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凰后

权臣凰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1章 救治玄溟

“伏羲八卦阵,出!”

对于现在的玄溟来说,伏羲八卦阵的用处已经不只是能够干掉对方,还能够拖延对方的行动力为他逃脱包围提供突破口,是他现在最好的选择。

看见头顶上散发着光芒渐渐变大的阵图,围着他的暗卫瞬间停止攻击,像逃命一样退出阵图的范围圈。

玄溟趁机攻击,利用这个空档,握着剑解决掉一些逃的慢的以及刚刚逃离阵图边缘的暗卫。

在阵图即将落到头顶上的时候,玄溟跳出了范围圈,脚刚刚落地,那些暗卫的攻击就扑面而来。

应付得颇有些吃力的玄溟,稍微稳了稳身子,右手举剑迎上那些攻击。

“嘶。”

正在对付面前的暗卫,背后就被偷袭着挨了一剑,从胸口穿过。

玄溟闷哼一声,一剑割断了面前的人的喉管,反手一刺、向左用力一划,背后的人“噗通”一声倒了地。

有些艰难地呼出一口气,把左手伸到背后拔掉穿透身体的剑,右手一挥断了身侧偷袭的暗卫的呼吸。

另一边正在和控纸人纠缠的红烛,终是因为元气大伤、体力不支,手上的动作开始变慢,控纸人趁机抓住红烛的一个破绽,一剑刺向她的腹部,穿透了她小小的身板。

红烛痛哼一声,左手拿出藏在衣袖里的匕首,右手的软鞭一挥缠住控纸人的身体,自己顺着剑向前一使劲,让控制人手里的剑刺得更深,随后松开软鞭右手握住控纸人拿剑的手,左手迅速一挥割断了他的喉管。

“你,居然!”

控纸人瞪着双眼,话还没有说完就断了气。

红烛深深地喘了一口气,右手重新握住鞭子,但颤抖的手猛地松了又顿时收紧,她左手收起匕首,猛地拔出身体里的长剑扔在地上。

不知道是因为控纸人死了还是其他原因,不断增加的暗卫突然停止增加,已经参与战斗的黑衣人攻击陡然变快。

玄溟有些招架不住,身上又多了很多大大小小的伤痕,红烛深吸一口气握紧手中的长鞭,转身向玄溟的方向冲过来。

一挥鞭再猛地一收,站在玄溟身后的一个暗卫随着鞭子的离开应声倒地。

“阿溟,小心右边!”

“好。”

玄溟按照红烛的话,一个弯腰挡过了右边的攻击,举剑一刺再向后一击,挺身反手举剑一割,两个暗卫同时倒地。

红烛快速飞到玄溟身后和他一起对付暗卫。

正当红烛和两个黑衣人纠缠时,玄溟一声闷哼,红烛不安地转头,只见一个暗卫握着剑刺穿了玄溟的腹部。

而这时红烛一个分神,两个暗卫同时举剑再一次刺穿了她的腹部,又一同拔出剑准备进行下一次攻击。

红烛只感觉喉咙里一股鲜血涌出,嘴里一片血腥味,她使劲憋着那口气,鲜血顺着两边唇角淌出来。

左手颤抖着举起匕首,向前一转在两人进攻之前断了他们的喉。

“娣纤沧翎第三式,出!”

伴着红烛的话音,一阵海蓝色的光芒从地上冒出并快速向四周发散,暗卫都还来不及逃跑就被光芒包裹了全身,眼白被染成了蓝色,然后迅速举剑自刎而死。

看着最后一个暗卫的倒下,红烛就像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一般,缓缓地闭上双眼倒在了地上。

蓝色的光芒也随着她的倒下而散去。

“红烛!”

看着红烛向下倒去,玄溟惊呼出声,冲过去一把接住她。

他伸出手摸向她的颈部感受到还有微弱的跳动,玄溟紧张的心一下子放下去不少。

轻轻地把红烛放在地上,从她怀里掏出霜红,倒出一粒喂她服下,盖上瓶塞把瓶子放到了她的腰间。

按了按腹部的伤,困难的吸了口气,玄溟搀着红烛一步一步颤抖着向前走。

在迈出第七步时,玄溟轰然倒在地上,红烛也摔在了他的身边。

在倒地两人的身后,是一片乌压压的尸体。

没过多久,控纸人和那些暗卫的尸首全部化为了一摊血水,除了殷红的血迹再看不出一点痕迹。

天庭

“这两个小家伙跟着那小丫头不过几年时间,倒是长进了不少。”

一身黑衣的天帝坐在大殿上方,看着殿中央巨大的池水,勾起一丝欣慰的笑意。

池水中的映像赫然是昏倒在临汐国京汐城外树林里的红烛和玄溟。

站在池边的雪女看了天帝一眼,翻了个白眼没吭声。

“哎呀,阿凉,你不要对我这么冷漠嘛,搞得我好伤心啊。”

天帝从上方飞下来站在雪女身后,轻轻环住她纤细的腰肢,把头放在她的肩上,侧过脸在她的面颊上轻轻吹气。

“别把口气喷到我脸上,拿开你的猪蹄。”

雪女嫌弃地瞪了天帝一眼,嘴上说着狠话,手上却没有动静,依旧是环着自己的双臂,盯着池中两人。

“阿凉你这个样子说话好伤人啊,我们都是成过亲的人了,你怎么就不可以对我好一点点呢。”

说着天帝抬起头轻轻咬住雪女的耳朵,然后呼出一口气,感受到怀中人的轻颤,天帝眼中浮现出一丝得逞的笑意,重新把头放在她的肩上。

“大白天的你安分一点,我什么时候和你成亲了,不就是在人间的时候,喝醉了酒糊里糊涂地跟你拜了个天地,然后和你在一张床上躺了一晚上。我有说过要嫁给你吗,月老给我们证过婚吗?天帝金口玉言,别乱说话。”

雪女伸出手在空中一拨,池中画面开始变得混乱起来,接着又慢慢地组成一幅新的画面。

天帝依然环着她的腰,语气里带了些许的不满。

“什么叫做不就是,你敢去跟别的男人睡一晚试试看,别说躺一晚,他要是敢上床我就敢捏死他。”

看着怀中的女子面颊上浮现出的红,天帝环着她的双臂不禁紧了紧,抬起头轻轻吻上她娇嫩的唇瓣。

雪女拍开不想就那样放过她的天帝,转过头看着池水微微皱眉,有些担忧。

“红烛服了霜红暂时应该是没有危险,只是阿溟受了那么重的伤真的没有问题吗,胸口那一剑差点就进心脏了啊。”

不吃兔的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