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凰后

第33章 交好三王

处理完以后,夏思瑾拿过止血散给玄溟胸部和腹部的伤口均匀地抹上,又拿出一颗回元丹给玄溟服下。

忙于处理的三个人都没有注意到,半掩着的窗子外的树上有一个黑色身影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一双细长的眼睛里带着些笑意和想念,还有几丝未名情愫。

“抛下我的使团提前来看看这个丫头当真没错,这么多年不见当真是不一样了。扒别的男人裤子的行为,怎么想都不能忍。也不知道这么多年不见,你能不能一眼就认出我,我亲爱的王后。”

“绷带,纱布,漠雪扶他起来。”

“是。”

漠雪左手撑着玄溟的后背,右手扶住他的肩,手上用力把玄溟撑了起来,然后双手握住他的双肩避免他倒下去。

夏思瑾拿着纱布偏过头,从玄溟的腋下绕到胸口再从另一边腋下绕回来,如此围了七八圈的样子。

然后才松开左手,右手捏着纱布,左手拿过箐藤手里的剪刀剪断纱布,放下剪刀,右手把纱布握在手心,手指轻轻地按住纱布,左手拿出手心里的纱布卷放下。

“绷带。”

箐藤快速在小推车的第一层拿过绷带,撕开递给夏思瑾,另一只手把她放下的剪刀和纱布卷放在小推车上。

夏思瑾就着箐藤撕开的绷带,给玄溟快速地缠上,让箐滕剪断了绷带。

同样的手法,夏思瑾快速地把玄溟腹部的伤口也包扎了,只是这次包扎是让玄溟躺在处理台上,漠雪和箐藤一人一边将玄溟上身略微抬起。

处理完玄溟身上最严重的两处伤口之后,夏思瑾轻轻松了一口气。

“擦汗。”

箐藤从小推车的第二层拿出一条微润的小毛巾,帮夏思瑾把一些细密的汗珠擦去。

本身给玄溟处理伤口就不是一件会有多紧张的事情,但是夏思瑾隐忍着心中的怒气和心疼,硬生生地把自己憋得额头上布满了汗珠。

歇了一口气,夏思瑾继续快速地把玄溟手臂上的伤口和其他一些小伤,裹纱布的裹纱布,上药的上药。

终于处理完伤口,夏思瑾这才放下手里的绷带,给玄溟把了个脉。

感受到脉象正常,只是元气大伤需要多加休息,她这才彻底放下心。

转身在门左侧的盆子里一边净着手,一边开口到。

“玄溟身上加上两处大伤一共是二十一处伤口,大多都是剑伤,并没有什么严重的内伤,只是元气消耗有些严重。腹部的伤口虽然深,但是只要好好休息不乱动,修养一段时间也就没什么大碍了。”

把手洗净用帕子擦干,夏思瑾朝着红烛走去。

正准备开始剪红烛的衣服,夏思瑾突然想起了什么。

她对着把小推车推过来正准备继续帮忙的两个人挥挥手:“你们先出去吧,守在外面就行,红烛毕竟也是个女孩子,我一个人可以的。”

“是,主人若是有事,叫我们即可。”

夏思瑾点点头,看着箐藤和漠雪关上房门。

她轻叹一声,正准备开始动剪刀,抬眸时忽地发现窗户没有关紧,心头一阵警觉。

夏思瑾放下剪刀走到床边看了看四周,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便关上了窗户。

方才躲在树上一身黑衣的男人早就没了踪迹,这会儿正靠在不远处的假山后面喘气。

他望着高墙舔了舔后牙槽,颇有些死里逃生的味道:“还好我闪得快,若是被当成了贼人,重逢后的第一印象可就全毁了。”

拍着胸脯庆幸完之后,巫墨轩便趁着朦胧清晨轻松地翻出王府高墙,隐入街巷中间没了踪影。

屋内的夏思瑾正拿着剪刀撕开了红烛的衣服,只剩下肚兜和亵裤。

放下剪刀,夏思瑾从小推车的最底层端出另一只装着干净水搭着干净帕子的盆子。

用刚刚清洗玄溟的伤口一样的方式清洗了红烛身上的血污,随着盆子里的水越来越浑浊,红烛身上的伤口也慢慢清晰起来。

夏思瑾攥着手中的帕子,死死地盯着红烛腹部三道穿透的剑伤。

她深吸一口气慢慢松开捏紧了的拳头,放下帕子取过酒精和棉纱,给红烛身上深深浅浅的伤痕消毒,把止血散一点一点的撒出来,再用棉纱小心翼翼地均匀地抹在红烛腹部的伤口上。

给红烛上完了止血散,夏思瑾感觉到自己额头上已经满是汗珠。

她伸出手搭在红烛的脉搏上感觉到脉象正常,又摸了摸额头感到有些烫,输了一些真气给她,这才又松了一口气。

从墙边的储物柜里取出一块木枕垫在红烛肩下,让她和处理台之间空出一段距离,好给她包扎腹部的伤口。

有些吃力地处理完红烛腹部最严重的伤口,夏思瑾在门边的盆子里洗了洗手,擦干,拿起刚才箐藤给她擦汗用的帕子把额头上的汗珠尽数抹去,又用最快的速度处理了红烛身上其他大大小小的伤痕。

“箐藤,给红烛拿一件外袍过来。”

“主人稍等。”

夏思瑾把拿出来的药品稍微收拾了一番,箐藤正巧也拿着外袍过来。

“主人,外袍属下取来了。”

听到箐藤的说话声,夏思瑾把门打开一道两拳宽的距离,接过外袍之后重新把门关上。

替红烛穿上外袍系好腰带,夏思瑾又把红烛的头发解开,一头青丝散开在身后。

“箐藤,进来。”

箐藤推开门就见夏思瑾正在把红烛扶下床,两步上前小心翼翼地抱起红烛。

“小心她腰上的伤,轻一点,红烛身上到处都是伤,没一处是完好的。”

“是。”

抱着红烛刚迈出大门,就听见夏思瑾的声音传来:“把她和玄溟送回厢房安顿好之后到我院子里来,我有事跟你们说。”

“是。”

箐藤应承着,抱着红烛快速朝后院去。

夏思瑾脱了已经染血的外袍,又净了手,用帕子擦了擦手,朝外头走去。

漠雪和箐藤安置好玄溟和红烛,漠雪便来了院子里寻她,箐藤则去了小厨房。

夏思瑾坐在正位上,漠雪替她泡了一杯茉莉花茶,安静地站在她身后。

不吃兔的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