种从高空坠四落的眩晕和无力感。这种感觉直到自己像

是突然掉到一处柔软的地方方才结束。雪儿疑惑地看着周围。

新买的衣柜,播放着“爱的故事“粤语音乐的MP3。以及,那在电脑桌前玩着游戏的清秀少年。

这……这不是自己的房间吗?那个正在玩电脑的少年不就是前世男儿身的自己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少年停下自己敲击键盘的手,转过身嘴角邪邪的笑容让少女不寒,这不是自己,

虽然和前世的自己一模一样,但绝对不是曾经的他。

少年翘起二郎腿,伸手点了根烟,对着少女说着:“当女人的感觉怎么样?喜欢

吗?雪儿警惕地看着眼前男儿身的自己,自己前世是绝对不会抽烟的!而且他居然会问自己当女人的感觉,眼前的人究竟是……

“你是谁?这里又是哪?”雪儿没有回答男儿身自己的问题反问着!

“哎呀呀!真是可怜呀,当了十几年女人居然把曾经的自己忘了呢,我就是你呀!这里也就是我们的家呀!”

“不,你不是我,我不会抽烟,也不会有你这么……这么...邪!是的,邪气眼前的人散发的邪气提醒着雪儿眼前的人根本不是曾经的自己!

“哦,你居然连自己都不认识了呢,那我应该叫你张梓墨?还是雪儿呢?。

“我就是我!我既是张梓墨也是雪儿!”雪儿反击道,却没想到少年却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你是张梓墨?你看你的样子哪一点像我了!你现在可是一货真价实的女人,而且还是这样一个长得祸国殃民的美女!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是张梓墨,但不是你!一个变成女人的变态。”

雪儿听到这种话气得反驳:“你胡说,我不是变态,我变成这样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少年张梓墨仿佛听到了什好笑的话一样,笑嘻嘻的突然伸手捏住了雪儿的脖子,雪儿想运起内功一掌拍死他,但却发现自己运不起丝毫的内力。脖子处传来窒息般的痛苦让雪儿的意识渐渐模糊。直到张梓墨松开了手,雪儿才得以大口地喘息。

“你说你不能控制,哼哼,别和我说这些欺骗自己的借口,我就是你,你心里想什么我一清二楚!你敢说自己曾经没有想过变成女人?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穿越后那么快接受自己变身的事实。哼,你在变身后对自己女儿身的身体可是迷恋的紧呀!被那些血刀门的人侮辱的时候候你居然想着自杀守着自己身体的贞洁,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对呀!为什么呢?张梓墨的话深深刺回进了雪儿的心里。

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想看着变成女人了!那是自己高中情窦初开的时候……自己喜欢上了班上的女同字,看着她被诸多优秀的男生追求着,自己即是悲伤,也是羡慕她那样的漂亮女孩。

如果自己能变成像她就好了,享受着周围男士的追求和被当成公主一样的呵护。

这种想法当时只是一闪而过,自己还是喜欢女生的,并在网上下载了A看,发誓自己是宇宙第一直男!

可是那种想法一直在在自己心里作祟,为了满足自己的这种想法,在最喜欢的九阴真经里玩女号,并想着自己就是游戏里那个仗剑走江湖的女侠。

“你知道吗,你在还是男人的时候就有回一颗女儿心了,但是身为男人的事实让你一直压制着,你对最开始变身的抵触也正是自己已经习惯了自己曾经作为一个男人而活着,况且你现在又以女儿身生活了儿十年,你那一直被自己压制的女儿心已经渐渐占据了你的心。你看看现在的你,举世无双的倾国之颜,天生媚骨的体质,一切都是那么完美,你觉得自己还有那些男人的想法不觉得可笑吗?”

雪儿被张梓墨的这一番话也弄的沉默回了....

良久,雪儿开口了。

“那我是谁?你又是谁?”雪儿迷茫的问着张梓墨。

“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们拥有相同的记忆与灵魂,我们既是那个有着变成女孩想法的宅男,也是在古墓长大的少女。但不同的是:我是你却不是叫雪儿的古墓女孩,你是我却不是叫张梓墨的宅男!”

“你的意思是说,你是我男儿心所形成回的独立人格?

“嗯,也可以这么说。”

“那我岂不是精神分裂了!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随我来。”张梓墨对着屋顶挥了挥手,熟悉的房间变成了一片火山熔熔岩的场景,他们站在火山熔岩中一块巨大石台上,除了他们之外,石台上还站着一名身穿黑色锦袍,带着面具的健壮男子。

“他是谁?”雪儿问道。

“他就是我们的心魔,由我们前世今生巴的仇恨、贪念,安念、执念,怨念形成,你若想是真正认识自己,就必须战胜他!”张梓墨凭空化出一把长剑,交给了雪儿。

雪儿看着张梓墨,自己也行只能选择相信他了。当下一玉女素心剑的花前月下砍向了心魔!

心魔仿佛提前预知了雪儿的动作一样轻而易举地避开了雪儿的剑气,雪儿见一击不中,当下把整个玉女素心剑法使了出来!

然而,心魔每次都能躲开雪儿的攻击,雪儿使出浑身解数,却依旧打不中心魔,心魔一掌拍来,雪儿急忙用剑护住自己,被心魔打到剑身上的雪儿被巨大的力道逼退了十几步,双手都在微微颤抖着!

居然这么厉害!

雪儿气愤地准备再次上前时却被张梓墨按住了肩膀。

“你这样不行,记住,不要惊慌,不要迷惑,摒弃杂念。”张梓墨提醒着雪儿,而雪儿听到张梓墨的话,随即闭起双眼运起玉女心经的心法保持内心平静。古墓派玉女心经养生修炼之“十二少,十二多”正反要诀:少思、少念、少欲、少事、少语、少笑、少愁、少乐、少喜、少怒、少好、少恶。行此十二少,乃养生之都契也。

多思则神怠,多念则精散,多欲则智损,多事则形疲,多语则气促,多笑则肝伤,多愁则心慑,多乐则意溢,多喜则忘错昏乱,多怒则百脉不定,多好则专迷不治,多恶则焦煎无宁。此十二多不除,丧生之本也。

雪儿凭着这玉女心经中的“十回二少,十二多”做到了摒弃杂念,心如止水的状态,心魔再次一掌向雪儿派来,雪儿双眼未睁,却轻松避开了心魔的一掌。

一记“锦笔生花”,剑气击碎了心魔的面具,穿过了心魔的面颊。

随即...心魔消散......

雪儿睁开了眼,欢喜道:“我们成功了,你看到了吗!你看....你..你怎么了?”

雪儿不可思议地看着张梓墨的身体也在渐渐模糊,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一样......

“心魔是习武之人进步的瓶颈,突破心魔可以让你的功力突飞猛进,如今你心魔已除,我也该消失了。”

“其实我既是你的男儿心人格,也是你的另一个心魔,现在主心魔已经消失了,我们也该再次合为一体了!”

眼前的张梓墨是雪儿前世今生所有负面情绪和她的男儿心所分裂的人格和心魔,如今雪儿战胜了主心魔,张梓墨也就失去了作为另一个心魔存在的价值了,如今的张梓墨已经不是,雪儿的心魔了,他只是雪儿分裂的男儿心人格。

“所谓的再次合为一-体,是指我的男儿回心要和女儿心结合吗?”雪儿问道!

“是的,你遭受人生中丧生亲人痛苦的回巨变,你在月事来临时对自己女儿身的怨恨和遭受血刀门侮辱时的绝望,一天内遭受这么多打击的你压制不住负面情绪的力量,所以我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现在,你能面对自己的心了么?

“我的心....”

雪儿沉默片刻,就在张梓墨身体即将消失不见的时候,雪儿语气坚决的说着:

“我是在终南山活死人墓长大的古墓派回传人,我的名字叫雪儿,前世的一切都已经只是我身为一个叫张梓墨的记忆罢了!”仅此而已。

“这就是你的心吗?”张梓墨笑着看着少女,伸出食指点在了雪儿的额头,上,一股暖流穿过雪儿大脑,而眼前的张梓墨,终于消失了。

雪儿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古回墓一间石室的床上,雪儿看着自己的双手感觉自己从未有过这种清明的思路。自己体内的内力虽然少,但是却比以前更加精纯。

想起在梦中发生的一-切,是那么的真实,自己的男儿心居然与自己分裂了!现在的自己,男儿心仍在,不过却是女儿心占据了主导地位了。

“对了,孙婆婆呢?”雪儿发现石室里并没有孙婆婆的身影,难倒是去....不行,我得去帮助孙婆婆,手刃了那帮血刀门的家伙为师傅报仇!

雪儿起床,却看了看自己破碎的衣物露出春光,脸微微一红,从石室衣柜中重新换上一白衣纱裙,握起长剑走出了石室

血刀门的人!我要你们血债血偿!

不归白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