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闱浮尘

第38章 悠悠生死别经年

秋高气爽的天气,皇后身子已经康复,公主也即将满百日,皇后照例去慈宁宫给太后问安

她今日穿了一身起花八团藕荷倭锻对襟褂,腰间上垂着两条碧色宫绦。

虽是生育了两个孩子,相距时间又短,可乾隆嘱咐了人给她调养身子,如今看不出亏损之态,反倒肤色明亮,衬得愈发年轻了。

慈宁宫--

皇后由玉琈搀着缓缓行礼

“臣妾给皇额娘请安”

太后抬眼见只有皇后一人前来,她挥挥手道

“免礼,身子还虚着快些起来吧”

皇后站起坐到一旁,太后看了看她,许是多日滋补,皇后的气色愈发好,太后心里鄙夷,面上却掩了掩情绪开口笑道

“如今你也要好生将养身子,免得像哀家一样落下病根”

皇后难得听她关心自己,也笑了笑道

“臣妾明白”

太后又问道

“公主如今可还好?胎中没有养足日子,总是不如永基那样康健”

皇后听了太后的盘问,有些心虚,自己孕中饮酒本就是大忌,这个孩子若不是乾隆一意坚持,怕是也来不到世上,自己平日不小心以至于早产,如今上天垂怜肯给她一个健康的孩儿,她已经知足,身子瘦弱了些又怎样呢,她会好好照顾她成人长大,看着她出嫁。

她低下头道

“是,是臣妾的罪过,不过如今已经健壮许多了,乳母说如今已经和正常的婴儿体重无二了”

太后点了点头,便转身从旁边的圆桌上取出玉匣,她缓缓打开,里边有一对小巧可爱的金镯子,太后举起来

“哀家这个皇祖母,身边没有什么好物件儿,这对镯子,还是哀家的公主幼时带过的,这金极好,小孩子带着也不重,东西虽俗,也是哀家的一份心意,愿她平平安安长大”

皇后站起身来接过

“臣妾代阿菡多谢皇额娘”

太后对皇后未曾大肆封赏这个公主很是满意,如今听了这名字笑道

“这名儿倒是好听的很,你如此容貌,公主十分可爱喜人,有时间常带来,哀家看看”

皇后鲜少见她如此和蔼,只觉得受宠若惊

“臣妾遵旨”

太后摆了摆手,让她坐下

“罢了,哀家今日有要事与你相商,今日和亲王府传来消息,弘昼福晋……殁了”

皇后坐到位置上,听到这个消息,她十分震惊,去岁自己还在家宴上看到了和亲王福晋,好端端的怎么说没就没了

太后叹了口气道

“说是患病而亡,也是可怜了孩子了”

她拿起手绢摸了摸眼角,言罢又吩咐道

“弘昼虽是离京数年,可如今回来妻儿俱是上了玉碟的,哀家听闻王府里没有别的姬妾,丧事你也派个人去和亲王府好生操办”

皇后听完太后吩咐,想起那个温婉的女子,自己言语之间曾经对她多有不善,她良久方道

“臣妾明白”

玉琈搀着皇后缓缓出了慈宁宫,皇后看向长长的甬道,想起前年冬日里,自己在此地初见和亲王福晋的景象,她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却又对弘昼不放心极了,她叹了口气

“玉琈,安排内务府几个得力的人到王府去帮手”

玉琈点了点头

“奴婢遵旨”

和亲王府——

弘昼怔怔的坐在院子里,盛暑已过,初秋的风里夹杂着丝丝寒意。

宛舒的身体还留在棺木里,清秀的脸庞与平常无异,棺木停在了王府正房里,偌大的房子里空无一人,弘昼抬着沉重的脚步走进屋子,双眼看着她的灵位,忽然双膝跪下,良久未动,他从怀里掏出宛舒留下的绝笔信

“阿玖,纵然知道了你的身份我还是愿意这样唤你,希望你不要怪我。

你被夫君救回来的那年冬天,还是个未及弱冠的少年郎,模样俊俏却满身是血,口中还唤着额娘和心上人的名字,我与夫君看着你腰间的玉佩,便知你不是寻常孩子。这些年来,我与夫君俱是把你当做亲生的弟弟看待,也明白你心中的执念,如今知你心中对我夫妇有愧疚,可人活一世,不就为了个情字,谁都有放不下的羁绊,嫂嫂不怪你,夫君一心复仇,我与孩子整日随他颠沛流离,过得是刀尖上舔血的日子,如今他已入黄泉,我早便是要随他走的。只是放心不下幼小的一双儿女。

可是京中已经有人查出我与夫君从前的底细,京兆伊怀疑并着手调查,已经有人开始动作,当今皇帝生性多疑,若被他查出你曾与夫君共事,咱们怕是都不能幸免,我如今一死你不必内疚。

若非如此,咱们和孩子都保不得。

嫂嫂没有别的挂心,只求你好生照顾一双儿女,最好一生都不要让他们记得有我们这样耻辱的爹娘,你也要保重,嫂嫂知道你对她有情,可她身居高处,你还是要好生照顾自己,寻个知冷知热的人才是正理,今生所做的一切我不后悔,若有来生,我只愿夫君不再颠沛流离,放下一切。

我还有一心愿,如今我以你福晋的身份一死,他日必然要下葬皇陵,我实是不愿的,可你若是为难,记得将我的物件运回京郊埋两件在你大哥坟旁,免他泉下孤单寻不得我,时辰不多,好生保重”

弘昼一个人呆在屋里,他将怀中信件读完,打开灯罩缓缓烧了。火苗舔舐着信件,宛舒的字字血泪,都一个字一个字的化成灰烬,弘昼将这些字深深的刻在心里。

他看着空空的牌位,突然掩面哭泣。

许是积攒了太多的委屈,明明离开时他还是个少年,家里有等着他的未婚妻子和温柔的额娘,可如今物是人非,本以为这些年的颠沛流离早已让他心智成熟,若不是自己没有勇气,或许他们早就不会是如今这般殊途陌路,她等了他这些年,可是自己骗了她这样久,自己因为一时看不惯皇兄负她而回来,全然不顾大哥与七十条兄弟人命,如今又因自己宛舒自尽。

弘昼害怕,害怕若还是这样下去会有更多的人为自己的执拗付出。他一死何足惜,只怕连累无辜。

宛舒说得对,人这一生逃不过的情字,她就是自己逃不过的劫难,可她身在高处,如今儿女双全,自己于她而言,不过是个拖累罢了,又何苦执着呢?

弘昼将头磕到地上,狠狠擦了眼泪,他净了面后拉来永璔,对着宛舒的棺木磕了三个头,弘昼覆上永璔的头,那眉目像极了宁噩,他心里只觉愧疚,蹲下看着永璔哭肿的双眼

“永璔,跟着阿玛去很远的地方好不好?”

八岁多的孩子张望了一圈小心翼翼问道

“那娘亲和妹妹呢?”

弘昼嗓子沙哑说不出话来,他准备将安晴送进宫中,请乾隆封了格格随着额娘,也免得她自己孤单。

却未曾想到小小的孩子要承受与家人分离,可只有这样才能磨练出男子汉,弘昼狠了狠心还是道

“娘亲走了,妹妹要留在这里,只有咱们去好不好?阿玛会带你骑大马,爬山”

永璔大大的眼睛里蓄出了泪珠,却强忍着,不过八岁的孩子却是像已经懂了许多事,然后强忍着泪水对着弘昼点了点头。

弘昼鼻尖有些酸还是拍拍他

“去和妹妹玩吧!让刘嬷嬷带着你们出去玩,这些日子就住在刘嬷嬷家里,等阿玛走时就去找你”

他不能让宛舒入皇陵,便不能让安晴和永璔来亲自送她下葬。

永璔应了声好就耷拉着小脑袋出去了。

他知道疼他爱他的娘亲不在了,也知道即将要和妹妹分开,可他不能哭,娘亲说男子汉要像爹爹一样顶天立地流血也不能哭出来,他虽然快要忘记了爹爹的模样,但他希望娘亲可以开心。

宛舒的丧事未曾大肆操办,一切都遵循她的意愿简单操办,弘昼专门委托人找了衣冠来,放进她的棺木。

丧礼后的第二天,弘昼就驾车带着她的肉身,来到京郊一处不起眼的坟墓旁将宛舒埋在了宁噩旁边,将二人妥善安葬,因为怕往事揭开所以未曾立碑,弘昼在坟前跪了良久,他掏出怀中的一坛烈酒向地上撒去。

“大哥大嫂尽管安心,麟儿与安晴我定然好好照付”

他言罢朝地上叩了三个响头。

日薄西山时才依依不舍的驾车离去。

宁噩待他何止是兄弟情谊,他身在皇宫多年,不是得宠的皇子,母亲又终日礼佛,从不曾感受天家亲情温暖,只有幼小的妹妹榕鸢与他感情交好,但二人年龄相差较大,弘昼疼爱她。

他流放途中为人所害,他明白,那是四哥和太后动的手,只是他两手空空,没有回京复仇的权力。是宁噩救了自己。在自己落入山崖的万丈深渊中是他救了自己,待自己有如亲生兄弟,让自己入了帮派,哪怕知道自己的身份,也不曾对自己有所怀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可自己呢?满帮里数十条铁铮铮的汉子,就因为自己的任性,而葬身于京都侍卫的刀下。连个像样的坟墓都没有,大哥宁噩更是为了保全自己身份不被识破,而挡了那一箭。如今嫂嫂也怕连累,一同去了,只留下他们的一双儿女,弘昼心中暗暗发誓,纵使他日马革裹尸,这两个孩子,也得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我爱叉烧饭6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