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凰后

第10章 家人重逢

夏思瑾以前总是和箐藤他们四人讲不要在意这些繁冗礼节,只要不出错就行。

可这四人嘴上说着答应,却一直都不曾落下过一分一毫,时间一长,夏思瑾也就懒得再去说,便随他们去了。

夏思瑾刚进宫的时候。老轩王便已知晓夏思瑾归来的消息,一激动。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夏思瑾是他和已经去世的轩王妃的第二个女儿,也是他最宠爱、最觉得对不起的女儿。

毕竟当初夏思瑾五岁就离开了他们,这一走就走了整整十年,从黄毛丫头长成了豆蔻少女。

十年间,他们做父母的也只见过她一次而已。

早早就等候在门外的老轩王一看到马车在门前停下,便立刻朝前迎去。

待到夏思瑾在地上站稳,老轩王离她也不过只剩下几步之遥。

夏思瑾抬头看见已经双鬓斑白、略显苍老的父亲,眼眶瞬间就染上几分濡湿,心中一暖,走上前去扶住老轩王轻声道。

“父亲,女儿回来了。”

“回来好,回来好,回来就好,回来了就好。”

轩王看着已经与自己差不多高的女儿,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他转过头,悄悄用衣袖擦了擦眼睛,满脸慈爱地伸出手抚摸着夏思瑾的头发,一直眯缝着眼睛笑。

“真好,思瑾终于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站在一旁的夏雨岑看着夏思瑾,不停地卷起袖子,假意擦拭着眼角,然后上前一步扶住老轩王,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夏思瑾刚好就被她挤到了一边娇声道。

“父亲,既然二妹都回来了,我们也都进去说话吧,二妹这番回来,一路上定是舟车劳顿,我们总不可能和二妹站在大街上叙旧吧。”

“对对对,我都忘了,思瑾,进去吧进去吧,回家了就好。”

轩王一边说着,一边拍拍夏思瑾的手,而夏思瑾则眯了眯眼看向夏雨岑,眸中多了几分打量。

但听到老轩王的话之后,还是不自觉红了眼圈。

活了两世,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和她念叨着“回家”。

前一世叱咤风云却从来都不曾拥有过家,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十岁开始在死人堆里打滚,一步一步撑起自己的一片天地。

都是来到这里以后,才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了可以依靠的东西,有了可以值得守护的东西。

她点点头,吸了吸鼻子,勾着笑容扶着老轩王朝府内走去。

“姐姐,你这次回来了还会走吗?”

家中最小的夏雨颜扯着夏思瑾宽大的衣袖,一双眼睛晶亮晶亮地盯着夏思瑾,满脸的期待。

低头望着夏雨颜可爱的样子,夏思瑾不禁又多了几分暖意,她伸出手揉揉夏雨颜的脑袋,摇摇头柔声安慰到:“不会了,姐姐这次回来便不会走了。”

得到夏思瑾肯定的回答,夏雨颜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眉眼都笑弯了起来。

看到夏雨颜灿烂的笑脸,夏思瑾也跟着莞尔一笑,小心地扶着老轩王坐在正厅棕色的藤木椅上。

轩王是老皇帝亲封的异姓王,之所以能封王,大部分原因都是因为当初轩王还是大将军的时候,曾多次击退临沂国和凤栾国的进攻,杀敌无数,立下赫赫战功,这才有了封王的荣耀。

老轩王一生只娶了轩王妃一人,夫妻两共育有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

长兄夏刑子承父业,也做了将军并且同他父亲一样立下诸多战功军功显赫,如今是星睿的镇国大将军,长期征战在外。

这次夏思瑾回来,恰好他正结束了几个月以来和临沂的征战,传了胜利的捷报回来,不日便可归京。

其次是身为长姐的夏雨岑,如今已是十七年岁,再过段时间,等夏思瑾成人礼过后便会入宫为后。

而作为二姐的夏思瑾因为出生之时天生异象,且和那墨钥令能够产生共鸣,是名正言顺的救世主,出生时便被老皇帝赐名夏思瑾,不按照夏家族谱取名,同时被封为金云公主,集家国宠爱于一身。

马上就是夏思瑾十五岁的生辰,等及笄礼一过,她就会按照先皇遗诏,嫁给二王爷景洛晨。

最小的夏雨颜只有十二岁,还是黄发垂髫的年纪,但求亲的人都快把门槛踏破了。

老轩王一家就凭这些儿女,便注定了他青云直上的命途,一个镇国大将军,一个皇后,一个拥有公主身份还担着准二王妃头衔的神女,谁不想和这一家攀上关系。

有女儿孙女的想和夏刑扯上些关系,就算是个偏房也心甘情愿,家里有孙儿的,做梦都想娶夏雨颜做正妻。

只是可惜的是,轩王妃当初因生夏雨颜时落了病根,再加上长期思念夏思瑾忧虑不散,生下夏雨颜之后没几年就去世了。

为此,先皇特意追封轩王妃为一品诰命夫人,以皇妃之礼下葬。

星睿王朝建立百年来,从未有过一个外姓女人能得到这般荣耀。

只不过她之所以能拥有如此待遇,也是因为这些儿女罢了。

在夏思瑾离京的十年期间其实回来过两次。

一次是轩王妃去世。作为女儿必然要回来守孝,但轩王妃的头七都还没过完,夏思瑾就匆忙离开了。

除了景洛轩知道缘由,其余谁都没有告诉。

第二次回来,是老皇帝驾崩,新皇帝景洛泽继位之时。她作为救世主,不得不回来对皇帝登基进行洗礼祝福。

但景洛泽的登基大典过后第二天,夏思瑾又匆忙地离开了。

十年之间她只回来过这两次,就连当初夏雨颜出生,夏思瑾也只是寄来一封信问候,并没有回来探望过。

但也只有景洛轩知道,她在暗中通知了他,叫他对轩王府多加照拂关注,若是有事第一时间通知她。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虽说轩王一家地位崇高,拥有莫大的权利,但位高权重,也不得不让当初的老皇帝处处提防。

所以老皇帝才会定下夏思瑾和景洛晨的婚事,以此来牵制夏思瑾和轩王府。

当初老皇帝还在世的时候就在处处打压轩王,为的就是避免他们权利过大而起了谋反之心,免得这江山以后不再姓景。

不吃兔的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