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与千岁

刀与千岁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1章 拍马蹄

在一线潮和深蟒林侧方,有一个不高的丘陵,白雪皑皑的丘陵后,停有一辆马车,正是胡不归一行人。

数天前隋锦鲤和凌北吵着嚷着非要来看这大场面,不得已,胡不归只得带他们来看看,这一看正好看到怀高朗斩了崔昭展的首级,而后龙骧骑冲那“矛雨”林!即便胡不归也看得暗暗咂舌,心惊不已。两个小家伙更是眼睛也不眨,看呆了。兵锋之下,即便换胡不归带龙骧骑冲林,同样是个死。

胡不归和隋锦鲤过后同时摇头,嘴里念着:“不对劲,太不对劲。”

凌北听不懂,问:“师姐师姐,什么不对劲。”

隋锦鲤:“那梁九太不对劲,今后你要遇上梁九有多远躲多远。”

凌北摇头拒绝道:“我辈……”

隋锦鲤“咚”的一记暴栗打断他的“英雄气概”,也是头疼这师弟。

“笨凌北,等你习武达武宗之境,再讲这些大话。”

凌北感受下体内快到四品的内力,理直气壮道:“不远了。”

隋锦鲤更加生气,咚咚咚敲他个不停。人比人,气死人。

胡不归:“看完了,也该继续赶路了。”

谁想隋锦鲤两人还要再看。

隋锦鲤:“师傅师傅,看戏看全场,看不完会留下遗憾,影响心境的。”

胡不归笑道:“哪里找来的奇怪说法。”言罢也由得他们去,叼着烟斗嘬口烟儿。

今个师姐师弟俩继续盘坐在车厢顶上看,当看到那弱女子接亡亲时,不由一阵潸然泪下。

胡不归半眯着眼像在打瞌睡,这时他忽然睁眼,目里含精芒回望后头,啧啧道:“果然不能太嚣张,呵呵。”

“你们两个,在这呆着别乱跑,为师去会个老阉狗。”

隋锦鲤:“师傅,你别老欺负那些家伙,他们一个个阴恻恻的,要往后报应落到我们头上那可怎么办?”

胡不归笑道:“那就是你们技不如人,怨不得别人。阴谋算计这种事,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胡不归把烟斗放怀里,袖中折铁剑在手,残影连连离开。

隋锦鲤有些担忧,却又不好表现得太过明显,因为凌北学着她咋咋呼呼:“师姐师姐,师傅不会有事吧?折铁剑都提前拿在手了。”

隋锦鲤一脚给他踹下车顶:“要对师傅有信心!”

……

雪静静落,两座侧方丘陵后,柯通手中的两枚红色血滴子嗡嗡嗡高速提前转动。

胡不归行到他对面时,气势亦攀升到顶峰。

胡不归冷笑道:“怎么?揍了小的惹出你这老的?你不敢去先找梁九是怕了?”

柯通摇摇头:“手生,与你练练手,不多耗力。你也跟梁九有血海深仇不是?帮咱家一程如何?”

胡不归神色缓和下来,点点头:“也好。”

这两字“也好”刚落,折铁剑直行!剑比人快!

高速旋转的两枚血滴子化为两抹肉眼难见的红芒,迎上折铁剑。

两人兵器离手,近身肉搏,柯通袖中红丝如数不尽的毒蛇涌出,胡不归掌心面已相,一拂而过,如变脸,面色顿时作剑拔弩张怒目相。掌灯宗三大绝学之一,无别相!里面借鉴了佛宗的金刚怒目。

一身青龙真气外放三寸,红丝扎入这三寸,每进一寸便断去大片,近不得身。

柯通双爪如钩,一爪探向胡不归脸,一爪直扑胡不归心口。

胡不归两掌成拳,分别砸向这袭来的两爪。

硬碰硬,两人各退十数步,胡不归的头左右微偏两下,躲过旋转而回的两枚血滴子,其发丝被削断数根。紧接着他双拳改并剑指,真气短促御剑,这时折铁剑比血滴子更快,杀向柯通,柯通猛侧身,双掌挥出数十道残影,拍在折铁剑身上,拍落剑上的五成剑势,左手掌心被剑气划过,溢出一丝血。

就在这时,后方传来隋锦鲤的高声惊叫:“师傅师傅!卑鄙无耻的梁九奔往我们这边来了!救命救命!”

胡不归与柯通双双大怒,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样无耻的。

两人立即罢手,高速冲向隋锦鲤那边。

果然,深蟒林外来了一条“雪蛟”,却是梁九高速直线奔跑留下的雪尘。目标直指隋锦鲤这辆马车。

两方皆在快速接近,梁九见到这两个老怪比自己快上一线,没办法,他离得远,当下只得一个急刹车复又往回跑。

胡不归与柯通双双站在车前丘陵上,指着那方大骂道:“梁九!你无耻!”

梁九行到一半,停下,转身回指:“你们两个才无耻,怎么,在后面互相砥砺境界,好一鼓作气弄死本王?想得美!”

梁九分外恨恨盯着胡不归:“胡老怪!本王就问你一句,你是不是还想插手两朝事!”接着他目光森寒盯着他身后那两个小娃,装出一副变态笑容。看得隋锦鲤和凌北头皮发麻,赶忙躲到胡不归身后,不给他瞧。

胡不归恼怒不已:“本宗这就走,要我两个亲传弟子以后有个三长两短,你也别想好过!”

梁九:“他们短不短关本王屁事,倒是你,你要再敢惹本王,你们三逃到天边我也会布下天罗地网弄死你们!”

胡不归不与他打嘴战,愤愤把两个徒弟拎了扔上车里,说了不要再呆下去,非要看什么大场面,以梁九的鸡贼岂会没注意到他们。

梁九转眼,手指点点柯通:“你个阉狗,你看看你的狗崽怀高朗蠢不蠢,你……”

柯通明智的先行退走,不要听这诛心论调。心道如今这梁九,当真不得了。他皱眉快速盘算起来。

不怕莽夫,怕的是谋武双全的枭雄。只能暂且等一等,等大燕百万雄狮入林不断消耗掉梁九的实力,然后徐徐图之。此次若行错半步,他很确信自己得把命填上。而且,他们之间,还有更深的陈年旧恨,他先前见到梁九的眼神当中,那狠戾之色似浓得发烫,两人皆不敢提这事。若提了,这天下没得完,他也想他那还未出世的曾孙辈,能活在太平的世道里。

梁九带着一身戾气回到深蟒林中,李疤子赶忙拽着石大柱回去干活。但两人一路仍旧大声道。

李疤子:“大柱,你看王爷厉不厉害,一人撵跑两个武宗,都不用动手,那两个老鬼吓得溜得那叫一个快。”

石大柱憨笑:“王爷万妇莫敌。”

梁九当然听到了,过来当真给两个不专心干活的家伙绑在树上。

梁九:“大柱!没文化就别学别人拍马屁,什么万妇莫敌!跟我念,fu,第一声。”

石大柱:“……”

两人这马屁老拍马蹄上,一阵愁眉苦脸。旁边铁浮屠将士见怪不怪,心道要回去非得咬着牙识些字。不为别的,就为王爷。除了战力第一,马屁也要第一,独得王爷青睐,羡慕死那四军。

白头见白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