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冈图雅的复仇者

第46章 NO.60 谍报·挑衅

深夜寂静,隼羽庄园,庄园里弥漫着朦胧的薄雾,雪依旧在飞舞着落下,薄雾间参杂着幽冥般的白色,整个庄园异常的寂静寂静到甚至有些惊悚恐怖,庄园的主楼阁楼的窗口突然间闪出一道明晃晃的亮光,只见晨文茜一脸慌张的拿着手机,手机手电筒的光在黑暗中异常刺眼,漆黑的走廊玻璃映着窗外蓝且透亮的圆盘之月,手电筒的光摇摇晃晃的往阁楼上照去,无尽且幽深的黑,黑的像一张巨口要吞噬一切一般。

“我是真不放心,妈的,虽然要是被发现了指不定又是一顿毒打,但是也好,打死我我也解脱了!不过据我偷听的结果来看应该是一次大动作!”晨文茜皱着眉头喃喃自语着艰难的一步一步踏上木制的台阶,满是淤血的双腿每走一步都在战栗,那种属于肌肉最原始的痛每一次都往心头猛扎。原木台阶时不时发出嘎吱嘎吱的扭曲声音,似乎是在讥笑嘲讽晨文茜现在的愚蠢行为。

“不过,时间有限,隼羽十二点会议完毕,我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拿到东西。”晨文茜看了看表,指针准点指向十一点,她快步贴墙移动,避开所有监控摄像头并且利用神谕子把体温降低,躲开来回移动的红外射线,幽深走廊尽头的金属房门后就是隼羽的在家办公室,这可以说是一次为期一小时的谍报行动,成功与否全在于速度。

“钥匙孔么,那我用回形针!”晨文茜撩了撩头发,她快速从粉色发卡上拿下预先藏好的银色回形针,插入锁扣,经过将近十分钟的摆弄只听锁扣内咔嚓一声,房门随即缓缓的向里打开,里面是黑洞洞的一片,勉强的可以大概的看清陈设,一张办公桌,一排沙发,一排书架,还有一个环形的欧式观赏式鱼缸。

“我来看看,电脑启动!”晨文茜快速翻身进入房间,房门迅速反所,房间里一旁的观赏鱼缸泛着幽幽的蓝光,里面的鱼愣头愣脑的盯着晨文茜看,此时晨文茜满头大汗的摸黑打开了电脑的主机,随着系统专有的打开声音,进入输入密码界面,锁屏背景一只黑色苍鹰映入眼帘,晨文茜从一旁的餐巾纸盒里抽了一张纸垫在鼠标上,另一只手早就带上了手套。

可见键盘快速敲击,桌面进入,自己这个当老婆的要是连老公个电脑密码都记不住那可真是白当。偌大的曲屏电脑上一桌面各式各样的文件,异常杂乱,找起来估计要花点时间!此时此刻距离安全时间一个小时还剩四十分钟。

“可恶,这王八蛋怎么都不理桌面,这么多东西!”晨文茜暗骂道,嘴里叼着一张白色的储存盘,鼠标飞速的点击着一个个文件图标,汗水一滴一滴如同滚烫的的铁水般砸在桌面上,紧张如同树根一般已经缠满了晨文茜半个心脏,低头可以看到桌面上已经铺满了白色纸巾,为了做到来无影去无踪!自己也是学过一年的谍报的,基本要素还算记得很清楚。

晨文茜依旧陆陆续续的点开一个个文件,突然一个红色的巨兽图腾突然印入晨文茜的眼帘,关键词显示:“投资,学校,神域帝都,XC区军火库”终于找到了!到现在为止效率还算不错!此时距离安全时间一个小时还剩大约三十分钟。

“猩红之玉计划?!好的,不急,存储盘插入,拷贝开始OK!”晨文茜金色的长发已经快被汗水彻底浸湿,她低吼大喜,手里的存储卡往主机的磁盘口里缓缓的推入,回车键轻轻一敲,文件下载界面显示长长的绿色进度条,“当前下载进度百分之二十。”系统的机械女声微弱的传来,现在距离安全时间一个小时会议结束还有二十分钟,算来算去应该来得及,千万不要慌,一步一脚印稳扎稳打。至今为止所有的一切应该可以说全在我晨文茜的掌握之中。

“百分之六十,很好………,十五分钟给我解决!”晨文茜死死的盯着电脑屏幕,手指焦急的敲打着电脑桌面,电脑发出蓝色的光芒映照着晨文茜满是汗珠的脸庞,虽然是在寒冷的冬日,也不知道是否是心理作用周遭的温度感觉像一个高温压缩机,仿佛万物都要在这里蒸发殆尽。

这时窗外传来了喧哗声,车子的远光灯透过木雕窗框投在桥上,投影的样子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暗影巨兽,晨文茜猛然一个激灵蹦向窗口,窗外的雪地里停了几辆五颜六色的豪车。只见豪车旁站着几个西装笔挺的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隼羽神人当然也夹杂在其中,可以看到他脸色极度泛红,很显然是喝高了。

“妈的,怎么那么快,还剩多少?我测九十!快啊!………”晨文茜开始有些焦灼了起来,黑暗中的屏幕上闪烁着百分之九十的绿色进度条,文件拷贝中………突然左下角的网络连接突然变成了红色叉字。

“靠!不是吧!网络连接?”晨文茜咬牙猛的一砸键盘大骂道,此时电脑界面弹出了一个灰色的方框窗口,“下载文件请检查网络连接,下载中断,点击查找问题。”此时窗外的雪地里传来了隼羽神人与众人稀稀落落的道别声,豪车的引擎随即响起并且逐渐远去,隼羽神人甩着衣服走进了庄园。

“有点麻烦了!预计进入楼道三十秒,走楼梯一分钟,阁楼走廊二十秒,开锁大约五秒,应该没什么问题。”晨文茜咬着血色的牙银蹲在桌子下的主机旁,只见拔下网线默念着五个数又猛的插了回去,路由器的彩色显示灯再一次亮起,“网络连接正常,当前下载进度百分之九十五,进入下载补丁完成阶段。”电脑的机械女声虽然是如此爽朗好听,但是现在在晨文茜的耳朵里就变的异常刺耳,甚至可以刺穿耳膜。

“脚步声么?”晨文茜垫起脚尖快步走到了房门口,一声一声异常有规律的脚步声从门缝底下的疑似模糊到异常清晰,此时黑暗的走廊里,隼羽神人满脸酒气的摇晃着身子,手上拿着褶皱的西装外套。只见他眯眯笑着从腰间掏出钥匙,钥匙在月亮的照耀下反射着银光,此时距离自己办公室的门只有几步与一门之隔。

“草草草!百分之九十九,别跟我说卡着了!他在开锁!”晨文茜大汗淋漓的拍打着桌面,屏幕上的绿色进度条只剩下那么一丝丝就要到达尽头了,但是似乎就像是卡住了一般就卡在九十九一动不动,门锁开动的声音在此刻变的异常惊悚,宛如深渊之中的丧魂去,只听把手转动,隼羽神人迷迷糊糊的走了进来然后打在黑暗中摸索着灯的开关,此时的晨文茜一脸紧张嘴里叼着存储盘从墙角匍匐前进,自己曼妙的腰肢就和隼羽神人的脚踝只有毫米之隔,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晨文茜咬紧了嘴唇一下子踏上沙发从窗户虚掩的缝隙中钻了出去。

“今天酒店的妞真不错!”隼羽神人环顾着空无一人的办法醉醺醺的说道,一边说着还一边解开领带然后瘫倒在沙发上立马昏睡了过去,不省人事,此时此刻在窗外的冰天雪地之中,晨文茜打着寒战,整个人嵌在窗户下的狭窄且粗糙的岩墙上,雪花落在她那满是淤血的裸露大腿上生痛无比,只见晨文茜拿下嘴里的存储片塞进胸缝里翻身倒立稳稳的落在楼下自己房间的阳台上,她抹了一把汗长吁一口气用她那几近冻麻的手打开玻璃移门,翻身上床拉过被子,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把存储盘里的东西想办法寄给神域帝都政府就行了!此次谍报任务可以说是完美的落下帷幕!

神域帝都XC区,西郊跨海大桥,现在是凌晨六点,因为是大冬天黎明要比一般的时候要晚上许多,现在的大桥上还是一片火光和硝烟,可以说只有翻滚涌动的黑色海平面目睹了刚才的一系列惨案,可见大桥上尸横遍野,残肢遍地。到处都是侧翻的车辆并且燃着熊熊大火,大桥的中部桥身被导弹炸的几乎快要支离破碎,一旁的钢缆已经断了好几根,树立在海水里的巨型桥墩也被炸断了数十根,可以说要是再损毁多一点这整座大桥都会坍塌!而这条大桥两边一边是XC区另一边就是岛屿陆游度假村和XC区第九区奈落山和XC区军火库。

“这已经不是人干的了!不但袭击运军火的车队而且连其他从度假村回来的游客都不放过!整座大桥一百多个人居然没有留一个活人!手段简直令人发指!”五宫重弥披着烙有天平的白色军袍看着眼前已经被摧残的不像样子的桥身大声说道。

“直升机的导弹和重型大口径的机枪!但是没有附魔!应该没错。”一个红色束身衣的独眼女人摸了摸断裂的桥体边缘闻了闻坦然的说道,透过眼前的桥体已经可以看见底下大片大片深黑色的海水,钢筋水泥被炸的极度扭曲变形。

“啊,五重将军,桥面两头全部封锁完毕,这桥要是没有个十天半个月是肯定修不好的。”一个身着青色袍子腰别武士刀的妹子推了推眼镜看了看四周说道。

“行,那得快点,这条公路可是连接着军火库的,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抢军火车队连平民百姓都杀的道理,这儿可是神域帝都啊!胆肥上天了!”五重宫弥说着蹲下身来看着眼前一辆被炸的只剩铁壳子的轿车,一个小女孩趴在车壳子里,五重宫弥感叹着把小女孩翻了过来,只见那小女孩背着黄色的玩具熊小包,她那幼小的身躯已经遍布弹孔可以说完全找不到一寸好的皮肤,那数不清的弹孔还在源源不断的冒着鲜血。

“看看!看看!这还是人么?现在是帝都各大学校的即将开学的时候,游客还有带孩子的家长基本都属于返程状态,我相信这些是个人都知道!这帮混蛋我不知道想干嘛,但是冲着一个活人都不放过的做事态度,我要是找到他们我也会一个活口不留。”五重宫弥颤抖着捏着拳头小心翼翼地把小女孩的尸体缓缓的从破烂的车壳里抱出来然后盖上了洁白的裹尸布。

“如你所见,车队工作人员全部死亡,物资全部被盗。”眼镜妹子走在五重宫弥的前面严肃的说着指了指桥头断裂处前方的一连串画有白色天平已经被摧毁的看不出车样的的巨型集装箱说。

“都是机枪,装备先进,但是没有魔法残留,一帮悍匪!”五重宫弥抽出腰间的半月型剐刀拨开了被炸的稀碎的钢铁残骸,残骸里全是古铜色的子弹壳,由此可见军火车队还是和歹徒搏斗过一段时间的。

“这是损失物资的列表,您先看着,我去高处看看整体情况!”眼镜妹子把一份用夹子夹住的纸递五重宫弥,说完便轻盈的跳上仅存的几根钢缆到桥顶去了。

“妈的,这都是贵东西,魔法装备是帝都的专利,这得要赔死啊!把我卖了都赔不起啊!”五重宫弥看着列表吓得腿一软脸一黑,旋即疯狂的揪起头发,此时深黑的海平面已经渗透出了一丝阳光,阳光像初生的鹰隼般极速的擦过黑暗的天际线,逐渐把这形同地狱般的桥面照的通亮。

“喂,印哥?”五重宫弥思绪万千的掏出了手机跳上桥梁的破败栏杆一边看着黑色海面尽头的那一丝阳光问。

“信长和总司还行吧!我这边实在有事走不开,具体情况能描述一下么?”印那冰冷的声音从话题里传来。

“不错,办事挺麻利的。情况是整座大桥对方没留活口,所有在桥上的只要是人男女老少全部已经判定死亡,总共大约一百多号人,军火车队物资全部洗劫一空,我已经看不下去了!我发您图,您自己看看。”五重宫弥捂着脸把刚才那些包括那张小女孩的照片通过聊天软件一同发了过去。

“这不是抢劫,这是屠杀,我应该推掉会议赶过来的,抱歉!”沉默了几秒后印的语气变得有些生硬。

“我觉得这不是单纯的抢劫,这更像是在挑衅,帝都的每个城区都有军火库,而且DC区现在就一个禁卫军,我们XC区有三个,这些都是人人皆知的,但是他们没有选DC区,而是偏偏选在了XC区。”五重宫弥轻声说着回头看了看身后已经全面介入事故现场的XC区医疗部队(运尸部队)。

“这就是挑衅,不用判断,这帮人有点惹火我了,我们XC区的新闻和事故在整个帝都算是最少的,所以我们也不是说像DC区又鸟那样经常在媒体前抛头露面,这既是看不起,更是一种赤裸裸的挑衅和挑拨,看来是时候应该证明一下我们XC区禁卫军的实力了。”印喃喃的说道,虽然语气里没有任何感情和情绪波动,但是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那么吐字清晰刚劲有力!

“犯我西城者!”五重宫弥一听这话顿时来了兴趣,只见他锁紧眉头猛的站了起来一字一顿的念道,在念完的一瞬间清晨的海风从远方呼啸而过将他的白军服如同狂风中的战旗般整个托起。

“虽远必诛!!!”

FZPY

作家的话
面具内外,两个人!-印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