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3章 维尔顿的酒后乱语

历史是不容改变的。

伊森利恩最终没有逃脱老弗丁的追杀,充其量也就多活了一会儿,交待些后事,含恨而终。

狂怒的老弗丁发誓要找出烧毁他城堡的兽人,可惜,罗比和凡妮莎在永恒龙的帮助下,返回了影月谷时间线,又那里找得到。

坠月之地,要塞内议政厅。

罗比揉了揉太阳穴,喝了口晨露酒,强打起精神来。

凡妮莎再次消失不见,又得由罗比来管理要塞。

有两件事必须尽快处理。

第一是要找出能替代白蛆肉进行圣光烘烤的食物。

第二是找出常年服用白蛆肉的副作用,用来克制强大的老弗丁。

“做不到的。”魔理沙•杜派格摇摇头:“我们兄弟会没有这方面的技术实力。”

魔理沙可谓是兄弟会的元老了,在范克里夫时代,她就是兄弟会的干部之一,对兄弟会上下无比熟悉。

虽说罗比后来者居上,但很多时候,也得听从这位元老的意见。

“那怎么办?”罗比没有了章程,如果这两件事无法完成,那么这趟时间之旅等于白折腾了。

“外包吧。”魔理沙道。

“外包?”罗比一惊,这可是很熟悉的词:“外包给谁?”

魔理沙掰着手指头道:“凯尔达隆岛的通灵学院,黑龙王子奈法利安的实验室,安其拉的虫卵繁育基地。不如把这两个任务派发给他们三家,谁先完成给那家结算。”

差点忘记了,兄弟会与这些声名狼藉的组织关系密切。

“就让被洗脑的贵族去办。”魔理沙建议道。

外包倒是个好办法,罗比点头同意了。

安波里村最近很平静,耐奥祖逃回去后,有人看到他修补好了獠牙。耐奥祖不断大放厥词,声称影月谷的末日就要来临了。

可惜雷声大雨点小,没听说他有特别的举动。

近来最为急迫的事是罗比的私事,陈.风暴烈酒带来了消息,玛尔德拉愿意来要塞与罗比一笑泯恩仇。

招待玛尔德拉的酒宴,罗比交给了维尔顿.巴罗夫。

维尔顿出身于大富大贵的巴罗夫家族,罗比觉得让他准备一桌酒菜,应该能上得了台面。

兄弟会这群匪徒的品味,还是算了吧。

维尔顿兴致勃勃的接下任务,一副我办事你放心的样子。

约定的时辰到了,不但玛尔德拉来了,还带来了陈.风暴烈酒,这倒是在罗比预料之中,熊猫人天生爱吃,蹭饭是正常现象。

当看到维尔顿准备的一桌酒菜,罗比嘴角一阵抽搐,看错了人。

酱猪蹄,卤猪蹄,红烧猪蹄,水煮猪蹄,香辣猪蹄,红焖猪蹄,地根草猪蹄汤……

维尔顿.巴罗夫,你上辈子跟猪蹄有仇么?

玛尔德拉和陈.风暴烈酒倒是没觉得什么,还以为这是兄弟会的特别项目。

毕竟这么多猪蹄摆在一起,想必有些外人不晓得的寓意。

两人各自一根猪蹄下肚,玛尔德拉嘿嘿一笑,拍开一坛酒,对着罗比拱手道:

“艾泽拉斯皆兄弟,联盟都是一家人,我先干为敬。”

说罢咕咚咕咚,一坛酒下肚,脸不红,气不喘。

陈.风暴烈酒也拍开一坛酒,像模像样道:“艾泽拉斯皆兄弟,联盟都是一家人,我也干了。”

我去,这明显是找茬呀。

这俩货绝对是有备而来。

“维尔顿,看你的了。”罗比怂恿道。

维尔顿吓得脸都白了,只得硬着头皮拍开一坛酒,小声嘀咕道:“艾泽拉斯皆兄弟,联盟都是一家人,我,我,干了。”

这货明显是个滑头,酒坛子狠命的倒下去,淋了一脸一身,自己倒是没有喝几口。

丢人呀,真给兄弟会丢脸。

幸亏罗比早有准备,拍拍手,霍格提着一坛酒,从门外走进来,拍开坛子就是一声吼:

“艾泽拉斯皆兄弟,联盟都是一家人,我连酒坛一起干了。”

咕咚咕咚,一坛酒下肚。随后霍格张开大嘴,咬向酒坛子,嘎嘣嘎嘣,像是吃糖豆一样,把整个酒坛子吃下去。

玛尔德拉和陈.风暴烈酒纷纷变色,这本事他们可没有,连忙竖起大拇指表示服气:“兄弟会人才济济,佩服佩服。”

霍格天生酒量好,千杯不醉,否则也不会让他打理旅店。

至于酒坛子,是提前准备好,用面食特制的。

霍格上了酒桌,抓住猪蹄,直接嚼碎咽下,连骨头都不吐,豪气无双,轻而易举震慑住了玛尔德拉和陈.风暴烈酒。

酒过三巡,大家喝得嗨了,酒桌上的气氛热烈起来,霍格不断吹嘘在艾尔文森林的壮举。

说是当年守护者麦迪文路过艾尔文森林,出言不逊,被霍格亲手擒获,幸亏莱恩国王求情,他才放人。

反正也没人信,大家跟着附和着。

提起之前的往事,维尔顿.巴罗夫突然哭了。

“想我巴罗夫家族,富可敌国,何等辉煌,布瑞尔,塔伦米尔,凯尔达隆,南海镇,都有我们家族的封地。当年与兽人交战,奥克兰克王室投靠了兽人,鼓动我们巴罗夫家族相应,我父亲死也不答应。”

“这事我们都知道。”霍格拍怕维尔顿的肩膀道。

“老巴罗夫仗义。”玛尔德拉称赞了一句。

“可你们还有不知道的。”维尔顿揉了揉通红的眼睛:

“你们可知为何洛丹伦至今没有码头,幽暗城和奥格瑞玛之间通行只能靠飞艇?亡灵们为何一艘船都造不出来?”

这倒是一桩奇闻,众人一同收声,倾听维尔顿的解释。

巴罗夫神情庄严,借着酒劲说道:

“那是第二次战争,古尔丹和奥格瑞玛率领兽人将洛丹伦王城团团围住,眼看就要破城了。我的父亲阿历克斯.巴罗夫无意间打听到,古尔丹计划在战争结束后出海,寻找萨格拉斯之墓。”

“父亲立刻购买了洛丹伦所有的船坞和码头,船坞全部烧掉,码头只剩下一座,当着古尔丹的面,父亲指着海岸线如密林般的桅杆,说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把我们全部杀掉,尸体扔到海里喂鱼,然后我的水手凿沉所有船,十年之内你出不了海;第二:马上带领你的部队出海,这些船和水手算是我送给你的,古尔丹做出了第二个选择。”

闻听此言,众人皆变色。

当年古尔丹带领一半兽人出海,才导致了兽人兵败,按说古尔丹根本无需急于一时,原来其中有这个缘故。

“老巴罗夫真乃大丈夫也。”众人齐声赞道

巴罗夫缩了缩脖子,唉声叹气道:“谁成想战争胜利后,泰瑞纳斯国王把我们家的地收走了大半,说是为了建造兽人收容所。”

“即使这样,巴罗夫家族也不该投靠诅咒教派呀!”玛尔德拉埋怨一句。

巴罗夫瞪大了眼睛,辩解道:“这都是被逼无奈呀!”

“谁逼迫你?诅咒教派?”

巴罗夫摇摇头,一脸苦楚道:

“最初,国王说要养活兽人,收走了我们一半粮食,这也没什么,做点粥,就和着野菜也能活下去。后来国王又说,必须保证兽人顿顿有肉吃,要把我们的粮食全部收走,这不是不给我们活路么?”

“凯尔达隆湖区是洛丹伦的鱼米之乡,以我们巴罗夫家族为首,大家都在等我们表态。那时候我们家族尚有余力,洛丹伦军队奈何不了我们,但他们有白银之手骑士团。”

“最开始来的是莫格莱尼,他摇摇头探口气就走了,然后是提里奥.弗丁以及他的私军,被我们家族的护卫打跑了,最后来的是乌瑟尔,他把战锤放在我家门口,我家的护卫没一个能搬得动。”

维尔顿狠命咬着猪蹄,像是吃某人的肉:“我生平最恨的就是光明使者乌瑟尔,每次路过瘟疫之地,都要到他的墓地拉一泡屎,一见到猪蹄,就会联想到白银之手,恨不得将他们生吞活剥。”

“之后呢?”

玛尔德拉为维尔顿倒了一杯酒。

“打不过,就只能妥协。”维尔顿面容纠结着:“后来,大法师克尔苏加德来了,他说能帮我们抢回粮食。在达拉然的大法师中,就数克尔苏加德最有良心,就在我们胜利而归的时候,麦迪文突然跳了出来,说了一大通,说什么兽人是艾泽拉斯的救世主,没有兽人,我们都将被燃烧军团毁灭。两人意见不合,开始斗法,克尔苏加德气定神闲,冰霜爆裂,麦迪文被打得只剩下半条命,变乌鸦逃走了。”

“等等,你是说克尔苏加德打跑了麦迪文?”罗比感觉有些凌乱了:“维尔顿,你喝多了吧。”

星际法师麦迪文,那可是大名鼎鼎的守护者,克尔苏加德怎会是麦迪文的对手?

“没错,我亲眼所见,千真万确。”

维尔顿信誓旦旦道:“我们把粮食抢回来后,发现根本不能吃,兽人在粮食里掺了自己的血液。”

“兽人之血?难道不是瘟疫么?”玛尔德拉问道。

巴罗夫哈哈笑道:

“你们绝对想不到吧,兽人之血就是瘟疫的源头。”

……

送走了玛尔德拉和陈.风暴烈酒,维尔顿彻底喝晕过去了。

克尔苏加德打败了守护者麦迪文,罗比对这件事耿耿于怀。

等维尔顿酒一醒,罗比立刻跑过去质问。

“我说过么?哈哈,那是酒后醉话,算不得数的。”维尔顿这货竟然不认账。

与兄弟会这群匪徒厮混久了,罗比也学会了察言观色。

“维尔顿,要塞的厕所,以后就由你负责…….”

风硲

作家的话
第一更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