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论坛回古代

带着论坛回古代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9章 真是气死我了

秦余停顿了下,然后再问道:“咳咳……刚才没听清楚,请问,缩头乌龟在骂谁?”

“缩头乌龟当然是在骂你!”红袍书生说完,觉得不对劲,生气道:“你居然说我是乌龟?”

秦余摆摆手,道:“兄台你自己承认的,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这时,围在桌旁的人们,听到身后的吵闹,都转过身来,见到秦余二人时,有认识红袍书生的人说:“这个唐宇又在刁难人,前面的小哥怕是要遭大难了。”

“唐兄,怎么了?”

唐宇怒气满满的看着秦余,后头,三个书生从楼梯口下来,向唐宇问道。

“原来是简兄,颜兄和李兄,你们几个不在上面等着,来下面作甚。快上去吧,那个人还没来呢。”

唐宇转身说着,再回头时,秦余早就不见。

四处搜寻一下,发现那小子正坐在前面的一张桌子上,旁边居然有两个美女作陪,比上次还嚣张,唐宇看不过去,移步到秦余那边。

跟他一起的三个书生见此,赶紧拦住了他,那叫颜兄的黑衣书生劝道:“唐兄,你是有身份的人,不要和这种名不见经传的穷书生一般见识。”

其余两人纷纷同意,对唐宇道:“有道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唐兄你乃宁州第一棋手,不可自降身份,与无名之辈相提并论,一会儿那人来了,怕会把你看轻。”

唐宇听了他们的话,觉得有些道理,便说道:“今天本来就是要找他们鹿山晦气的,既然有了那个人,又何须这小子呢,哼,今日算是我放他一马了。”

颜书生笑道:“好啦,我们且上楼去罢,那人听说在鹿山小有名气,我们得想好法子对付他。”

简书生道:“我早已摆下四个大题,如果他都能破解了,就算咱们输好啦。”

李书生道:“不要这样说,人家怎么也是鹿山的大才子,不是一般人。”

说毕,四人一起往楼上走去。

秦余看着他们,心中狐疑,不知是哪位鹿山才子,他怎么从来都没见过,想了想,不如趁这机会,也好见见,以后大家熟络熟络,切磋切磋长短。

这样想着,拿起桌上掌柜刚送来的糕点,直接往嘴里塞,看了看身边的陆菁菁,发现她面带愠怒,奇道:“你生什么气,谁又给你气受了,我想肯定不是我。快跟我们说说,也好帮你报仇不是。”

陆菁菁指了楼梯口上去的人道,“你被他们这样说,不生气吗,如果是我早就打过去了,我是替你不平。他们居然还要找鹿山的晦气,我看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秦余摇摇头,心中略微感激,本想说些什么,就在这时候,门口走进来三个书生,秦余定睛一瞧,当中蓝衣服的很是眼熟,另外两个好像是鹿山其他班级的学生。

“唐兄,简兄,李兄,颜兄,让你们久等了。”那三人向楼梯口的四个书生喊了一句,

“哈哈,说曹操,曹操到,韩兄啊,你可来了,等死我矣。”

四人听说,都一同返回下来,迎接这位来自鹿山的韩兄。

那颜兄下来后,拉着韩兄的手,问道:“何以这么迟?”

韩兄被他们围着,解释道:“韩某一直在找一个人,所以才耽误了些时间,但韩某没有找到他,听说也来镇上了,只是我走了大半日,都没见到人影。”

颜兄问道:“什么样的人物,能让你韩大才子亲自去找,别跟我们开玩笑了,一定是你故意迟到,却讲出这么些个说辞。”

他身边的简兄同时笑道:“是啊,谁人不知宁州韩溪,秀才考试得了第一,进鹿山的时候,排名也是第一,难道鹿山之上还有人把你这个第一打下来不成?”

说毕,其余书生都笑了。

韩溪摇摇头,连说不敢。

却说那唐宇虽要放过秦余,可终究心胸狭隘,何况秦余三番两次不给人家面子,这会子,鹿山第一才子来了,心想不如趁机数落他一番,也好给自己出气。

想好后,向韩溪说道:“你们鹿山,像阁下这样的人杰必然不少,但也有些沽名钓誉,爱拈花惹草的缩头乌龟……韩兄,请看那边,那个男子,阁下可是认识?这个人在鹿山恐怕是个不学无术的吧,他天天带着几个女人招摇过市,真是有辱斯文。”

唐宇身边的颜书生见此,知道唐宇的为人,看了秦余那边一眼,想到这人也是鹿山的,如果让两个鹿山的人争执起来,那岂不是更好吗,于是一本正经道:“我知道的可不止如此,刚才那书生说,自己的才能连什么韩溪都比不上,鹿山的山长见到他,都要客客气气的。韩兄啊,你说这样的人,可气不可气?”

颜书生如此说,唐宇等人怎么能不明白他的意思,皆在旁说道:“是的,我们可以作证。”

韩溪被他们一说,面露不喜,这群人是想挑拨离间,他们口中的人也不知是什么样的,现如今可得好好帮他,不能让颜书生几人的奸计得逞。

顺着唐宇的手,看过去,待见到那桌上的书生时,顿时眉开眼笑,“哎呦,我的秦兄啊,你让小弟好找!”

说着,人快步走了过去,边上的鹿山学子看到秦余,也都跟了过去,拱手道:“秦兄,一大早的你去哪里了?”

秦余站起身拱手道:“几位,别来无恙,今天阿娴要远行,特地与她送行的。”

阿娴?韩溪等鹿山学子纳闷地看了看秦余身边的女子,红衣红唇的陆菁菁他们认识,这个女人惹不得,另一边看起来像个温婉贤惠的女子,她的样貌,好生熟悉啊。

韩溪见了,顺嘴问了一句:“姑娘,你是跟苏闲苏学友一起的吗?你和他长得可真像。”

秦余看看他们,心中感叹真是一群睁眼瞎,比他还不如。

苏娴站起来道:“几位,韩兄,小女子便是你们口中的苏闲,只是因为某些原因,女扮男装,蒙骗了诸君,还请原谅。”

韩溪凝视好久,方笑道:“原来我们是出门见木兰,不知木兰是女郎啊!”

话一说完,另两个书生也笑了,他们看了眼秦余,想到这位秦兄虽然才识学问不错,但也是个笨人。

这边的笑声,引起唐宇的怀疑,他和颜书生几人过来,只听那韩溪再道:“今天,秦兄你可得好好帮帮我,也是在帮鹿山。”

韩溪的话,让唐宇等奇怪,难道这缩头乌龟还是什么名人不成,看韩溪的样子,八成是装的。

韩溪见他们过来,问秦余道:“刚才听我身边的几位说,秦兄要跟我比试长短?”

秦余摇头道:“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韩溪听说,似乎明白了些,回头对唐宇他们说道:“诸位,可知这位仁兄是谁?”

唐宇等想,鬼知道他是谁,你一会儿编出个神仙来,也证明不了是不是真的。

韩溪接着说道:“秦余秦兄,鹿山第一铁嘴也。”

秦余被他话呛到,自己很低调,才不是什么铁嘴。

唐宇等听了韩溪所说,还没反应过来,倒是刚才在桌上玩“太阳什么时候离地面近些”的书生,见韩溪所说的话,立即激动起来,他站起身走到秦余身旁,说道:“你就是秦余,那个会辩日的男人?”

“哦?老兄刚才说的鹿山才子就是他了吗?”

围观的群众反应过来,看秦余的眼神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秦余,会辩日的男人,还有一张铁嘴。

唐宇见所有人的目光都围着秦余看,心里不禁有些憋闷,原本高兴而来,现在只能干生气,一口话也说不出。

什么名不见经传,什么无名之辈,如果秦余没有名气,那么他们这些人又算什么?

一拳砸中边上的桌子,不想砸到的地方,正有根尖尖的木刺插在那儿,尖刺插进肉里,唐宇浑身颤抖,又要忍住不能叫出来,真是气死我了!

雁荡山的雁

作家的话
萌新又来求收藏、求推荐了,亲爱的读者们,把手中的推荐票给萌新好不好!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