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与千岁

第120章 小马儿

酒饱饭足后察猜开始接册封令,这一纸册封令由女帝梁玉念出:“察猜,现任命你为大梁第六虎,名号‘凶芒虎’,取意凶芒毕露一词,你需负责担任一支名为‘虎牙’军的统帅,此军数量贵精不贵多,相当于大梁的特种部队,归朕与千岁直接管制。钦此。”

察猜单膝跪地受命,领命:“末将察猜,谢主隆恩,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领完命的察猜起身好奇道:“陛下,这虎牙军在哪?”

梁玉:“往后神武楼刀卫会被取缔,二千八百数的刀卫将被编入虎牙军,如今皇城有容嬷嬷与我师姐两大武宗坐镇,暂不需要他们护卫,晚上在皇宫还会有个接风洗尘宴,朕会安排你与你的部下们见个面,好吃好喝聚一聚。”

梁九待得察猜问完,然后与察猜勾肩搭背去:“察猜,我这有一本《罗汉指》送你,你那伸缩手能不能教一教我?”

察猜点头笑道:“自然没问题,学这《筋骨决》之前,还得从《皮骨录》开始学。期间有些痛苦,王爷……”

梁九摆手道:“痛苦算什么,我以前脑壳天天疼,偏头痛才叫痛。本王打算学会之后用来千里之外捏人脖子,就是神仙也给他吓尿,你说是不是……”

梁玉掩唇偷笑,心道皇叔又在吹牛皮了……

就在这时,门外吕川来报:“启禀千岁,府外有驿卒求见,名冯兴。”

梁九略一思索,对察猜道:“察将军,你先去神武楼与你的部下多亲近亲近,晚饭时分记得一道去皇宫。”

察猜躬身叩拳离去。

“吕川,你去监野司大牢提个人过来,要善待知道不?”

吕川同样领命离去。

梁九带上梁玉先去玄武湖。玄武湖热闹得很,由于湖面的冰化了去,大雪子恨恨的在湖边跑来跑去,湖中心是千年,千年时不时探出一个头挑衅一下大雪子,像是在嘲讽它你有本事下来啊!

青衣在细嚼慢咽湖边草,边吃边看热闹,辞夕玦在侧,也给它们三逗乐了,脸上的笑容多了许多。

大雪子是谁,最受不得激,这火爆脾气,它退离湖边许多距离,然后一个猛冲锋,这是真要跳湖!跳进去揍那千年!

千年见状立马认怂,乖乖,不得了,雪爷这脾气。只见千年立即沉入湖底,不敢再露头。

这时梁九牵着梁玉刚好见到这一幕,梁九怪叫道:“雪子,你可是要成仙!快停下!”

梁玉急急跑上前:“哎呀!真是为你们有操不完的心,千年,都说了不准挑衅雪宝儿,你这赖皮性子,就知道惹雪宝儿生气。”

在大雪子即将落湖的一瞬间,辞夕玦踏水而行,袖中大片青丝暴涨,裹住大雪子,又给它拽回岸上。

大雪子马头蹭蹭辞夕玦,然后得意的对着玄武湖呼噜一声,像在说你个老王八,有种上来啊!

辞夕玦轻抚抚大雪子的马颈,心中亦对这马儿喜欢万分,这时见到梁玉行来,她对她柔和一笑,梁玉小跑过来给辞夕玦行礼:“玉儿给师姐请安。”

辞夕玦伸指给梁玉被风吹乱的发丝捋到耳后:“要多花些时间练功,别老跟着那人到处跑。”

梁玉歉笑道:“嗯,玉儿记住了。”

辞夕玦见到梁九时,她神色复又恢复冰冷,回头牵过青衣到千岁府后山散步。

梁玉:“师姐,雪刚化,还是挺冷,你多穿点。回头我再送几个暖炉去你那屋。”

辞夕玦回头,点头,眼中暖意很多。

梁九嘀嘀咕咕:“这冷美人真是,冰都化了她还不化。”

梁玉拽拽梁九:“皇叔,不许说师姐坏话。还不是你惹师姐生气的,竟然偷看我们练武,口诀也给你偷学了去。”

梁九一脸面无愧色笑道:“那是玉儿晚上会说梦话,把口诀暴露了,所以皇叔才学到的啊。玉儿心里肯定向着皇叔对不对?”

梁玉气哼一声:“皇叔往后要再这样,我就向着师姐去。”

梁九哈哈一笑,牵上大雪子:“雪子,走,带你去见个熟人。”

大雪子别过头,挣开他的手,改而跟在梁玉身后马蹄点点。梁玉嘻嘻哈哈笑,得意的看一眼梁九,还扬了扬白净的下巴。

梁九给她竖个大拇指:“玉儿当真可爱无双,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女帝梁玉笑声更加清脆如铃,红了红脸蛋:“哪有皇叔说的那样好呀,嘻嘻。”

梁九:“本王说有,那就是有。”

梁玉:“油嘴滑舌的皇叔,你不乖哦。我们快去门口接冯兴。皇叔,雪宝儿就是冯兴赠与皇叔的吧?”

梁九:“对。正所谓宝马赠英雄,是不是?”

梁玉点点头:“那是。”

离开不远的辞夕玦抖抖耳,心中恨恨的想,这无耻臭屁的千岁,怎么什么好事好马好人都落到了他头上。

大雪子当然没忘记冯兴,兴冲冲围着他转悠,不时蹭蹭他。

贼寇横行的年代,大雪子是冯兴从一个狼窝里捣腾出来的,它那野马群族都被饥饿的狼群吃了,然后饥饿的人吃狼。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小马儿,别来无恙。你又壮实不少。”冯兴笑呵呵的伸手搓搓大雪子的下巴,大雪子舒适的眯了眯眼,冯兴不会取名,收养大雪子时便一直小马儿小马儿的叫它。

梁九与梁玉顿时眼前一亮,原来大雪子的命门在嘴儿下巴,一摸摸就能乖乖的。

冯兴欲给梁玉与梁九行礼,梁玉抬手:“冯将士平身。”

梁九过来与冯兴勾肩搭背:“冯老哥,外面风大,我们回屋说。我自酿了些白酒,你给品品看。”

冯兴欲言又止。

梁九理解道:“冯老哥是为那雷卓勇而来?小事,本王即便不看冯老哥你的面子也得看大雪子的面子不是,雷卓勇一会就来,就算关牢里本王也特意叮嘱过多加照顾没用刑,他威丰镖局这常年给驿军又是送衣又是送鞋的,本王岂会不记得。但倒马一事牵扯太大,有关朝廷颜面与法度,所以本王只是抓他进牢做做样子,你别往心里去。”

冯兴欣慰的笑道:“王爷大恩,王爷您还会酿酒?”

梁九:“那是,包醉还头不疼,这酒名叫葫芦小金刚酒,除了壮胆还能壮其它的……”

冯兴一脸不信:“王爷,我这辈子喝过的酒比吃的饭还多,您可别蒙我。”

白头见白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