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与千岁

第29章 超凶

雪林深处,大雪子正在蹂躏一条无辜的林蟒,这林蟒在窝里冬眠得好好的,谁想大雪子这跑跑那跑跑给它窝踩塌了,气蛇。

它出来就要去缠大雪子的腿,跟它拼了,谁想大雪子马蹄后蹬,给它蹬飞出去,顿时给它蹬晕了。大雪子这暴脾气,调头立马弄废它,凶得一匹。

衣衫褴褛的两狗子这时出现在大道上,远远望着那座巍峨高城,黎青城。抹把辛酸泪,没马的日子,靠腿走江湖,简直折磨人。

汤狗子:“小宝,等咱们发了就去大梁买个马场,天天换着骑。”

聂狗子拍拍自己酸疼的狗腿:“必须的,那大梁王朝忒狠了,这是真给大燕砍断腿。”

两人一瘸一拐继续缓缓前行,汤狗子:“这会要是有匹大马子该多美。”

聂狗子:“那是。”

道边山丘后这时隐隐传来“蹄哒蹄哒”之声,两狗子一顿,摇摇头,以为出现了幻听。再前行几步,这蹄哒声越来越清晰,蹄声劲足有力,两狗子眼前一亮,忙争先恐后爬上山丘要去看看,这时大雪子亦同样刚奔上山丘。

当两狗子与大雪子在山丘顶相遇时,两方皆一愣,两狗子在看清这匹大马的模样后,一惊,然后大恐。

聂狗子:“见鬼!快跑。”

汤狗子:“这尼玛是死而复生的大马子?”

大雪子瞧得他们对自己指指点点,顿时大怒,蹄撵他俩,两狗子哇哇乱叫狂奔上大道,但哪跑得过大雪子,大雪子给他们两人屁股上各印上一蹄。

两狗子一趔趄,更加卖命的狂奔起来,这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

聂狗子:“真是夜路走多了见到鬼……”

汤狗子:“大燕这地界越来越邪门了……”

大雪子一直追他们到城门边才停下,眼里似充满灵性的戏谑之色。就在这时,城头坠下一青衣女侠,大雪子抬头好奇看她,青衣女侠如今伤痕累累,气息紊乱,只来得及用剑划墙缓住下坠之势,跌地之时噗的又吐出口血,她微偏头,看到了大雪子,大雪子亦看着她,而后大雪子好奇的走近她闻了闻,身上有那人的味道。

女侠正是樊幕灵,樊幕灵眼神先是一惊,而后黯淡下来:“罢了,生死自有定数。可怜的大马儿,今后我便伴你左右。”樊幕灵说完后便翻身上马背,大雪子有些犹豫,但城墙上这时又追赶来数名粘杆处高手,大雪子调头,后足发力,踏雪,一路雪溅,这速度快得樊幕灵惊得合不拢嘴,她在马背上流下泪来:“好马儿,我们真像,同样命不好,但身手都是顶呱呱。”

大雪子嫌弃的呼噜一声,若不是你身上有那人的味道,想上背?做梦,而且这只是暂时的。

……

城中,贾记打铁铺密室,就着一碟花生喝着小酒的梁九待到外头彻底没了动静,这才背着手出去看看。

院中尸体三具,烂棉被一条,被砍得棉絮乱飞。

梁九眼望北城门的方向,长舒口气,心道:“可算摆脱了那大麻烦,只是可怜了本王的棉被。”

梁九走到三具尸体前,起脚一一把他们踢出院墙外,然后拎过井水洗地,洗地的同时心中还有愤愤然,太过分了,先前那女侠身后追着一长遛的粘杆处走狗,竟然还回来找他,而且她闯入院中后竟然还引那粘杆处走狗一间屋一间屋的打个圈,边打边大声问有没有人,在不在,救命之类的。白瞎了他一时的好心。

黎青城这样的繁城并无宵禁令,但今夜不知为何,黎青知府孟修永突然下令全城宵禁,家大业大的一些宗族似乎嗅到了一股不安的气息,纷纷提了重礼上门去询问究竟发生了何事,却是皆吃了个闭门羹。这便是最明显的信号,大家伙纷纷把重礼放在门口,匆匆而回。这是,走的意思!

汤聂两狗子被拒之城门外,天亮才得进城。没办法,两人只好在城下升起堆篝火取暖,这又被上头的军爷喝令熄掉,离远些去。可他们怕啊,先前那马儿的蹄还印在腚上,红通通疼得很。但军爷们抽出了刀,两狗子只好老实离远些再升篝火。

天寒地冻,火光飘忽,两狗子轮流守夜,一人盘膝练功以抵御寒气,另一人则警惕山丘及雪林的方向,以防又被马儿欺负。

换值的时候聂狗子开口道:“小白龙,你说那匹遭‘瘟’马要是没遭瘟,该是何等的骏儿爷啊?”

汤狗子:“谁说不是呢,可惜了。以后咱们的马场只要这样骏的马,其它的瘦马一律廉价卖给那些愣头青。”

聂狗子一想,他们前些日子不正是买的那样的瘦马,不由怒道:“你怎么蠢起来连自己也骂。”

汤狗子缩缩脖子:“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还是休提的好。”

……

梁九这时洗完地,经他们这么一闹,这地没法再呆下去,他去把放门口的染料提回密室,开始填色,没一会这兔子全身黄唧唧的,梁九等它晾干,然后最后添一笔笑脸。

“大作啊!”梁九欣赏一番自己的杰作,不忘给自己拍个马屁。然后留下一封指令待得天蒙蒙亮宵禁令解除,换地方住去。

……

当贾铸回来一看,顿时圆目直瞪,不得了,这动静怎么这样大,窗烂烂,院里地上的棉被亦破破烂烂,这是何等的……干柴烈火。

梁九要知道他这龌龊思想,能先捶他一道再换地方。

贾铸再到打铁台一看:“咦,这里怎么还有把大蛇刀?”

只见这刀如蛇般弯弯曲曲,看的贾铸啧啧称奇,旁边还放着盘土豆条,梁九打铁想事情最后是为了整盘下酒菜,谁想遇到那令他懵逼的女侠,这土豆条也来不及烹饪,贾铸眼前一亮,心道王爷真是大才。但他可不敢真拿这大蛇刀削土豆,赶忙给它收藏好,这可是王爷亲自铸造的宝刀,以后拿回去炫耀准能馋死那群老哥。

换家客栈住下的梁九打算先睡个早觉,至于大雪子,他不担心,大雪子的马兜里有足够的上等马草,够它嚼上好几日。

……

白头见白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